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根(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表白的话

我有一个爱好,就是特别喜欢植物的根。尤其喜欢把根泡在清水里,装在透明的玻璃缸或瓶中。白生生的根赤裸着它的坦诚,在我面前一点一点快乐的成长。那感觉除了清爽,干净,顺滑外,还有的就是圣洁。甚至常常产生一种膜拜的心理,想匍匐在它的面前,虔诚地捧出我温热的心,去供养它。这听起来有些疯狂,我自己也这么认为。但这不会影响我的心情,我乐此不疲。我常养的有吊兰,绿萝,风信子等。吊兰纤细柔滑的叶子搭在白色玻璃缸边沿,脆嫩嫩,白亮亮的根在清澈的水里和它相映衬,清幽淡雅之气氤氲开,整个房间瞬间就生动鲜活起来。还有就是风信子,也可爱极了,它花色丰富,红黄蓝白紫各种色彩俱全。最喜欢把它放在像葫芦一样的玻璃瓶里面,开花时节,在上面可以观赏到漂亮的花簇,在下面可以看到一束粗壮的白根。那种花与根生情并茂的情景,相信你见过定会难忘。我办公桌上常年都放着这么一缸或一瓶,一抬头就是满眼春色。养之前,要把根洗净,再放到玻璃缸的清水中,根也就算在里面安了家。那娴静的样子,惹人怜爱,仿佛有灵气一般,时不时地和我交谈,把快乐幸福与我分享。

我喜欢根,因为无论什么样的环境都难不倒它。若是薄薄的一点土,它就长一些浅细根须,勤奋的吸取营养,哪怕只有一滴雨水,一丝养分,也要及时的送给叶子,送给花朵。那些随意被人丢弃,或被风吹到角落,墙根,砖缝里的种子吧,怯生生的发了芽,但最终还是无所畏惧的根使它们展现着生命的不屈与完整。在老家院子里,总能见到长在石缝,墙根里的各种植物。开紫色花的桔梗;一簇簇的马兰;还有各种小秧苗。一次父亲打扫院子,见一株小树苗从房子墙根处长出来,想拔掉它。我急忙跑过去看,它已有大拇指般粗细,极力的弯着身躯,向外伸展,努力地接受阳光和雨水。我希望看到它的未来,想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中它到底能长多大,但父亲怕损坏房子,坚持着拔掉了。我满心怜悯,将它移栽到墙外的大杨树旁,浇了几瓢水,就撇下它回城了。过些时日再回去见它时,挺拔了许多。多年后的今天,它已长得根深叶茂,鸟雀在上面安了家,日月也为它留下婆娑的身影,我确定那是根的功劳。

日常生活里各种蔬菜的根,常被人们忽略。多数人对菜根并不熟悉。菜被菜农采摘下来,切掉根,摘掉黄叶,打理好了再出售。城里人喜欢干干净净的菜,我却觉得那样的菜都是漂泊无依的。喜欢回老家,除了看望父母,还有就是想参与蔬菜的成长过程。春天,若能赶上节气回去,就可以帮父母到房前屋后的田里种菜。首先把平整好的土地铲出垄沟垄台,然后按照一定的距离铲出巴掌大的坑,一竖指那么深就行。再把各类菜籽均匀地撒入坑中,浇些水,保证种子成活,最后用土轻轻盖上。先用脚把大土块踢到一边,留下细细的盖在上面。这道程序十分讲究,厚了,芽拱不动,时间久了就容易发霉,甚至死掉;薄了,种子会被鸟雀、虫子吃掉,或被阳光晒干。

初春天还很冷,不怕冻的菜早早的就会泛绿,常常是淡淡的雪意衬着嫩绿的葱苗,韭菜苗,清新的画面令人过目难忘。大蒜不怕冷,地刚解冻,就可以栽种。把蒜头掰开,每瓣蒜的底部都有一些细小的须子,把它们按在土里,再用细土覆盖好,没多久小蒜苗就长出来了。每次回老家,往往是早去晚归,一回城,心里就惦记那些大葱大蒜和撒下的种子。常年蜗居城市,见不到什么春色,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回去,也是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以后了。一进院子就能见到满垄台嫩绿的小苗撒欢的长着,若赶上雨水充足,温度适宜,长势就会更好。有发芽晚的,刚出土的小叶片上还顶着种子皮儿,像带着一顶时尚的帽子。微风中,小秧苗,仿佛正走着一场漂亮的T台秀。有的含着羞涩;有的落落大方;有的袅袅婷婷;有的迎风而立。天之下,地之上,春之中,这些自然的宠儿将活泼的根扎入土地,阳光宠爱着,雨露滋润着,泥土呵护着。由一粒不起眼的种子,变成了清秀可爱的小苗。我欣赏那最初的一片两片叶子,柔柔的,怯怯的,在春风里行走,在春雨里成长,在阳光中等待着那个花开的时节。待我再回乡,那些小家伙们,已开着各色的花了。或清新,或妖娆,或小巧,或硕大,都尽情的绽放,紧紧抓住这灿烂的春光,让自己更加妩媚动人。窝瓜花呈黄色,葫芦花是白色,花朵硕大。黄瓜花娇小可爱,翠绿的瓜顶上往往长着含羞带笑的黄色小花,惹人疼惜,黄绿相间的姿态,也不知让多少人牵挂。黄瓜结得多时,挂在瓜的藤蔓上,高低错落,像战国的编钟,风过时微微的颤动,似乎要发出清脆的乐音。豆角秧枝条柔柔的,攀爬在竹竿上,密密的叶子,把那些玲珑的紫色的小花藏起来,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花开后,结出的小小的绿色的角,像秋千架上玩耍的孩子,调皮的荡着,随着风的吹动,时而轻柔,时而急迫。

一想到这些植物精灵般的美丽和快乐,无一不是地下根给予时,心就不能平静。根永远都是默默的隐藏着自己,不张扬,不炫耀,把最好的给了它的孩子们。

城市里的菜,往往太干净了,没有一丝泥土。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缺少了生命的气息。菜贩偶尔也用喷壶往上洒些水,看起来水灵灵的,没一会就又蔫了下去。终不如刚从菜地里摘来的富有生气,尤其是亲手种下的,更让人喜爱。每次回老家,爸妈都忙着为我准备带回城里的东西,从农田里的大米,到菜园中的各色蔬菜,一大包一大包的。即使在冬天,还有贮存的大白菜、红皮萝卜,腌制的酸菜,磨好的玉米碴子,自家产的豆子做成的冻豆腐。我常惦记着换个三门大冰箱,好装得下更多爸妈亲手种的那些菜。邻居笑称我是逃荒的,我总是憨憨的笑笑,不去解释。爸妈种的菜,是有根的,有灵魂的,有着浓浓的家乡和亲人的味道。最喜欢和妈妈进到菜地,踩着松软的泥土,裤管上粘着露水和刮掉的叶片,拔出带根的小白菜、小萝卜、小菠菜;摘下豆角、茄子。这些虽是普通的家常菜,但都散发着大自然的气息。有时正吃饭呢,想到了什么,就跑到菜地里。摘两根黄瓜,或随手拔几颗大葱,到院子中的水井处洗一洗。吃起来满是阳光的味道,心也被照的通亮。女儿小的时候,不爱吃菜,但一说这是姥姥家的菜,就特别高兴,吃的也就多些。那些离自然最近,离亲情最近的菜,盛在盘中,仿佛故乡就在眼前了。

今年春节,父亲和舅舅讲起他们年轻时的经历。年近八十的老人忆及那些往事,激动得像孩子。最让我震惊的是六零年挨饿的故事。当时闹饥荒,粮食不够吃,村民就成筐成筐的挖野菜。然后用清水煮了,再往菜锅里撒少量的玉米面,熬成糊糊,勉强填饱肚子。没想到那些乡间随处可见的野菜,竟用它们卑微的生命救过那么多人的性命。这让我对生命力顽强的野菜和菜根有了更深的认识,也产生了更多的敬畏之情。

植物有根,人亦有根。万事万物皆有来有往,落叶归根,是叶子对根的回报,也是对它的无上敬意。老家是根,让漂泊在城市的我可以安放被放逐的灵魂;父母是根,那条条根须将我紧紧缠绕,从不曾远离。而那个夜晚父辈记忆中的每一棵野菜以及它们厚重而顽强的根须,长在我心深深处,让我膜拜,并时时地敲醒我昏睡的灵魂。我总把自己看作是一棵长在故乡土地上的菜,自由着,芬芳着,灿烂着,翠绿着。同时也感谢着根的滋养和牵绊。

20150311于沈阳

沈阳市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癫痫抽搐怎么办长期服用苯巴比妥会对身体造成哪些危害老年的癫痫病患者能用手术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