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低吟浅唱金沙湾(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穿越小说

6月13日,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在同一天里,我收到了三份邀请书:一份来自晋江作协的诗歌朗诵会邀请,一份来自西海岸文化平台的“云所在书局”文化联络处揭牌仪式的邀请,另一份则来自南安作协的“弘扬石文化.共筑海丝梦”采风活动的邀请。这三份邀请相继而来,令我有点措手不及。

说句心里话,哪里我都想去,特别是南安作协的活动,我更想参加。这是一次大型的采风活动,而且有征文比赛,如果能够亲临现场,那对我来说将会是一次受益非浅的活动。而旅人大哥的盛情,我也实在不好意思推辞,这已经是第二次收到他的邀请了,前一次有事不能去,这次同样无法参加。因为,晋江作协的诗歌朗诵会,我已经提前报名参加了。

左右为难,前后挣扎后,我终于一一辞去了后两份邀请,一心一意地等待围头湾的诗歌朗朗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晋江作协的活动,而且是以非会员的身份参加,坦白说,我心里有点惶恐不安。但是,这对我来说又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因此,收到邀请后,我自然是喜不胜喜地接受了。

在紧张的期待中,终于等到了6月13日的到来。当我在微信群里看到旅人大哥发的活动照片时,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当我看到灵儿在群里发出的路线图及活动剪影时,我更是恨不得插翅飞到南安去了。可惜的是,我分身乏术,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祝福,祝愿他们的活动圆满成功。

盼望着,盼望着,六点的钟声即将敲响。一切准备就绪,我满怀激动地出发了。等到了路上,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留林娜的电话。这次活动是她邀请的,我们一直在微信里联系,我居然这么粗心,没有问个电话,到时去了假日酒店,我要去找谁啊?在心里纠结了老半天后,我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一位金井诗联的诗友——同事的老公。在收到邀请后,我特意打听了几位前辈的口风,留意有没有熟人会参加。果然不如我所料,同事的老公也参加了这次活动,而且是两天的活动。

老公载我到达围头湾假日酒店后,就离开了。我一个人有点茫然,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林娜。后来,我就打通了这位诗友的电话,知道他们暂时在酒店的三楼休息,便冒昧地去找他了。经过询问后,我才知道诗歌朗诵会不在酒店举行,而是在附近的蓝莲休闲屋举行。为了准时到达现场,我也顾不了许多了,跟着诗友一起同行。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电梯口,意外地遇到了林娜及一位同伴提着一大袋东西上楼来。我赶紧朝她微笑示意,谁知道她无动于衷,没有任何表示。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消失在长廊里。过了一会儿,电梯门又开了,晋江作协主席吴谨程先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又急忙点头微笑示意,没想到人家又不理我。

就这样,我更加不安地跟在诗友的后面往蓝莲休闲屋走去。假日酒店的左侧就是迷人的金沙湾了,这里每年暑假我都会过来玩。今天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我们几个慢悠悠地走着,一路听着此起彼伏的欢呼声,长短不一的喇叭声,彼此交错,倒也惬意。很快,我们就到达了蓝莲。

沿着楼梯来到二楼,里面已经坐了不少文友了。我们找了一张靠右的桌子坐了下来,很快地,陆续地,有人加入我们这一桌。今天真是幸运,竟然有缘跟唐涛甫老前辈坐在一起。早在晋江作协的微信群里,看到他的照片,因此,我一眼就认出他了。没想到,德高望重的他非常和蔼可亲,一坐下来就向我们微笑示意。坐在我旁边的则是来自泉州的作家刘雅丽老师。

刚坐下来久,菜很快就端上来了,我们开始用餐。第一盘菜还没吃完,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主持人就上台了。只见她身穿一件白底蓝花的五分袖衬衫,下面则是一件杏色的七分宽脚裤,看上去十分优雅。她落落大方地露出甜美的微笑,宣布今晚的朗诵会开始。我一边听着她的主持,一边看着手机,这才发现,林娜正在询问我到了没?我急忙回应,并且解释刚才已经跟她会过面了。原来刚才她并没有认出我来,我还以为她不理我呢,倒是我想太多了。

第一个上台朗诵的就是吴谨程先生。他手上拿了一本书,却没有打开,就径直朗诵了起来。他朗诵的是《大海,我永生永世的爱情》,听着他声情并茂的朗诵,再看到他镇定自若的样子,我在心里断定:他一定经常出席这样的活动。连书都不用看,可见他对自己的诗非常熟悉。听完了吴先生热情豪迈的朗诵后,接下来上场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老山羊——蔡芳本先生了。

在主持人刻意介绍下,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男神”闪亮登场。这是我第二次现场目睹蔡芳本先生,第一次是在南安御仙庄,那次距离比较远,看得不大清楚。这次我距离他近在咫尺,看得格外清晰。芳本先生身穿白色的唐装,黑色的裤子,一头白发如雪,却满脸容光焕发,大有鹤发童颜之势。他戴着一幅金边的眼镜,看上去很显斯文。看过他不少文章,也看过有关他的不少介绍,知道他是位倍受欢迎的名家。

大作家朗诵就是与众不同。看着他举手投足之间,声随诗起,时而轻声细语,时而高声渐起。脸上的表情更是变化多端,时而云淡风轻,时而激情洋溢,听得我们也是如痴如醉了。我一边听,一边寻思:什么时候轮到我朗诵了?我可没有两位高手的娴熟技巧呀!

热烈的掌声还没响完,主持人又开始宣布下一个朗诵者了。我猛地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脑袋有点空白。还好,我距离主持人最近,我站起来,拿出事先准备的诗稿,便开始朗诵了。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多生人面前朗诵,心里非常紧张,手都不停地颤抖。没想到去年六一时,在几百人观众面前,我都不紧张,现在才几十个人,我就紧张成这样。好不容易,我终于把诗朗读完了,我这才完全放松下来。

当我坐下来时,旁边的刘雅丽老师凑到我耳边对我说:“读得不错,很有感情,而且很切题。”听完她的话,我这才感到些许的安慰,或许,我并没有太丢脸。坐在我左边的唐老先生,一直微笑着看我,说:“你这么紧张啊,刚才手一直在抖。”我笑而不语,不敢说自己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

完成了今晚来的任务后,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我开始恢复常态,继续朝眼前的美餐进攻。接下来,又有几位著名的学者上台朗诵,福州大学教授施晓宇老师上去唱了两次陕北民歌,为本次朗诵增添了不少气氛。随后,那位貌美如花的女主持人也朗诵了一首外国诗歌。热闹的气氛一拉开,上台的人渐渐多了。当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时,眼前不由一亮,那是我们学校的前任校长——陈金土老师。几年不见,陈老师除了头发变长外,倒也没什么变化。不过,如果在路上遇见了,我肯定认不出他来。岳飞的一首《满江红》在陈老师浑厚的嗓音下,被形象有力地展现了出来。特别是最后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更是读得苍劲有力,余音绕梁。真想不到,陈老师竟然还有这么深的功力,以前同事一年多,压根儿没机会听到他上课。

陈老师下场后,又有几位年轻的帅哥美女也渐次上台朗诵。我一边听着美诗,一边品着美食,一边赏着美景,这个夜晚怎么看怎么舒服。陈老师朗诵完,我四下张望,也没找到他坐在哪里。众里寻他千百度,近视的我就是找不到他,确定我望穿秋水也找不到他后,我只得放弃找他叙旧的念头。随后,蔡芳本先生与吴谨程先生又上去献艺,有的唱《红灯记》,有的用闽南语朗诵诗,形式不一,效果却是一样的,助长了本次朗诵会的热烈气氛。可惜的是,林娜始终没有上场,本想为她拍张照留念的。

热闹非凡的朗诵会结束后,我们跟着几位文友走出餐厅,来到外面欣赏夜景。居高临下,可以看到广场上人来人往,到处是欢乐的海洋。我们找了个有风的地方坐下,便开始聊天了。听说接下来就是自助烧烤时分,几位领导已经把桌子搬出来了,桌子上放了一些饮料,供我们自行索取。看着一群似曾相识的脸,我只是静静地待着。

林娜几次从我眼前经过,生性腼腆的我,没有勇气找她说话。倒是刘雅丽老师一直坐在我身边,我们偶尔会闲聊几句,大部分时间是看着别人聊天。休息时间,很荣幸地吃到了蔡芳本老师递过来的肉串。看着他热情地招待来自四方的宾客,我对他的印象又增加了几分好感。没想到他这么平易近人,更没想到他这么善解人意,看到他处处为别人着想,细心地张罗着现场,我不再觉得他高不可攀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容易过去,不知不觉,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刻了。一直盯着餐厅的门口瞧,大门都快被我盯出洞来了,还是没看到陈老师的踪影。接到妹妹来载我的电话后,我便分别与几位前辈告了别,并跟林娜说声再见后,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台湾蓝莲这个清幽文雅的休闲驿站,告别了这群志同道合的文友们。

今夜,以一首诗与众诗友们结缘金沙湾,在梦海深处留下了可圈可点的记忆。难忘这个特别的日子,难忘这些久仰大名却无缘深交的著名作家们,更难忘热情邀请我前来的吴谨程先生及林娜夫妇。短暂的相处,让我见识到了他们琴瑟相和的甜蜜爱情,让我对于他们二位合著的《两人的时光》这本书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纵情高歌诗友情,低吟浅唱金沙湾。让我们牢记这一次的朗诵会,期待下一次的美丽相逢!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济南癫痫医院排行榜民间治癫最有效的偏方山西有好的癫痫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