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院子里的生灵(散文外一篇) 

    狗,是受苦的先知。院子里的生灵中,狗是最忠的一个,也是最愚的一个。狗的愚蠢、忠诚和殷勤的秉性,和人的凶残、毒辣和狡诈大概是成正比的。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生灵能安然地朝夕相处一世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爱】杜鹃花开(散文)_1

    一花圃的杜鹃花,整齐地排列出各种颜色的图案,每一株都顶着一束硕大的花,像被化妆师浓妆艳抹,夸张地招惹踏青人的目光。这时,总会想起故乡的杜鹃花。“杜鹃啼时花扑扑”,每当杜鹃鸟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父母的心一直陪你在路上(散文)

    随着五一临近,好多在外上学的孩子都要回家,女儿也在此列。进入四月份,老婆就记挂上女儿的五一放假问题了,从月初和女儿通电话的时候就在问:什么时间放假,坐哪趟火车。并每天上网看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活着(散文)

    深秋,果园里,在大片大片稀疏泛黄的叶子中间,仍旧星散着一个一个紫红的果子。这些寂寞的被遗忘在果树上小灯笼似的苹果,多数是受过虫害抑或是被鸟类啄食过的。世间,在所有行业里,农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温柔(散文)

    我有个朋友叫做温柔,男性!很诡异的名字,我们曾高度怀疑他的性取向,只是看他五大三粗,胡子邋遢的,哪里有半点温柔的样子,后来在一次喝酒的时候,这厮喝多了,为自己的名字叫苦,说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我的外婆(散文)

    今年,清明节又到了,我返回家乡给亲人扫墓祭奠亲人。当我站在外婆的墓碑前,外婆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了我眼前……我和外婆在一个屋檐下同吃同住二十多年,有着深厚的感情,无数次听她老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说说“上海”(散文)_1

    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时,有过一首楚歌风格的《告慰春申君》:“小潢河兮今犹在,黄浦江兮续根缘。豪情涌兮楚豫风,诗意抒兮吴越篇......”春申君黄歇是战国四君子中唯一一位不是王室成员的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暗香】那个小男孩(散文)

    以前,嘴上没有一根胡须,常常自嘲——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之后,胡须一个月剃一次,隐隐有种男人的感觉。再后来,胡须一个星期剃一次,剃须刀的价格贵了不少,心中却平添了不少的生活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秋之韵”征文】岩子河(散文)

    树在夕阳下倾泻很长的影子,颓败的光秃的老椿上歇着几只晴蜓,裹成一堆的蚊子,那只踩着夕阳的裙摆飞过檐角的老鸦……那时,西山悬崖边柳林下的岩子河正静静流淌着……田梗边的乌桕树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端阳】今又端阳(散文 征文)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举世皆醉而我独醒”,一曲《离骚》千古流传,屈原的“存君兴国”、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撼人心魂,而他心中藏着的忠怨之情亦是通...[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