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刑警老辜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耽美小说
摘要:辜昊成的古文功底,得益于他的父亲。他父亲是建国初期的高中生,博学多才,可惜时代原因,回乡务农,间以行医度世。他父亲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特别是对他要求更严。所以,很小的时候,他就能和家尊试对对联,给人写神龛书春联,熟背唐诗宋词,苦记中医“十八反”,绘“秦元帅”“胡将军”,十七岁时,已经写了几本“诗集”。如果不是那年暑假亲见他的古文功底让我大开眼界而折服,我也不相信一个农村长大的高中学生,能写出《黄河沟四首》那么深厚典雅的诗句,所以,不了解的人震惊、质疑,非常正常。 (一)刑警诗人老辜的古典情怀   老辜是辜昊成,桐梓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禁毒经侦的副局长。一般来说,这个岗位都忙,没时间吟诗作赋,而老辜却时不时地捧出几首,被人称为“刑警诗人”。   老辜和我是高中同学。高一的时候,我们创办文学校刊《韶华》,他任主编,我任副主编。当年在《韶华》上发表的原创作品,被省级刊物转载过的就有好几篇,有的还获得了全市征文大奖。   高二那年,他发表了一组古体诗《黄河沟四首》,很多人说是“抄的”,甚至连个别老师都表示怀疑,唯独科任语文老师戴林没有怀疑。其实是不是“抄的”,我最清楚。那年暑假,我和他一起到他老家玩。我们一起阅读他从舒老师那里借回家的《红楼梦》,一起上山放牛赏景讨论古诗词。临别前,我们约了同学到黄河沟玩了整整一天。黄河沟离他家不远,风景深隧清幽,静美宜人,我一进去,就被美景迷惑,只顾尽情享受,没想过思考点什么,我惊叹岳门、飞瀑、龙潭、虎峡,留恋钟山屏、轿子岩。我赞叹黄河沟的胜美,甚至忘记了他人的存在。游玩黄河沟后,我就辞别回家了。他不一样,他去的次数多,小时候就在黄河沟里砍柴,甚至当过樵夫,他对黄河沟有血浓于水般的感情。所以,新学期开学,他就拿了《黄河沟四首》组诗出来。我说,这组诗的影子太重——《红楼梦》的影子。他也笑笑,因为那个假期,他反复阅读《红楼梦》,厚积而发,难怪诗句“红”影重重,不像一个高中学生的作品,难怪有人认为是“抄的”。   我在他家玩的时候,有幸读到他的“诗集”,那是写在一些小本本上的句子,五言、七言、律诗都有,咏物抒怀言志,也有品史论时泄愤之作。说实话,我也偶尔写点自认为是古体诗的东西,甚至用粉笔抄在村口的墙壁或路边的石头上,面对“诗作”沾沾自喜,甚至做起白日美梦,看了他的诗作后,我冷汗直冒,匆匆返回家乡,把我涂鸦的地方,用砖刀悄悄铲了。   辜昊成的古文功底,得益于他的父亲。他父亲是建国初期的高中生,博学多才,可惜时代原因,回乡务农,间以行医度世。他父亲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特别是对他要求更严。所以,很小的时候,他就能和家尊试对对联,给人写神龛书春联,熟背唐诗宋词,苦记中医“十八反”,绘“秦元帅”“胡将军”,十七岁时,已经写了几本“诗集”。如果不是那年暑假亲见他的古文功底让我大开眼界而折服,我也不相信一个农村长大的高中学生,能写出《黄河沟四首》那么深厚典雅的诗句,所以,不了解的人震惊、质疑,非常正常。   辜昊成读警校期间,创办警校校刊《金盾》,反响很好,毕业之前,学校推荐他去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其时他父亲已经去世,家中仅靠母亲务农持家,手下还有弟弟妹妹正在上学,面对如洗贫家,他毅然放弃良机,分配到桐梓县公安局的一个边远派出所当民警,从警十七年,他把所有的心血都灌注在事业上,所有的智慧都倾注在破案上,但那种积淀在意识深处的诗句,还是从日夜忙碌中泉涌而来,所以,《桐梓公安》报创刊后,我把他的一些诗句整理出来,发在副刊,他却说:“不好,丢丑。”他经常说,等退休了,坚决不打麻将,一天就钓钓鱼,写几首诗,画几幅画,就够了。   这些年来,我在全国主流媒体发表过一些文字,在公安业务方面和他切磋的较多。我和他相识相知二十多年,时常得到他的帮助和鼓励,但受他影响最深的,还是他那份对文字的膜拜和虔诚,还有他的勤奋和谦和,让我至今受益和踵武。   (二)醉满山乡   “宁愿肠子起洞洞,也不要感情起缝缝。”这是美酒河上游居民的一句口头禅。我的一个好友老辜,警校毕业,被分到那里的一个派出所当民警。那个派出所地处三县交界,由于警力少,侦察技术跟不上,多年来偷牛盗猪案件累积得多,打架斗殴、寻衅滋事也不少,县局领导知道那里治安问题复杂,就叫他去那里,说先干十年再说。   那个派出所与习水县毗邻,受习酒的影响,当地居民酿酒饮酒成风。老辜在警校时就曾号称“公斤级”,到了那里,很快与群众打成一片,短短时间走遍了八村九寨,和他对决的当地“酒海”不下百人。奇怪的是,别人喝趴后,第二天甚至第三天上不了山下不了田,他却还要去办案,问材料,抓坏人。那时公安机关没有“五条禁令”,走到一个地方,破了一串案件,处理几个纠纷,老百姓高兴呐,大瓷碗倒一碗来,一圈人围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喝“转转酒”,一圈转完又满上一碗。农村人朴实,每喝一口,都要用大拇指在喝过的碗口上抹一下,再递给下一位。这一抹,碗口就是一条黑线,黑色往往浸着酒液,洇开一片。你如果端起就喝,大家关系就会越处越好,如果你嫌脏推辞,感情就起缝隙了,工作就不好开展了。老辜自小在农村长大,“规矩”懂得多,因此交了很多实在的山村汉子。有好多不好解决的邻里纠纷,他一到场,东说西说,把两家人说得握手言和,自然又要喝酒,所以他到那里,基本上是天天醉,很多案件,就是在酒杯的碰撞声中获得灵感和线索侦破的。有时候,没有案子办了,就约上几人,到美酒河上游的盘龙河钓鱼,搞野炊,喝习酒,醉了睡在沙滩上,数星星,看月亮,讲故事,晚了踏着月光,带着一帮年轻人,像“神”一样在夜色笼罩的乡间小路上游走,不知吓退了多少靠夜色笼罩发点财的“小耗儿”。   由于交通不便,他到局里批案子,都是一大撂一大撂地批。局里面的分管局长、法制室、预审科,一大帮领导都惊诧,一个毛头小伙,怎么短短几个月,就破获了那么多刑事案件,而且件件堪称精品铁案。   分管局长带人下去调研,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夸他的口碑。分管局长很想和他当面谈谈,但他带着协警下乡了,那时没电话,不好联系,分管局长呆了两天,决定回城的时候,他却回来了,一只手揪着一个比他高大的中年男子,身后两个协警扭着一人,再后是两个农民背着一头百十斤重的“架子猪”。分管局长一看,不用问,就知道他又破获了盗窃案,不仅抓了两人,还追回一头肥猪。   分管局长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扎根农村的影子。分管局长回城的第三天,他就接到通知,叫他火速到公安局刑侦大队报到。   他不想走,他爱上了这个地方。但是,所长劝他,说这些棘手的案件,你都基本上整伸展了,我这个所长当起来也不那么头痛了,你就放心走吧。   老百姓听说他要调走,哪里肯依。要走的那天晚上,街上的朋友抬来发电机,发起电唱卡拉OK,狂欢了整整一夜。第二天,麻烦更大了,四里八乡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甚至还有家属被他送进监狱的,抱着公鸡,提着腊肉,扛着糯米,还有绣花鞋垫、白底布鞋,他不要,不要就不准走。这些“土东西”,今天的城里人也许不稀罕,但二十多年前,却是山村人家的宝啊,是他们送别亲人的最好礼物!   送行的人端着酒,他一人喝一小口,长长的送行队伍喝下来,倒在车上就睡着了。他去那里十个月,没有人看到他醉过,只有这回,送行的人把他喝倒了,放他走了……   不良习惯导致孩子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武汉怎样治疗癫痫好?武汉的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