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给一位待嫁的母亲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耽美小说
你接起电话就大声的喊:“喂,你是谁呢?”那声音简直就像是半夜起来抓贼似的,不是了解你的人,恐怕叫你这么的一声喊就晕过去了。   “我是老同学,芳芳啊。”我还是用我准备好的心情和自学普通话回答你。   “哈哈,我在打麻将了,有什么事吗?”没等我再说一个字,你就嘣的一声挂了。我心想,如今一个吃低保的山民也能牛上他三天不屙屎么。   真是羊子不生狗崽的怪了,我一般不给你打电话的,长途打起来我还舍不得呢。今年也就超不过三四回的,但每次你都在说打麻将。那也好,还不省了我的话费么。   可是,你每次给我打电话时,我都要陪你说、陪你侃。听你电话里的哭诉,都是你在受你老汉气和以喝醉消愁之后的难受。有时要说上一个多小时,把我的胳膊都睭酸麻了,这都算不了什么,只要你倾诉以后心情能好受,我的语言如能给你疗伤止痛,让我两勒插刀也愿意。   感谢爹娘,感谢上帝赐予了你一副好容貌好身材,还是少年的你就出脱的一天天越发好看,在众口的夸赞下渐渐的使你拥有了一颗爱慕虚荣的心。也许是你爸走得早,你心里没有家教的顾忌,真的很随心所欲,在学校你是新闻人物,在村里你是人见人爱。在你未寻人家之前永远是人们议论的焦点,总是大家谈论的话题。因为对你的羡慕,我们成了最好的女同学女好友。   记得在上初二时,追你的男生就多了起来,字没识几个涉世没多深,一个黄毛丫头你就谈起了恋爱,背地里人们的戳脊梁话,听得我都膈心里。不过青春初开的年轻人也许都有个初恋的蒙昧,但你就是偏偏喜欢上了一个老师。如此爆炸的新闻,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是从别人的嘴里。虽然老师也是刚刚毕业,也就二十二三岁,但我还是觉得不可能有结果。我劝你,人家是老师是吃公饭的,你就别白日做梦了。你却一字听不进去,还说我和别人一块欺负你,从此我俩就这个话再没提起过。   从那时起,你一天天的行踪不定,见你一面很难,和你说话更难。衣着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我知道你们在恋爱了。   我对爱情啥都不懂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好的方法阻止你。初中毕业前,那个老师就和在当地乡政府上班的女人结婚了。我想,这下你该死心了吧!谁知,在他婚后你们还保持着来往,你不顾别人的责骂,还以为你们的生活甜的像麻地弯糖糕一样,害得老师新夫妇打架吵嘴闹腾了几回的离婚。此时我认为你的智商归零了,你的脑子进水了,你的脸装裤裆了,你连尊严都不要了,人格都没有了。   事情平息后,你回到了自己的乡村,那份无知的热情在土圪瘩林里得到了冷却。   没多长时间,你又到西安投奔你后爹的侄女,给她家当了一名全职保姆。寄人篱下的生活和行为,让我想到了一部电视剧《紫藤花园》里的丫环紫藤。   那年过年你回家来住了几天,临走时你和我告别,并说你喜欢成熟的男人。我一知半解,成熟的男人是啥样?言词中我感到你又不知爱上哪路子男人了。果不然,你在那边和一个有家、有舍、有孩子并大你十多岁的男人,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垃圾堆酿成的关系!   我非常明确地告诉过你,花心的男人不靠谱,何况有家,给不了你什么,尤其是名份。你不听我劝说,以为烂到一起的瓜都是一个味,还是过着那偷鸡摸狗的生活。   没多长时间你又回来了,并随从一个女人一起回来了。不是她人,正是大你十多岁那个男人的老婆。她说你怀孕了,和你谈判说把孩子处理掉,给你二十万,我让你一分钱不要也得处理。你死活不干,理由是医生说你以后有可能不生育了。你妈妈得知此事急的死去活来,哭着一气之下不认你了。   我也没办法,你也知道怀孕的女人应该很嘴馋,我叫了几个朋友,翻了几座山几道沟,在邻村的西瓜地给你买回了一个西瓜吃。几天以后,你走了,你说你可能再也不回来了,我看着你上车的背影心里真是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偷偷摸摸的年月,终于真相大白了。你肚子里那个小生命不知觉中已到了满月的日子了,你想让我伺候你,但不巧的是正赶上我也怀着我儿子。就在那种情况下,说实在的我真没心情伺候你呀。最后结果是你妈妈再不高兴再不情愿还是有老人家伺候了你,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一个非常的生育时期,还是使你遭下了心病,心情一不好,就肚子疼,头疼。不是你男人的男人,从此再不来看你,还骂你不带稿的,说好给你们娘母的生活费养育费都没一分钱的兑现。想来你值得吗?你原来准备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其结果适得其反。   最后在社会和朋友的舆论下,他偶尔来看你,但不容你多说就不是打即是骂。还栽脏恶语血口喷人说你外面有人了。把你的娘家人电话里挨个往过的骂。急得你偷偷给我打电话,让我把手机关了,说是快要找我的麻烦了。不一会,他真的打通了我的电话,很冤枉的还算客气的给我诉苦,说你和他的朋友勾搭上了。我傻乎乎的说:“你有十个女人的话,九个不老实。”这下可把他惹毛了,骂了我一句就挂了。就这样的一个社会渣滓,还有女人瞎了眼睛似的往他被窝里钻啊。   日子就这么乱七八糟的在闹腾中过着。我也记不清你是多少次的给我诉说,孩子的爸又打你了,你头也疼肚也疼真的不想活了。半夜我做了噩梦,就起来了,心想好死不如赖活着,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不放心半夜三更的就给你打电话,打通十几次你都没有接,实让我害怕死了。无可奈何我打通了同学的电话,把你送到医院输了几瓶液体,你才苏醒过来。   两年以后,你终于忍受不了非人的折磨带着女儿回到了老家。   这一晃有十多年了吧!你再没结婚,但你身边的生理男人不少。你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是一个女人要的生活形式吗!   所以给你打电话你说在打麻将,你听起来是烦是恼火。你要抓紧时间放松心情,你要在麻将堆里找浪漫吧。   我能说你什么呢?我只希望你不要老觉得别人的老汉好,你以为找老公是小猴子搬棒子?什么时候你才拥有属于自己的男人啊。   可让我最担心最怀疑你的是,你会不会当老婆,会不会做女人,我的同学,我的闺蜜!   说了这么多,你不会烦我吧,不会讨厌我吧,不会骂我吧,但我还是不放心的要说。   言上芳芳   云南哪家医院癫痫病武汉中际医院是公立的吗武汉看羊癫疯最好医院哈尔滨最专业的治羊羔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