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说说“上海”(散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耽美小说

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时,有过一首楚歌风格的《告慰春申君》:“小潢河兮今犹在,黄浦江兮续根缘。豪情涌兮楚豫风,诗意抒兮吴越篇......”春申君黄歇是战国四君子中唯一一位不是王室成员的人。不过,说春申君开浚了上海的黄浦江,却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只要查一查历史地理专家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就可以知道,那时今天的上海黄埔江一带,还是一片汪洋。

春申君是嬴姓黄国的后人,公元前648年,黄国併入楚国后,黄国的贤能者就仕于楚。楚顷襄王时,秦将白起联合韩、魏两国讨伐楚国,危急之中,春申君出使秦国,以他的能言善辩说服秦昭王退兵。公元前262年,他又以自己的智慧和勇气,设计使留在秦国作为人质的楚太子熊完逃回楚国即位,成为楚考烈王。考烈王元年任他为相,封其为春申君,赐封地淮北十二县。在秦军围攻邯郸的考烈王五年,春申君带兵救援,三年后又北伐灭了鲁国,文治武功蔚为壮观,以致元代的理学家许衡说:“战国之四君,其可称者,唯一春申耳。至如孟尝、平原、信陵三子,乃尸位素餐者也。”

《史记》记载黄歇当了十五年楚相后,对考烈王说:“淮北地边齐,其事急,请以为郡便。”此时楚国已经灭了鲁国,“齐南以泗水为境”,与楚交恶的齐国离淮北近,自然不安全,但考烈王还是同意改封他到了江东。于是“春申君因城故吴墟,以自为都邑”,开始经营起自己的安乐窝,变得奢侈起来,司马迁说:“观春申君故城,宫室盛矣!”赵平原君派人出使到春申君处,也想炫富一番,他们“为玳瑁簪,刀剑室以珠玉饰之”,可是春申君的门客三千余人,“其上客皆蹑珠履以见赵使,赵使大惭。”当年为了让秦昭王退兵,他饮鸩止渴地献了秦统一天下的计策,正在被秦国一步步实施,恐秦的绝望之外,他要抓住一切机会享受一把。

春申君的江东封地,就是在公元前333年随着楚灭越,而归入楚国版图的原吴国国都苏州、湖州一带。夏朝有炎帝的后人吕氏一族曾被封于吕地(今河南南阳一带),后来周成王姬诵敕封伯夷的后裔在那一带,建立了申国,该吕氏一族被迫迁居于东南,称为“申吕”,所以三国时吴国的史学家韦昭给《国语.吴语》作注,说伍子胥逃到吴国:“吴子与之申地,故曰‘申胥。”杨伯峻先生的《春秋左传注》说:“《国语.吴语》作’申胥‘,盖以’申‘为氏。”但伍子胥名气够大,他用不着再用“申胥”的名头。

吴兴有黄浦,江阴有申江,传说黄歇还开浚了黄浦江,但上海地方史的研究者发现:宋以前只有吴淞江,没有任何文献提到过“黄浦”二字,就是北宋郏亶的水利专著《水利书》里也没有。清乾隆年间张端木所辑的《西林杂记》中,有高子风记载的南宋绍兴28年(1158年)的《南积善寺记》碑文,其中有“黄浦”二字,为世存文献中最早的一处。所以《辞海》在“春申江”条目中,指出“误传为战国时楚春申君黄歇疏凿此江而得名”,在“黄歇浦”条目中又说,“此上海黄浦不见于宋以前记载,以此浦为黄歇所凿,显系后起的说法。”明确指出了黄歇开凿黄浦江的传说,是个美丽的误会,人们顺便也把隐约有过的伍子胥的“申”,误会成了“春申君”的“申”。

春申君的祠堂、陵墓遍佈楚地,安徽淮南市谢家集区李郢孜镇有“春申君陵园”,古黔中郡开元寺(今湖南常德一带)、江陵城东泥港湖东岸也有其墓地。无锡、苏州则有春申君庙、春申城、春申涧,上海除了黄浦江,还有黄歇村、春申村、春申桥、春申塘......这一切都因为春申君为相二十五年的影响所及,特别是大力治理自己的封地,疏浚河道,开发经济,也有惠及了百姓之功,以至于人们不惜以讹传讹也要来纪念他。

上海并非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只是个近代出现的城市。她和其他许多城市一样,同样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就建城而言,除了已拆的明城外,现在比较有迹可寻的还有晋时的“筑耶城”和“芦子城”。筑耶城的由来,很可能与当时驻扎的朱耶族士兵有关。

上海简称沪,沪是一种捕鱼工具,《汉唐方志辑佚·吴都记》说:“江滨渔者,插竹绳编之以取鱼,谓之扈业。”从唐朝皮日休、陆龟蒙《渔具诗》对沪的描写“万植御洪波”,以及江豚误入后,在“数倾”水面上纷纷跃出的壮观场面,可以知道:“沪”这种渔具可以做得很大。康熙时的彭定求主编的《全唐诗》中,对“沪”有个小注说:“吴人今谓之簖”,但簖和古人的簄,最起码在规模大小上是不同的,所以宋人高以孙《纬略》说;“亦是类也。”没有给它们画上等号。

簄、蔰、槴、扈,是沪的通假字,地方志上把“沪渎垒”写成“扈渎垒”的也不少。和《全唐诗》同时代的《康熙字典》对“簄”的解释中可以知道:它就是海中捕鱼的“沪”。这个“簄”在日本至今还在使用。日本权威性的辞书《广辞苑》等辞书说:簄也写作“魞”,是用细长的竹片,像竹帘一样螺旋状植于水中做成的迷宫,使鱼易进难出。这种迷宫直径可以做得很大,与皮日休、陆龟蒙渔具诗中的描写是一致的。

方志上说,上海的“沪渎垒”,有东西二城,东城广万余步,有四门,到宋绍熙年间已经“徒于江中,余西南一角”;西城极小,在东城之西北。它就是“沪”的由来,一般叫做“沪渎垒”。

《佛祖统记》卷二三载,智顗“买断蔰梁,悉罢江上采捕。”灌顶的《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也说:“天台基压巨海,黎民渔捕为业。为梁者断溪,为簄者藩海。秋水一涨,巨细填梁。昼夜二潮,嗷岌满簄。”这里分别用了簄、蔰两个字指同样一物,从中可以知道:它是利用江海潮水的涨落来捕鱼的。《太平广记》卷第二百九十五,也有相同的描写:“丹徒民陈悝,于江边作鱼簄。潮去,于簄中得一女,长六尺,有容色。”所谓:“为簄者藩海”是围在海的,而簖则是拦于河道中的捕鱼工具,簖在今天还可以经常见到,着重在水中阻断鱼的通道,再达到捕捉的目的,有些地方把围起来养鱼的竹箔也叫簖,但与“藩海”的捕鱼是两回事。簄也读作pan,青铜器有“伯公父簄”;康熙时的“净土十一祖”省庵大师的诗中就把涅磐写作“涅簄”。

东晋虞谭,在吴淞江南岸支流东西芦浦之间修沪渎垒东西二城,于是有了“沪”这个上海的简称。“沪”和军事要塞有着某种联系,上海的“沪渎垒”是如此;台湾淡水以前叫“沪尾”,至今还可以看到当年沪尾水师营”的一门大炮,上铸“嘉庆十八年奉宪铸造台湾北部淡水营大一位重八百蔰觔”字样。

《吴郡志》载:“松江东泻海,而灵怪者曰沪渎,渎有御沪垒。”御有管理的意思,它是做大了的“沪”的守望、管理的所在,又因为它大到具有了一定的规模,这个所在又成了常设的设施,一旦有事,也易于把它变成军事堡垒,这也是“沪渎垒”在近距离内会有东、西两座的原因。陆龟蒙在“寄吴融”诗中说的:“到头江畔从渔事,织作中流万尺篊。”篊而万尺,沪也一样,与簖在规模上是不能相混淆的。

“御沪垒”应是“沪渎垒”的前身,“静安八景事迹”引用史料说:东晋“虞谭尝修之......袁崧为郡,复新之。”进一步证明了“沪渎垒”只是在“御沪垒”的基础上,进行了加固、重修。

见《172个被误解的史实真相》一书说:“1955年,毛主席到上海视察,游览在黄浦江上,毛泽东突然向陪同人员提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上海还有个下海吗?’在场的上海人,无言以对,谁也回答不出来。毛泽东说:‘应该有。’”结果上海人找到了下海庙,于是“上海人通过这座小庙破解了上海、下海的由来。”但他似乎还是没有得到十分满意的答案,这个对话的场景也未必可信。

复旦大学的李天刚教授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上说:1964年,毛泽东到上海时,找了复旦大学的历史系历史地理教授谭其骧,又问起上海地名的由来。“然后就说有‘上海’的话,那么应该有‘下海’吧?”谭其骧的回答是:“差不多在现在苏州河的附近,有一条入江的小河,那个河叫做上海浦,这个地方后来设了一个上海镇,当时没有设县,就设了一个上海镇,上海的名字就来了。”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把为什么叫上海浦讲清楚。

英语中的“上海”,还有诱骗、剽窃、掠人之美的意思。获六十一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的电影《雨人》中,就说了:弟弟查理shaihai了哥哥雷蒙德去赌。美国人裴士锋(StephenRPlatt)的《天国之秋》(AutumninTheHeavenlyKingdom)说:英国领事富礼赐说服太平天国交出的英国人中,“大部分人表示是为了躲避追捕,是因为遭人诱骗而去当兵,也就是后来俚语说的‘被上海’(Shanghaied):他们到上海某酒馆喝酒,有人偷偷在酒里放了迷药,醒来时他们人已在小船上,在前往南京的半途,有枪指着他们。”

谭其骧后来写了《上海得名和建镇年代问题》一文,说了上海之名出现的时间,他认为:“按目前所掌有的资料,只能笼统说上海建镇于宋末,而得名则在北宋初年或五代时期。”范成大的《吴郡志》说:吴松江的南岸,“有大浦一十八条:小来浦、盘龙浦、朱市浦、松子浦、野奴浦、张整浦、许浦、鱼浦、上澳浦、丁湾浦、芦子浦、沪渎浦、钉湾浦、上海浦、下海浦、南及浦、江苎浦、烂泥浦。”他又说:“是为五里为一纵浦之迹也。其横浦之在江南者,臣不记其名。在江北者,七八里而为鸡鸣塘、练祈塘,是为七里而为一横塘之迹也。”古人的农田灌溉体系是七里一横塘,五里一纵浦的,上下海浦之间大致相距五里左右。不过,《弘治上海志》说:“上海县旧名华亭海”,称“上洋海上”,因为“地居海之上洋故也”,同治年由北庄素史辑成的《吴下谚联》中说:“松江人心思尖锐,不似上海人直遂,上洋人每嘲松江人从肚肠中刮出脂油”,上海人又称上洋人。因为平坦有水的地形为“平洋”,海边新开垦之广大冲积平地就是“上洋海上”简称上海,似乎与十八大浦没有直接的关系。

杨倞注《荀子·王制》说:“海谓荒晦绝远之地,不必至海水也。”崇明岛以前无石堤时南塌北涨,中部沿江已经消失的海桥镇面对的是南侧长江,他们把这边的长江称作“南海”。这并不是他们的井底之蛙,而是早在战国,就有邹衍的理论说:“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州。”所以崇明岛亦可有地域性的“南海天头”,南部沿江熟地人也就称北部生地为“北洋”。

自西向东到面海的地方,有沪渎浦,那是东晋海防的沪渎垒所在地,然后随着陆地的延伸,开出了新的出海河流上海浦,继而又出现了几条纵浦,于是就又有了下海浦和接下来的南及浦、江苎浦和烂泥浦。这期间吴淞江逐渐有所改道,黄埔江也代替了它上海第一大河的地位,终于十八大浦也逐渐湮灭了,于是不经意间,“上海”的由来也渐渐变得模糊了。

癫痫持续性发作是怎么样子的面色发紫是癫痫的症状吗甘肃哪里治小儿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