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我的外婆(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耽美小说

今年,清明节又到了,我返回家乡给亲人扫墓祭奠亲人。当我站在外婆的墓碑前,外婆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了我眼前……

我和外婆在一个屋檐下同吃同住二十多年,有着深厚的感情,无数次听她老人家讲她自己一生的故事,也亲历过她老人家的平常生活,她老人家的优良品德深深地感染着我,让我难以忘怀……

外婆名叫罗荷姿,享年八十八岁。出生在一个条件较好的家庭里,长大后嫁给了条件不错的外公。可是婚后好景不长,因外公家经营不善,家里破产了,家中面临困境,生活非常艰难。当时的外婆跑回娘家诉苦,说外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没有技能挣钱,家中生活怎么办?老外婆说:“有一个丈夫坐在那里,就能给你壮胆,没人敢欺负你,你做点小生意养家吧。”并给了外婆一点小钱做本钱。外婆回家后就挺起腰杆支撑起这个家,先是自己蒸米酒卖,半夜蒸酒,白天卖酒,起早贪黑的干活,后来又做鞋卖,勉强维持着家中生活。外公只能帮人代写书信赚点小钱补帖家用,在家中帮忙带带孩子。

外婆一生生了十一个孩子,而且有三对双胞胎,可是因当时医疗条件落后,加之家境困难,三对双胞胎都夭折了。其中有一对活到了八岁,得病后无钱医治走了,另一个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也得病走了,最后只剩下舅舅、姨妈和我妈三个孩子。外婆和我讲这些事时满脸泪水。外婆生孩子大多数是自己接生的,从怀孕到生之前,一直干着活,在门口货架上卖东西,感觉要生了,就往卧室里跑去自己接生,生下来后休息两个个小时,再去货架上卖东西。

外婆虽然是旧社会过来的小脚女人,但思想很开明。舅舅长大后,送他去冶金地质学校读书,学一技之长,当时这个学校富人家的孩子是不去的,因以后就业辛苦,所以学费很低。我妈和姨妈分别都送进了县城的女子职业学校,那个学校读书不要钱,是半工半读的学校,就是半天念书,半天做工学技术,做工的成品由学校管理学校开支。我妈学的是织布,姨妈学的是缝纫,我妈毕业后姨妈还在学。1949年全国解放了,姨妈就读的学校改为了师范学校,姨妈毕业后就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响应国家号召在农村搞扫盲运动,由于工作积极努力,十八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

舅舅毕业后正赶上解放战争时期,外婆送他当上了解放军,把唯一的儿子送到了部队。舅舅参军后还立过战功,加入了共产党,还当上了军官。解放初期,国家急需要治金地质专业人材,舅舅和外婆商量后征得外婆同意报了名,从部队远赴贵阳省治金局搞地质堪探工作。从此,外婆和舅舅分居两地一辈子,有时好几年也难得见上唯一的儿子一面。

外婆为了子女们工作无后顾之忧,自己辞去了三八厂的工作照顾我舅家姨家还有我家的孩子,三家的孩子的一日三餐都由外婆操持,当上了“大统帅”。外婆勤俭持家有方,夏天蔬菜多又便宜的时候,就会腌制很多坛子菜,留到冬天菜贵菜少的时候吃,而且做的又香又好吃。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我和姨妈买米回来把米倒进米缸时,外婆感慨地说:“还是毛主席领导的好啊!新社会里吃饭不发愁,在旧社会里吃了上顿愁下顿呢!”外婆这发自肺腑的话,深深地感染着我,让我铭记在心!

记得那时外婆要用木制蒸笼蒸甜米酒过年,当糯米蒸熟时满屋子飘香,外婆会把糯米饭捏成一个个糯米饭粑粑,发给我们每人一个,我们大大小小几个孩子会簇拥到外婆的身边,从她手中接过香喷喷的糯米饭粑粑,吃得有滋有味,别提多美了。至今那浓浓的香味还萦绕在心里,难以忘怀!外婆无微不至关怀着我们,我们成长的每一个脚印里,都留下外婆的辛劳和汗水。

外婆啊!您是我们子孙后代的楷模,您心中满满的爱带给了我们满满的幸福!您的贤良美德我们后代一定会铭记在心传承下去!

思念远逝的外婆,写此篇以寄托之!

治疗癫痫吃什么药才能好?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那些导致女性患者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