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父母的心一直陪你在路上(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耽美小说

随着五一临近,好多在外上学的孩子都要回家,女儿也在此列。进入四月份,老婆就记挂上女儿的五一放假问题了,从月初和女儿通电话的时候就在问:什么时间放假,坐哪趟火车。并每天上网看学校网站是否有放假通知,研究列车时刻表。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也算个事?可在我家就是算个事,而且是大事。

女儿是去年九月份考取的大学,离家约五百多公里。路线是做公交到市内然后坐火车,下车后再坐公交车。开学报道的时候是我和老婆送她去的。虽然在国家大力改善百姓出行条件下,如今交通越来越发达了,不用出门网上也能订票。可赶上高峰期还是要早做准备,提前二十天上网盯着,能买票时赶紧买。买到了火车票不用平均六、七个小时站着,算是解决了最大的问题。第一学期开学带的东西多,加上通知说到校后直接去军营,先接受半个月的军训,为怕女儿坐夜间火车休息不好,便买的前一天的票,到站后在车站附近找旅馆休息一夜,第二天全天有校车在火车站接站。虽然从报道之后又陪女儿军训报道开始,老婆就眼圈大红,眼泪一阵阵如雨落,却也算一路顺风。回程中便商量,女儿大了,也不能每次放假回家都请假接送,该让她锻炼锻炼了。

在生活当中,每个人是不是都有某一方面能力较差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有,我这人天生的不记人,不记路。经常的,路上遇到有人和我打招呼,赶上旁边有走路的陌生人,会盯着对方看,来确定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有时还得对方二次重复或招呼姓名。说不定为此还得罪过谁呢,至少听老婆说过,说她同事说我架子大。真冤枉,我一普通百姓能有啥架子?幸亏老婆反应快,基本以“他瞎,走路不看人,遇到他妈都得先招呼他”来帮我减少得罪人的几率。老婆单位的或跟老婆抱怨过的,她能帮我解释,可她不认识或不愿说出来的呢,说不定我已得罪过不少人了吧?可这真不是我的本意,天生就记人能力弱(也确实走路不看对面来人),也不能脑门贴条:不记人,怠慢请原谅。为此也或许得罪过某些领导吧,得罪过也没办法。这一点但愿女儿别随了我,也许能关乎事业前途呢,倒是至今尚未发现。至于不记路,女儿可是真的随我随了个贴。去某个没去过的地方,只要有人同行,去过三四次后,你若问怎么走,我也不知道。也许是这方面的记忆细胞比较懒惰或比较少?除非自己再心里忐忑地摸一遍或头回去就是自己一路打听找到的,能够记住。

女儿九月份开学后,马上就面临十一放假,我和老婆忙着帮她盯着学校网站的放假通知,帮她出主意怎么找同学搭伴前往离校20多公里的火车站,研究坐哪趟火车,盯着订票。

女儿那天回家赶上老婆夜班,我是要上白班,老婆在班上时不时就和女儿通话,问询路上情况。我是夜里十二点多接到的女儿马上上火车的消息,后来打电话联系不上,一点多问老婆知道女儿已坐上火车,因为手机是开学前花四千多买的,女儿本着财不外露得原则关掉了,所以我没联系上她。

女儿坐的火车应当四点多到站,赶上火车站扩建,下车后打车不太方便,提前娘俩研究的下车后女儿先在附近的餐馆吃早餐,顺便等五点二十的头班公交。我由于夜里睡的晚,早上五点半醒的,怎么打电话也联系不上女儿,问老婆说刚打电话也没联系上,最后一个电话是要离开餐馆去公交车站时打的,也许车上人多带的东西也不少,不方便打电话。只能赶六点班车先去上班。估摸着女儿应该七点多钟到家,期间的几次打电话过去都是无人接听,不免担心,问老婆也是如此。只能互相安慰,以前上高中这段路她自己走过也不是一次了,一定没事。

大约七点半左右,老婆来电话说请假早回家了,说女儿已到家,一路平安,只是手机丢了,准备去坐公交车时,打完电话随手放在餐桌上,拿好携带的行李就走,走了几步想起手机,再回身找已经没了,问附近的人都说没看见。和老婆私下嘀咕几句,不能在这时责怪她为啥没当时找餐馆人员帮着报警,正上火呢,以后再教她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办吧。

毕竟也算挺贵的东西,老婆虽然没责怪女儿,却在又一次给她买手机时,给她买了个两千元的,算是给她个教训。私底下心疼地和我嘀咕“你说这两千干啥不好,啥时侯能长大啊?别也是丢三落四随了你就好”。忽然想起,我刚上班时离家远住宿,宿舍六个人,室友打扫卫生在床底下捡到二十元钱也能断定一定是我的。汗,我并不是钱多,厂里治安还算好,宿舍白天是不锁门的,至少我们宿舍和对门宿舍从不锁门,因为宿舍离车间较近,为的班中穿工作服偶尔跑回宿舍呆会方便,跑家的工友也可能去,甚至有爱玩牌的工友也可能跑宿舍去小赌,临走在床铺上给你留下一元钱,也不知什么规矩。从来不丢东西,只有我丢过两次钱,都是换衣服时掏出来摆在床铺上忘了装起来丢的,只能转圈吃工友,却也没想过宿舍应该锁门。婚后和老婆说过这事,也许是因此我才也成了工资全交,花钱伸手的好男人。

一直为女儿不善于记路随我而发愁,忘了我竟然有三大日常生活缺点,可怜的女儿竟然已知继承了两项。丢三落四的毛病只能不断叮嘱让她克服了。不记路的问题只能靠狠心来帮她。

女儿是上高中时开始住宿的,开学是送去的学校,回来时让她和顺一趟公交的同学搭伴到本区总站,我去总站接她,返校时送去总站和同学汇合,并不断叮嘱她记着点路。经过一段时间锻炼,又经历了一次和同学周末上街走散坐反了车的教训,高二之后女儿能自己回家了。只是本市之内毕竟近些,现在可是五百多公里啊,但女儿大了,将来还不一定会不会走得更远,总不能一直接送她。

去年的十一放假后返校,是她一个人走的,算是半放飞的程度。为什么是半放飞呢?为了给女儿创造一个锻炼寻路能力的机会,我和老婆商量给她订的夜里的火车,到站刚好早上八点多。由于上车时间将近夜里一点,我提前联系了出租车,毕竟女孩子,不放心她一个人坐晚上九点多末班公交去车站,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夜里打车,便还是由我和老婆送她上火车。送女儿上车回家后又通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已到家,让她也能睡就睡会,老婆便又为女儿下火车后的二十多公里路犯了会愁,我其实也担心,但只能忍着,说实在不行的话她还可以打出租呢,反正大白天的,有啥可担心的,也该让她锻炼锻炼了。

早晨和老婆分别上班。八点多钟,问女儿说马上进站,叮嘱她别丢了东西,就挂了电话。八点半左右,老婆打电话说女儿找不到公交站点,我忙给女儿打电话,告诉她火车站有出租车点,让她打车。九点多,老婆又来电话,说女儿还没找到公交站点,说是问了路结果找不到,半小时后又问,说是走反了,正往回走。我班上有活叮嘱老婆勤联系,不行就让她打车回学校。十点多,老婆又给我打电话,说女儿还没找到公交车站点,想打车到公交站点,出租车司机拒载,说忒近,没办法拉。听了真有点哭笑不得,但也理解女儿性格内向不大会问路,只能埋怨老婆咋没告诉她打车回去。结果老婆倒心硬了起来,说我问了她吃过饭了,反正赶上上晚自习就行,出租车都拒载说明就在附近,练练她跟人交往打听路和找路的能力吧。慨叹,看来石家庄的出租车行业秩序还行,就女儿当初联考时和同学去那次,下车后打车到预定旅馆,司机要了四十元,后来老婆陪她去校考,同样的路程只花了十元,气的老婆骂半天那司机黑心。那天直到中午十一点半,女儿才回到学校。虽然有些心疼,但也为她知道了路怎么走,感到高兴。

放寒假的时候,回来是她同学母亲顺路接回来的,返校和同学搭的伴,没用操心。这次能搭伴的同学去旅游不回家,又得女儿自己回来,我们又给她订的和去年十月一放假同样时间的往返车票,前两天还在为她早晨下车后,距离头班公交一个多小时怎么办发愁,本来定的接着让她练,考虑到刚买的单反相机安全,便主张我去接站。今天我休息,老婆上班后一定又和女儿探讨了回家途中的事,确认女儿说不带相机回来,便通知我改变计划,说反正下火车也天亮了,告诉她了,愿意打车回来就打车回来,愿意坐公交就找地方等会。也许计划算最后敲定,但对她在路上时的牵挂还是不会少的。

也许有人会问,如今私家车这么普及了,我家怎么没有。一来也许和人的性格有关,我家97年买过一辆摩托车,07年搬到先在的住处时扔在了妻弟家楼道里。那辆车算上妻弟偶尔去我家取出来骑,近十年时间里程表显示只有五千多公里。我是不爱好,没事不摸。老婆是学过几次学不会。至于汽车,我也没多大兴趣去学。加上上班方便,以前离家近走路十多分钟,搬家后每天有班车,何况也没有闲钱到买辆车在家放着或只为呆礼拜出外游玩方便的程度,算算不如有事打车合算。也曾商量过是不是为了接送女儿买一辆,但总觉得有些奢侈了些,不如攒钱,看女儿将来落在哪,留着买房。

也曾经上学住宿过,从没想过我的父母为我的跑家操心过多少。那时各家的孩子很少有独生的,一般最少也是俩孩子,多是放着养,女孩的话看的紧些,男孩子基本不到吃饭或该睡觉时,是不会找的。尤其像我们这些双职工家里的孩子,各家都是到了上学的年龄,带你去报道,然后帮你就近搭上伴,或哥哥姐姐带着一起上学。父母是没空接送的。那一代人家家如此。也许是交通不如现在发达路上车少,也许是孩子多才不特别娇贵,不像现在到了上学、放学时间,学校门口被家长围的水泄不通的。

记得弟弟五六岁时,已经和附近住的同龄孩子一样脖子上挂钥匙看家了,我和两个姐姐都上学,父母上班,一次听母亲说,弟弟和邻居家同龄的小女孩一起步行三里多路去单位找母亲,小女孩的妈妈和母亲一个单位,所以偶尔他俩就搭伴去班上找妈妈,由于矿上有铁路刚好顺公路从离家不远的地方通过,那次小女孩到母亲单位后和母亲说,大姨,你家小峰差点让火车轧死。母亲仔细询问才知他俩每次都不走公路,而是顺铁路一边玩,一边赶路,那次弟弟不知怎么火车来了也没发现,幸亏小女孩挺勇敢,及时把他拽出了火车道。下班到家后,母亲从没那么严肃过地把我和二姐叫到近前,说了此事,并说她打了弟弟,严令我和二姐引以为戒,直到我俩满口答应几次之后才罢休(大姐大我五岁,自不必叮嘱)。长大后有次提起此事,母亲说她当时打弟弟是一边流泪一边打的,挺长时间后想起那事还很后怕。

大姐高中住宿时,头两年的事我没印象,她毕业那年我刚上中学,许是觉得我长大了,一到周末,母亲就会跟我说,你大姐今天回来,别忘了去车站接接她。

我上技校的时候已经高中毕业了,学校在离家几十里的市中心区,高中的时候也去过几次,所以只开学报道是父母送去的,其余都是自己坐车,那时倒没觉得什么,那个年代也没手机,父母是不是担心也不知道,毕业分配上班后,休班时懒得坐公交,骑自行车跑家,那时父亲正以工人身份在我们这个一万多人的煤矿,担任中层正职,家里配备电话,母亲每逢我休班没回家时,就会打电话去厂里问询情况,我却从没意识过不回家告诉声或到班上告诉声,也许那时家里电话需要总机转接,觉得麻烦?加上那时家里有电话的少,所以也不注意这事。似乎还私底下嫌母亲唠叨过。现在每次去母亲家,临走的时候,母亲或父亲仍会叮嘱一句,到家来个电话。若到家忘了告诉,一定会电话追过来质询的。

女儿小时候,给她讲过孟母三迁的故事。我小时候是没看过的,那时不让有。曾看过一本《水浒传》的小人书,宋江还被踏上亿万只脚呢。有句话叫“儿行千里母担忧”,和孟母三迁的故事一样,说的都是母亲怎样含辛茹苦。其实何止是母亲。

从小,父亲给我们姐弟的印象就是不苟言笑,说一不二,让我们几个又敬又怕。我调到矿上,被分配到父亲曾工作过的这个单位之后,还常听一些老工人说起他,说他在这个单位当过工人,组长,副科长。当工人时他技术最好,当组长时他身先士卒,当副科长时他公正公平,说他一瞪眼大家都怕他,说他还去矿长办公室跟矿长拍过桌子。回家向父亲提起拍桌子的事,父亲笑了,说这事也传出来了?还和我讲了拍桌子的事,并说因为自己没有私心,所以理直气壮。弟弟参军之后,在报纸上发表过一篇题为《父爱》的散文,看了那篇文章,才知道在送弟弟当兵那天,父亲是那样细心地帮他整理军装。他还不经意地发现父亲偷偷擦过眼角,在叮嘱他一些事情时眼睛红红的,说话也没平时镇定。这事,我和姐姐都不知道。

我二十四岁那年,父亲曾和我有过一次较为郑重的谈话。他问我愿不愿意调回到离家近的矿上来,那时他已退休,他说知道我也许是还不着急,但母亲却背后在他面前因我还不搞对象掉泪过不止一次。母亲想让我回家,认为我离家远不好搞对象。他说若不是退休了加上是矿上两位,头一批煤炭行业高级技师之一,知道企业可以照顾,另一人的孩子也在办调动,这事他不会管。我以前的单位属轻工企业,也确实不景气,便同意了父亲的建议。矿上接收的事是父亲出面的,原单位的调出是他下令大姐陪我跑的,他说自己受不得万一我原单位的人出言刁难。果然,大姐陪我没少吃闭门羹,庆幸最后总算好事多磨。

记得新单位报到后,母亲陪我去那位时任矿党委书记的帮忙调动的叔叔家登门道谢时,那位叔叔说,那天在路上遇到你爸,他一提你想调回来,我赶忙就答应了,我大学毕业上班实习就跟你爸干,他算是我半个老师,你爸那人我了解,这次能张口和我提你调动的事真不容易。他这话我深有同感。二姐高中毕业时父亲正担任某科的正职,二姐想去父亲管辖的单位干临时工,父亲却说,你要来可以,一是要像别人一样参加考试,二是必须去干别人不愿干的苦累活,因为你是我女儿,我不能让别人以为我照顾你。气的二姐直哭,后来考到了别的行业。我工作调动之后二姐还私下和我叨咕过这事,说父亲能为我调工作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把女儿养到二十岁,每次都牵挂女儿跑家路上的情况,却似乎只是牵挂,以为是普通的人之常情。还不是家家都如此吗?但此时,我却似有所悟,联想到父母为我们这些子女所操的心,不管是来回跑家、弟弟参军、我的工作、我们姐弟结婚成家、帮我们带孩子,甚至知道了谁夫妻吵架,哪一桩哪一件不是牵肠挂肚,不是尽心尽力帮助解决。而且还言传身教,甚至用生活和工作中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教我们好好照顾自己,教我们做人的道理。岂是一句“儿行千里母担忧”能够表达的详尽的。我想等女儿回家的时候告诉她,万一将来能当官,一定要像爷爷一样正直。告诉她,没有私心,就会理直气壮(其实我也正直,只是上进心不足,刚调回来时曾有不只一位和父亲熟悉的老师傅说过,说你要能学到你父亲十分之一的技术,就够你吃一辈子了。结果我在干了不到三年技术工人的时候就离开了技术岗位。所以没啥能拿的出手的事可说)。另外,我想对女儿说,无论将来她会离家多远,无论是她的足行路还是人生路,她的每一次出行、每一步人生,都会有父母的心一路陪伴着她。

西安癫痫病去哪治好郑州患上癫痫后该怎么选择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最好河南的癫痫医院哪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