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山水情(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摘要:我的家乡在湖北安陆的一个小山村,那里有高山,有绿水,有崎岖的山路,有层层叠叠的梯田,有大片大片的茶树林和高矮不一的松树、柏树、银杏树、枫树、柿子树、桃树……家乡在我们每个长大后从山里走出去的孩子心里,永远是最美丽的、最亲切的、最温馨的。 《山水情》   对于我来说,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以及那些熟悉的面孔、热情的乡亲,如今都是那么的陌生、遥远又熟悉。离开家乡至今已经有20多年了,但无论我走到哪里,对家乡的留恋和曾经美好岁月的记忆,常常让我迷醉。家乡,始终在我梦里。   我的家乡在湖北安陆的一个小山村,那里有高山,有绿水,有崎岖的山路,有层层叠叠的梯田,有大片大片的茶树林和高矮不一的松树、柏树、银杏树、枫树、柿子树、桃树……家乡在我们每个长大后从山里走出去的孩子心里,永远是最美丽的、最亲切的、最温馨的。   家乡的山,有的嶙峋突兀,有的绿草葱茏、松树林立。儿时的我们,总会在每个雨后2-3天的日子里,手提竹篮,拿一根竹竿去山上捡蘑菇和地藓(家乡土话叫地渣皮)。蘑菇一般都喜欢躲藏在松树兜边,有时候一两个,有时候一簇簇,大的像小小雨伞的模型,黄黄的,湿润润的。小的,一簇簇一个紧挨一个,像一个个黄色的小纽扣,非常可爱,让人不忍摘下。蘑菇还有另外两种,一种灰色和一种白色的,个儿比较大,只要哪里是湿润的,它就长在哪里。蘑菇清洗干净后熬汤,特别鲜美可口,当汤熬好揭开盖子的时候,一阵浓浓的清香扑鼻而来,甚是让人垂涎欲滴。地藓呢?它长在石头上面,或者矮矮的青草上,大片大片的褐色地藓铺在石头上,煞是好看。地藓很难洗干净,每次洗地藓时,都要一次一次重复去洗,直到没有砂砾完全干净为止。那时候,小伙伴们都不爱捡地藓,虽然它好吃,味道鲜美,但很难清洗干净。所以地藓是儿时野味中最贱、最不受我们欢迎的食物了。   天晴的时候,我们会拿着两个蛇皮袋和长长的竹竿到山上去打松果,为冬天的寒冷储存过冬的装备。松果都长在松树的枝桠上,成熟的松果一个个都张开了自己薄薄的、褐色的果叶,只要你一用力就会发出嘎吱的碎裂声,我们总是小心的用竹竿把它们一个个敲下来,再一个个的捡到蛇皮袋里。没有成熟的松果,一个个结结实实的像青色的石头,我们一般是不要的。在打松果的途中,我们偶尔还会爬到高一点的松树上,再用竹竿把成熟的松果敲下来。在松树林里,我们常常看见野兔在林间跑来跑去,有时候兴致来了,我们会拿着竹竿撵着野兔追赶和堵截,偶尔还会抓上一两只野兔回去给父亲下酒呢!松果在冬天是好东西,用松果煮火锅,用松果在火盆里取暖,用松果烧煤炉……成熟后松果里的松子,是很昂贵的食物和药材,它的营养价值是:富含不饱和脂肪酸,如亚油酸、亚麻油酸等,能降低血脂,预防心血管疾病;松子中所含大量矿物质如钙、铁、磷、钾等,能给机体组织提供丰富的营养成分,强壮筋骨,消除疲劳,对老年人保健有极大的益处;松子中维生素E高达30%,有很好的软化血管、延缓衰老的作用,是中老年人的理想保健食物,也是女士们润肤美容的理想食物。   松树的松针间有一种白色如糖似的食物,我们叫它松糖,很好吃,甜甜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多时候,当我们口渴和饥饿时,它无疑是我们感觉最甜最香的食物了。可以说,松树全身都是宝,只是那时候的我们不完全知道而已。当时只是为了生存、生活而劳作,从没有想过它的价值所在。   家乡嶙峋突兀的山,现在都被开采成石头厂和水泥厂了,每天都有很多的大货车来来往往,把已经碎好的石头拖到其他城市有需求的水泥厂卖钱;把已经加工好的水泥拖到不同的房产商哪里,为建筑高楼大厦做准备。住在山里的人,靠山吃山,山里有很多中年男人和老年男人,基本上都是在山上干活的。但那活路非常的辛苦和不安全,已经前前后后有多人死在爆破后崩裂的巨石下了。活着的艰辛和不易,在山里人这里,感受是特别的深、特别的浓!   家乡不光山多,水更美。家乡有很多的水库,像龙王寺水库、清水河水库、青龙水库、双岭水库等等,每个水库都是天然的,像我老家的双岭水库,在丛山之下,山泉巨多,而且水质清澈、甘甜,口渴时喝一杯,那感觉比喝西湖龙井更有余味、更美。   水库里的水,浇灌着山里山外的农田,养活着山里山外的人,是家乡人们赖以生存的最重要的一环。现在,家乡里的水库,都被一个个的养殖专业户承包了下来。他们养鱼、养鸭、孵蛋,把产品不断输送和远销到全国各地,让更多人吃到了家乡的鱼、家乡的鸭、家乡的鸭蛋。家乡水库里的水几乎从没有干涸过,里面养的鱼成精的都有。有一年,阴雨天气连绵,水库里的水漫过了水界,大鱼小鱼全部从网里跑了出来,其中有一条巨大的鱼,十多个人围堵它,它一翻身,人们全部被它打翻在水中。后来好不容易逮住了,杀死后一过称,56斤,当时很多人都傻眼了,这是家乡的乡亲们有史以来见过最大的鱼、最老的鱼。   家乡的水库,在春天一过,总会看见很多垂钓者一个个坐在水库水面的四周,静静的守候着、等待着。偶尔,会看到他们与水中的鱼周游着、兜转着,最后鱼儿还是被甩上了岸,在一阵苦苦挣扎后被他们扔进了黑暗的鱼篓里。   夏天炎热的夜晚,总会看到一对对夫妻,老的、中年的、小的,都会在水库堤上散步,来来回回的走着,来来回回的聊着,他们沟通着感情,交流着彼此的思想,温存着甜美温馨的时刻。这样的情景是一幅让人羡慕和向往的画!    家乡的山水养育了我们这些儿时时刻相伴、长大后一个个远离远航、中年后又一个个回归的孩子们。山的美、山的豁达、山的坚毅,是我们这些从山里出来的孩子们学习和坚守的品质;水的柔情、水的清澈、纯净,水的宽容,是我们这些从山里出来的孩子们延续和发扬的精神。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自豪的说:我的家在山里,我是山里的孩子!      《回家感怀》   三年前,因为父母搬到了小镇同弟弟生活在一起。所以我一直没有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去看看,这次十月份回家虽然时间很仓促,但却让我好好的同家乡亲近了一回。   走上这条延伸到我家门口的小路,感觉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暖。门前的树已经如此高大茂盛了,在那些我曾经在家的日子里,它们还是小树苗一棵。门前的荆棘也如此浓密了,记得17岁的我常常在夏秋之交,拿一把磨得铮亮的镰刀,从门口的田坎上砍到路的转弯处,一直到路旁的田坎上光秃秃的,只剩下浅浅的树茬、荆棘茬。现在老家村子里住的几乎没有年轻人了,都是40岁以上和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年轻人都搬到镇上、市里去了,因为无人打理,田坎上、屋后的果园里,到处是一片荆棘,树木也更显茂盛。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更有一种冷清和凄凉的感觉。   曾经,放学后就在村子中央的大操场上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已经距离我们很遥远了;曾经,我们在操场上跳绳、扮演武术玩耍的情景也已经很遥远了;曾经,我们玩打陀螺、下石子棋的岁月也很遥远了。那些儿时的玩伴们,也早已同我一样,漂泊在外,分散四方,曾经乌黑的头发是否也同我一样,渐渐有了根根白发?突然之间,我好怀念童年的岁月,好怀念那些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们,同时心里也有了丝丝说不清的伤感和失落。曾经,我们总是渴望自己长大,长大了就可以飞出这片小小的天空。可长大后,当我们一个个在外历经风风雨雨,感觉疲惫的时候,却又是多么渴望回到这个亲切的地方,如同孩童扑进了母亲温暖的怀抱......   我跟母亲说很想念外婆,要去看看82岁的老人家。母亲于是便陪我一起慢慢向外婆家走去。去外婆家要经过我们村最大的一个水库,这个水库是我们儿时放牛玩耍的好地方,也是男孩子们玩水的天堂。   晨曦中的水库这一天是如此的美丽,让我留下了它完美的倩影。儿时家乡的男孩儿们,总会在夏天的傍晚到水库中游泳,他们会排好队,一个个前赴后继、开心而勇敢的从水台上往下跳,只听见“扑通”一声水响,便看见溅得老高的水珠向四周射去。在水中,他们打着水仗,表演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蛙泳、仰泳、扎猛子、武术动作......他们开心的笑声,常常让岸边远远观望的女孩儿们羡慕不已。   有一只小船,停靠在水库的岸边,更显孤单和凄冷。那是舅舅捕鱼的船吧?我问母亲,母亲说是的,舅舅从8年前承包这个水库开始养鱼,随后又开始养鸭,这个水库打开了舅舅创业致富的大门。舅舅在随后的几年里,又承包了其他几个大水库,开始了他理想的养殖致富之路,他买了私家车,在水库中间建了一排排平房,并让外婆、外公和舅妈他们全部住在了水库,从此以水库为家。感谢家乡富饶的水资源,让舅舅彻底摆脱了贫穷,走上了发家致富的旅途。   很快到了舅舅家, 刚好外婆和二姨都在,于是我们照了一张珍贵的合影。这是我平生同外婆的第一张合影,我的外婆今年已经82岁了,但一直很健康。她的牙齿仅剩5颗,说话也有些不清晰,耳朵也有些聋了。对于外婆来说,余下的岁月不多了,而我们拥有她、拥有这种感觉的机会也不多了,所以我倍感珍惜。当外婆拉着我的手,充满慈爱和关怀的目光把我细细打量时,我似乎又回到了儿时偎依在她怀里撒娇的感觉,那么温暖,那么亲切......   我匆匆的回来了,又匆匆的离开了。家,对于在外流浪的我来说,总是来去匆匆,不作太多停留和关注,生活似乎也没有给我太多时间流连于家乡的温暖和亲切。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没有给自己流连美好事物、怀念美好往事的机会,是我们自己怕自己因为这份流连和对家的眷念而倦怠了前进的脚步。所以我们总是装作很忙,所以我们总是装作不在意,假装忽略一切:家人、家、记忆里美好的东西。   家乡,我美丽的家园,让我从幼儿成长到青春年少的摇篮;让我从母亲的怀抱挣脱飞向远方的起点;让我的人生充满无限深情的遐想;给我无限美好回忆的地方。我爱你,正如爱我的母亲,正如爱我的孩子,如此深情,如此悠远;如此刻骨,如此绵长......      随州那里有治癫痫病黄冈癫痫病病因是什么哪个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疾病银川治疗癫痫的方法都有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