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茶色时光』云南的柔软时光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红色经典
破坏: 阅读:2337发表时间:2013-03-22 14:18:32

『流年*茶色时光』云南的柔软时光(散文) 七彩云南,在我远距离的眺望中,一直是美丽的意象。而当近距离地触摸云南时,我却那样惊诧,云南的温婉多姿,让我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
   正是天高气爽的季节,本来无风无雨,但老天爷却偏偏每天都定时下雨。如果在福建,暑气配上雨水,是很沉闷的天气。但在云南,雨天却真有那种雨巷花伞丁香女孩的韵调,飘逸的,婉约的,清风柔柔地在脸前身后盘旋着,雨丝在空气里轻轻地飞舞着飘荡着,温度舒适宜人。那沙沙的雨声,似乎化作了少数民族特有的竹笙旋律,和着凤尾竹的摇曳缓缓地流入人的耳际。
   当夜幕降临,我无拘无束地走进昆明的雨幕中。干净的路面湿漉漉的,凉津津的空气只往心脾里去,我的心也湿润着。那条横亘在市中心的河水满满的,马路旁的大树小草被雨水洗刷得绿意盎然,烧烤档口的小贩们只撑着一把大伞,将一串串沾好辣汁的羊肉牛肉青瓜递给客人,潮润的空气里飘着淡淡的烟熏味。店铺里摆着扎染蜡染制品,纯纯的蓝色朴素雅致,穿着五彩缤纷民族服饰的小公仔,木制的玲珑别致的鞋子、水桶、木鱼,闪着亮光的石头饰物,玛瑙、澳石、金刚石和不知名的小石头。空旷的大马路上,有无数的游人擎着五彩缤纷的伞走着,心平气和地,雨水变成了一个舞台的背景,一个温和湿润的表演场所。置身于在这样的雨中,徜徉于一间间特色小店,我突然忘了身处何方,为何而来。这一刻的快乐,抵消了人世所有的纷争渔利,个人的烦恼和疑虑。
   云,本来就是雾气凝聚的。云南,则是沐浴在水中的一块七彩宝玉。走进云南的雨里,我想起了撒尼族人心中的女神阿诗玛。我来自祖国的东南,水乡景色并不少见,但在这个号称“高原江南”的腹地里,对其一景一物,却有不尽的好奇和凝眸。雨水多情,在云南,还多了一点温润和澄净,也许阿诗玛和阿黑哥的爱情故事,就在这样的雨水里产生并且流传的,所以,他们的爱情比梁祝少了凄惨哀怨,多了激荡回肠。那个卓立在石林之中的秀丽、婀娜、善良的阿诗玛,成为撒尼族少女美好的象征,电影《阿诗玛》也就顺理成章地获奖了。
   行走在云南的雨里,就象走在自己故乡的小径上,没有一丝陌生感,有的是一种似曾相识,好象我从来就生于斯长于斯。手撑一柄雨伞,我悠悠然出入大理古城,遥望苍山洱海,聆听蝴蝶泉的浅唱,感受袅袅的纳西古乐,上玉龙雪山寻访千年古杉,在丽江古城感受小桥流水人家,我触摸着云南每一个曾经发生的细节,感觉着每一个模糊清晰的影象。脚步流星,竟完全没有羞涩和胆怯,云南的温润,让人这般惬意,让人切身感受宾至如归。我犹如泡在温泉水里,温暖,放松,自如,还有一点点引而未发的兴奋。
   在云南的雨水里,唯一令我在快乐中掠过一丝忧郁的,竟然是随处可见的向日葵。黄色,本来就是一种悲怆的颜色,看凡高的十四朵向日葵,常常有一种天地黯然的感觉,一股浓浓的秋凉的况味。
   一出昆明市区,公路两旁以及附近的山野上,大片大片的浓绿中,总是出其不意地闪过点点金黄。它不是连绵不尽的生长,但你在长途汽车的颠簸下眼花朦胧之际,它就远远地以跳跃着的姿势挑拨着你麻木的神经,使你思绪和精神电光火石般清醒过来。有时是孑孑而立的一大朵,高高伫立在枝头上,勇敢地向群峰百草展示自己圆润的脸盘。有时是三两枝高矮错落,如家中花瓶里放大的一束。车过大理古道时,突然发现云雾缭绕的半山腰,一大片醉人的金黄盛放着,向日葵花冠齐刷刷地仰望着半空……原来,太阳从云层的缝隙里洒下了同样金黄的亮色。
   这些星星点点的向日葵花冠,在漫山遍野的草树葱茏中,显得那么弱小和淡泊,那么宁静和恬淡,不与大树论高,不与野花竞美,不邀宠,不出位,只静静地围着太阳转,多少年过去了,它固守这样一个姿势。它有没有想过,走出这荒山夜岭,走进繁华的都市呢?那一刻,我心里被这金黄金黄的花儿充塞着,继而一点点的忧郁被慢慢地抽出、拉长,冉冉生长。
   曾经问过丽江导游“胖金妹”,为什么云南人如此偏爱向日葵,她有点淡然,说向日葵只是作为一种间隔的农物来种植,没有特别用处,我稍稍有点失望。向日葵在希腊神话中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女神珂莉媞儿深深爱慕着太阳神阿波罗,但阿波罗不理睬她,痴情的琦莉媞儿非常伤心。只要太阳升起,她就会面向着太阳,如此经过了九天九夜之后,她的手脚逐渐变成了根向下延伸,她那美丽的脸庞,也变成了金黄的花朵,永远朝向太阳。琦莉媞儿的痴情让我不禁叹了口气,想必在多民族的云南,多情的少数民族阿哥阿妹们,并不乏这样柔美的故事,因此,他们忽略了,忽略了向日葵曾经的忧伤。注目眼前飞掠而过的花儿,很想很想亲近一下,那明亮鲜艳的脸庞。
   当又一片向日葵被汽车远远地拉开距离后,却突然发现,那郁郁葱葱的山,那浩瀚如烟的水,那铺天盖地的绿,那散落在山间谷涧中的小屋,还有小屋门口蹲着抽水烟的彝族老人,都因这金黄而生动起来,丰富起来,热闹起来,层次分明起来,也令人心旷神怡起来。
   尽管“胖金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向日葵在云南却无处不在。金花的头盖上,胖金妹的背囊里,阿诗玛的袖子上,花街里,商店里,在云南的那几天,向日葵的影子就这样不断在眼前闪现。当我看到《昆明大观楼诗画卷》时,惊喜地发现,在“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的诗句里,也有向日葵的身影在晃动,那明晃晃的向日葵和金秋飘香的稻田,峰峦叠翠的远山展露着一种丰盈的喜悦。
   当我蜻蜓点水地涉猎着云南各民族的风土人情时,蓦然觉得,那些以各自不同的形式独立于世的民族文化,那些古朴浪漫的人文景观,那些独树一帜的民族风情,竟象向日葵一样,在自己生长的角落里,多少年来按照自己的轨迹,恪守着自己的传统,跟随着太阳不断地转动,从不停滞,也不落后,他们安于一隅,远离纷争,吸收着太阳的光和热,成就了今天丰富而珍贵的西部文化。
   这就是云南。当真正融会在一山一水里,真正体味着一池一海的美妙时,所有的浮躁和焦灼都一点一点地消失了,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饱满和愉悦。温润的云南,温婉的云南,原来我飞越千里长空,就是为了在不绝如缕的雨声里,和你赴一个温暖多情的约会。
   云南,彩云之南。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回望,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你的一腔温润情怀。
  
   邂逅丽江
   一条亮汪汪的会说话的河流,一个阅尽沧桑的古城,一方闲适自得的居民,许多年轻旅人为之来去匆匆带来无尽的梦想。这就是丽江古城,在纳西古乐升起的方向,向我逦迤地展开。
   与丽江邂逅在一个秋日。黑龙潭在正午的阳光下平滑如镜,明丽动人;玉龙雪山倒映在清澈的潭中,潭水愈发地滢蓝;秋风拂面,那鱼跃雁飞自不必说,连那秋光,也恹恹地叫人有些慵懒的感觉。草地上、石凳上,或躺或坐,到处是享受着阳光的人。这里的时间流逝比其他地方要慢一些,生活悠悠,节奏姗然,每一个细节和角落都可以仔细咀嚼。
   清晨,刚刚苏醒过来的四方街上,行人不多,店铺有些是一早就开了的,我倒成了好几个店铺的开门客。那些高高低低的挂在小店门口,用浅黄的麻绳穿着的木铃儿,不小心被我碰上,却并不发出声响,只是温柔地绕过我的脖子,在空中轻轻地荡着。木刻的东巴文字和图案的盘子,是这里最具特色的抢眼之物。一个衣着朴实的中年汉子坐在店门口,静静地刻着画着,店里摆放的都是他的作品,东巴象形文字的木刻盘、避邪的木勺、还有青皮木雕……或艳或墨,或粗犷或细腻的线条,勾勒出或小桥流水或古城断垣或美好的祝愿。随手买上几个,当作家中上好的装饰品。
   阳光洒在青石板路上,巷中的人们,氤氲在袅袅的古乐中,按照他们固有的节奏继续着他们的日子。他们早已习惯了将我们这些外人的惊奇、悸动、哗哗作响的相机置之身外。他们的平静映着我们的激动与惊讶。生活的方式原本可以如此自然,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无需与别人争执,去比攀。何况原本你生活的意义就不可能跟别人的完全相同。或许,正是因为了这种平静,丽江的众生才能容纳和传承着外界早已消失的古风、古韵。
   在四方街空寂的大街小巷里漫步,是真正意义上的漫步,一路走去,什么烦躁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恍恍惚惚成了梦中人。喧闹总是短暂的,宁静也温馨可人。小城拥有的,是那瓷实圆润、贴近人心的宁静。阳光金晃晃的,从街两边几欲合拢的屋檐缝隙间透下来,层层叠叠地洒在窄窄的石板路上,就像天神在用霜黄透明的宣纸,裱衬着一件上古流传下来的史籍字画。骑楼、花窗门廊、隔扇、砖雕、短墙,不时地,会有一支葱茏的绿树或是几支嫣红的花朵从墙里斜伸出来,洒你一头绿荫和花香。被风吹雨淋得漆黑的木楼,都沉浸在一片迷蒙而又温暖的睡意之中;台阶上,柴垛堆放得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空气中飘散着它们从深山密林带来的芬芳,夹杂着艾蒿淡淡的苦涩。
   绕城而过的潺潺流水,又清又纯,我很想去抚摸,但又不忍心抚摸,害怕亵渎了神灵。不挨河边的居民,就地扒口井,高位的地下水会喷涌而出,先将第一塘水注满后,便溢自第二塘,后又溢自第三塘。几乎每个井口内,都有几尾鱼在穿梭着。居民用水十分讲究,上塘饮用,中塘洗菜,下流漂衣。这一远古文明留下的遗风,成了当今可持续发展的范典。这就是丽江能永葆青春的奥秘吧。
   水是城的守护神。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水的价值在丽江古城发挥得淋漓尽致,人们除了用水发电外,还用水碾、水碓、水磨房直接加工各类物品。更令人惊讶的是,每到傍晚,老百姓都直接引用河水冲洗街道,如此净化法,可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这时人们无论有多少烦恼、多少邪念、多少浮躁,都会被纳西人用汩汩清流净化。
   在水和街的交叉口,是一座座上年代的古桥,似残月又似初弓。当然更多的是简易实用的石板桥、小木桥,与清澈流水融为一体。我看见一个七、八十岁的纳西族老太,在一个手掌宽的小桥上穿行,连忙上桥掺扶。这时只见她行走反倒利落自如,而我却失去重心,要不是老太一个箭步上来拽住我,我也许跌入河内。我的这一滑稽举动,引得岸边的人捧腹大笑。
   为了方便流水,丽江古城还以不筑城墙而驰名。未设防的庭院,未设防的古城,交给世人的永远是一颗透明的心。有如此开放理念,这又应是古城的一奇。小桥流水人家,丽江古城因水而格外秀气,格外灵气,格外大气。在丽江古城走来走去都脱不开几条街,我从丽江古城的杉城旅馆鸟瞰整个古城、沐浴夕阳的最佳露台。楼下的酒吧前有小河清亮亮地流过,河对岸是块小小的菜地,西红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柿、辣椒、丝瓜、黄瓜、豆角和一大堆不知名的野花在这有限的空间疯长,将这园子打扮得热闹缤纷。
   酒吧又是书吧,几排书架上摆满了各种旅行杂志,旅馆的主人是个真正的背包客,低调得很,却可以给出丽江地区自助游最好的咨询。难以想象他居然来自广州,到丽江已经五年。有不少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来了丽江就住下了,盘着一间小店,与客人聊天,无休无止的风花雪月和风餐露宿武汉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的冶游,过着神仙般逍遥的日子。酒吧的西餐很正宗,售价8~10元,坐在树桩做的圆凳上,听着脚下流水哗哗的声响,望着菜园,要一份散漫的下午茶,这才是秀色可餐的真意。
   夜暮四合,这时的丽江古武汉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城更贴近自己的本色。品一杯玫瑰花茶,消除旅途的疲惫。荣华抛世外,闲适度千年。我们总在羡慕行者,总在梦见天堂。其实行者比别人,只是少点虚荣,多点独立;其实天堂也总是在某个平凡的时刻与我们相遇。淌过丽江古城,我发觉心中被撩起片片的涟漪,还有那一脉滋润的目光。

共 446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