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母亲,无言的爱(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红色经典

午饭后,我躺在床上,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喂,爸爸,好着吧,你和我妈没感冒吧?天冷了,别忘了多加点衣服。”

“我和你妈都好着呢!记得好好吃饭,夜里把被盖好,买点营养品,好好学习,别操心我们,照顾好自己就好,周六你不上课,我给你带点猪肘,记得按时去车站。”

“伙食费没有了,给我卡上打一点!”每次向家人要钱,我都很惭愧,我都成人了,还向家人索取,我深感自己不孝!

周六了,我急急忙忙跑到车站,打开纸箱,车站中人来人往,我的泪水哗哗而落,眼前一切变得模糊。

我抱起纸箱往回走,寒风吹打着我的脸,来往的车辆鸣者喇叭,撕裂着我的心。

朵朵雪花翻飞在阳光下,闪着金色光芒,穿梭在匆忙的脚步中,眼泪滴在纸箱发出哒哒声响,周围的人注视着我,我拼命奔跑,任那雪花渗透血液。

回到宿舍,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我去车站了,东西拿回到了宿舍!”

我清楚的记着,家里的猪肘只剩下两个,打开纸箱,是父母没舍得吃的两个猪肘,还有新烙的白面饼。“给我带一点就好了,为什么全部带给我,我能吃的下去吗?”

“你们宿舍人多,大伙分了吃吧,我知道家里没给你多少零花钱,学习压力大,多补补身体,带少了不解馋,钱打到卡里了,周六上街,吃个馆子。”

泪水又一次洗刷着脸,合上纸箱,收拾行装,向班主任请假,坐上回家的班车。

透过车窗,冬日的故乡变得冷寂、枯黄,远处的土坯墙依旧如此,门前的柳条在风中浮动,那条老黄狗横卧狗洞,背对着风,捂着鼻子,牧民穿着皮袄驱赶着羊群,脑海中浮现父亲的画面。

我家住在深山,下车后,踏着积雪,拎着纸箱,心想着,到家后,要亲自下厨过油,犒劳父母。

远远的房屋上的烟囱冷冷清清,门前的雪平整,没有扫过的痕迹,门扣着,只有一根铁屑。

我推开门,空荡荡的,我家的小黑(时常陪伴母亲的小狗)跑的我的身边,咬着我的裤腿往前扯。

我跟着它,它开始拼命的跑。我紧随其后,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跑,我感受到家人出事了。小黑特人性,我了解它,它是带我去找家人。

小黑跑进了医院,用头顶开了住院室的门。

母亲床上躺着,头上缠着的绷带渗出了血迹,粗糙的手背上打着吊针,我扑在母亲的怀里大声哭泣。

“这么大个小伙子,怎么跟个姑娘家家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不好好学习,跑来干啥?”

医生来了,进行了有一次复查,我和父亲坐在走廊。

父亲说:“我白天赶着大群牛羊去深山,家里留着体弱多病的牛羊,饮水、填料、加草,猪、狗、鸡,家里能喘气的全部由你母亲照顾,从早走到天黑,过度疲劳,体力透支,血压降低,晕倒在地,摔伤额头……”

我大声哭泣着,我对不起母亲呀……

医生走来,没啥大碍,好好休息,多补补营养,农村人的生活,半锅土豆,半锅面,我又想起了那两个猪肘。

我带上小黑回家,烧火,炒猪肘,做了比过年还丰盛的晚饭带去医院。

我满满地为母亲盛一碗肉,她又往我的碗里夹:“你多吃点,我做饭时吃过了,

看着母亲消瘦的脸,我强忍着泪水,吃完了这温馨又难过的晚饭。

夜里,我爬在母亲身边,静静的守候了一夜。

“原谅妈没给你说我病了……”

早上母亲急着送我,我阻拦着偷偷的,她在我的书包里塞了一百块,我装着没见,小黑去送我了。

我回头,透过玻璃,母亲伸长脖子,想着多看看我,

出门,我从书包取出母亲塞的钱,放在小黑嘴里。

小黑高兴着,因为这钱可以给母亲买营养品,它用粗糙的舌头添了一下我的脸,离开了。

坐在车上,天空又飘起了雪花,牧民又穿着皮袄,行走在山梁。我仰望着远方,梦想着,有一天带着父母走出大山。

湖北得了癫痫病怎么治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得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郑州知名的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