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村干部热孜也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剧本要闻
破坏:伊春癫痫病医院较好se_state">无 阅读:410发表时间:2019-03-31 14:34:49

哈尔滨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www.vsread.com/iconograph1/03d008472985d19e888ec1b904e3c5ed.jpg" alt="【丹枫】村干部热孜也(散文)" class="chatu" /> 热孜也,女,维吾尔族,今年26岁,毕业于云南昆明经济大学,是广东庄子村上不多见的一位女大学毕业生。因为是大学毕业生,她不仅业务熟练,且综合素质高,外加上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工作起来得心应手,深得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
   实话说,现在愿意在基层农村工作的大学生实在少见,更何况,广东庄子村远离乌鲁木齐市中心城区,生活、交通多有不便。热孜也为何甘愿在这里工作?说起来话头长了。
   热孜也全名是热孜也•阿合买提,1993年生于乌鲁木齐市米东区,祖籍新疆阿克苏,父亲是米东区乌鲁木齐石化总厂的一名技术员,母亲在乌鲁木齐市二道桥的西部国际大巴扎做服装生意。
   2005年6月,热孜也从乌鲁木齐市第十七中学即新疆实验中学考入云南昆明经济大学,所学专业为金融贸易;2014年6月在云南昆明经济大学贸易专业毕业,并取得学士学位。在全班的43名同学中,24名同学取得学士学位,热孜也是其中的一个,又是唯一维吾尔族学生。
   大学临近毕业,由所在云南昆明经济大学联系,热孜也被安排在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实习。当时,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要招收10名售票员和前台顾问,因为有两名工作人员已经辞职,急需工作人员。为了能挽留住人,热孜也在此实习时,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人事部就同她签订了劳动合同,以保证其毕业后不再另找工作。
   实习结束后,热孜也请了一个月的假,前到云南昆明经济大学参加学位和专业考试,10几天后就拿到了学位证和毕业证,随后便正式回到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上班。上班后,热孜也觉得待遇也不错,有双休日和休假,单位除了给缴纳五金外,还有售票提成,底薪每月为2000元人民币。
   像任何人一样,生活中难免会遇到一些磕磕绊绊,热孜也是一样。2015年,热孜也想当妈妈了。于是,她向单位提出申请,但未得到批准,单位担心她要了孩子后会影响工作,建议她打胎。当时,热孜也已经怀孕5个月,实在不忍心将孩子打掉,就提出辞职,好在劳动合同是一年一签,工作刚满一年,合同到期,单位很快就同意并解除了同她签订的劳动合同,她从此也就失业了。
   失业后,热孜也在家里足不出户地连续带孩子三年。
   2018年的一天,安宁区镇西村的党总支书记,在“民族团结一家”活动中和热孜也在西村居住生活的外婆结为亲戚。一次闲聊中,外婆将外甥女热孜也失业在家没有工作的事情说给书记听,书记听后很认真,将这件事情记了下来,并说广东庄子村是个大村,目前正需要村干部,可以给镇郑州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上领导推荐一下。后经过书记的介绍,镇主管领导的同意,热孜也如愿以偿地来到广东庄子村村委会工作,具体负责远程教育、综合治理工作。
   远程教育很多是面向全村党员开的,有时候召集起来很困难,因为全村的党员,大多是老党员,虽说没有固定的工作,却给人感觉一个比一个忙,只要一到召集时间,各种借口就来了,不是说外出不在村里,就是借故说身体不舒服。
   自从热孜也接上远程教育以后,前来学习的党员似乎积极踊跃起来。时间一长,发现热孜也首先在远程教育通知上就有所与众不同。
   每逢远程教育这一天,她不是像有的同志一样将通知发到微信群或QQ群里,而是亲手将每位党员的电话一个一个地拨通。呼叫对方时当然也有所不同,不管对方年龄大小,还是男女伊春癫痫病医院公立,她不是叫“叔叔”就是叫“阿姨”,不是叫“姐姐”就是叫“大哥”。通知完后,她还不忘来句“您一定要支持我的工作吆!”让你不去都感到不好意思。
   远程教育进行时,她忙前忙后,不仅开启电脑,播放视频,还不停地端着茶壶,从前排到后排地给大家添加茶水;当远程教育结束后,她再来上一句:“今天大家在繁忙中抽空前来学习,辛苦大家啦!感谢大家对我工作的理解支持!”
   2019年2月,经村领导批准,热孜也将远程教育移交给了其他同事,她专门从事了综合治理工作。
   热孜也家住乌鲁木齐石化总厂十三区,距离工作的广东庄子村有16公里。平时上下班,她从石化总厂坐6001路公交车,到乌鲁木齐市米东医院附近站点,再换乘米泉发往安宁渠镇的班车,才能到过的庄子村,一般用时70到80分钟;如果遇到晚上加班,不能按时下班,没有公交车和班车时,丈夫就会从石化开车来到广东庄子村来接她。
   热孜也说,从乌鲁木齐石化总厂坐6001路公交车到米东医院路段是比较方便的,一般情况下车也多,但在米东医院附近站点换乘米泉发往安宁渠镇的班车到广东庄子村就不一定方便了。她最担心的是班车中途发生故障抛锚,因为这条路两侧多是拆迁区,路上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要赶时间上班,她不得不拦车上班。当然,有不少好心的驾车者愿意送她一程,没有拦上便车,就搭“黑车”。
   在热孜也看来,在距离家里不远,找份理想合适的工作的确是太不容易了。现如今有在广东庄子村这一份工作后,她很珍惜,想尽可能地把这份工作干好。好在有母亲在家里给她带孩子,为了照顾好她的两个孩子——大的3岁半,小的两岁,母亲有时没有办法到乌鲁木齐市国际大巴扎料理自己的服装生意。
   因为自己毕竟是大学毕业生,刚来广东庄子村工作时,热孜也并没有感觉到累,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感觉到了工作上的压力。原因是同事陈京金工作需要调走了,两人一起干的工作现在由她一个人干了,身上的担子也就明显地重了。她每天的工作是,向上级报台账、报表,写一些问题整改报告或信息简报,常常是忙得不可开交,能够闲下来的时间很少。
   有时候工作加班完下班回到16公里外的家里已是半夜,两个女儿都已经睡觉了,第二天早早起来上班,连和两个女儿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热孜也说在广东庄子村工作一周内仅有一天时间调休,在调休日,她给孩子洗衣、做饭,还没有怎么过,感觉啥也没有做,一天时间就过完了,非常之快,总感觉在家里休息的时间太少,远远不够。
   每天早上一上班到办公室,她有个打扫卫生的习惯。一天,因为刚搬新的办公室,有人可能是拉网线,将柜子给挪动了,于是,她打扫卫生时,想推一下柜子,不想推的不是柜子的铁皮而是玻璃门,玻璃门当即碎了,落在她的左手腕上,顿时鲜血直流。她赶紧给同事海宁打电话问附近有没有医院,海宁说米东医院太远,只有到安宁渠镇医院去。随后,海宁赶忙给“访惠聚”(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工作队的冯志刚打电话,让冯志刚开车将热孜也送到安宁渠镇医院。
   时间很快,工作队的冯志刚就开车将热孜也送到安宁渠镇医院。在安宁渠镇医院缝了三针后,热孜也到村里和往常一样上班,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十五天后她到医院让医生拆掉缝线,一个月后伤口痊愈,但至今却留下了一个很明显的伤疤。
   她说:“原先没有想到农村工作会有这么苦,但慢慢也适应了。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克服一切困难将工作干好,做到干一行爱一行!”

共 26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