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花语】古树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剧本要闻
破坏: 阅读:1149发表时间:2017-05-27 12:40:56
摘要: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百年的光阴在指缝间悄悄而过,古树带给乡亲们的不仅仅是暖春的温馨、盛夏的凉爽、金秋的喜悦、寒冬的凝重,它给予我们更多的在于那一份厚重的感情。生活在这里的每个人对那颗古树都有一份浓浓的感情在其中,就连仅仅见过数次的我也是如此。每当我走在他乡的路上,只要看到稍稍古老的树木之际,我都会想起大姑家门口的那颗古树。大姑在古树的福荫下,平安度过了八十余载的春夏秋冬,那一份醇厚的情值得我永生铭记。

今年的春节,大姑家门口的古树较往年显得喜庆了许多,乡亲们在古树的枝丫上缠满了各色各样的红绸子,另外也挂了几盏灯笼,在古树前也设了一座简单的祭台,祭台上摆满了水果、糕点之类的贡品以及香炉、烛火。乡亲们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古树,喜得合不拢嘴,不断有附近十里八村的老乡过来沾沾古树的大喜。据村里的老人讲,古树到现在为止刚好一百年整。
   那颗古树说普通也普通,说伟大也伟大。说它普通,那是因为它就是一颗平凡的皂角树;说它伟大,乃是因为它的时代已足够久远,而且历经无数的风雨洗礼,依然矗立在村子的正中央,如同村子的守护神一般将村落保护起来。虽说,近年来,村里也没出啥大人物,可几十年来,村里风调雨顺,庄稼年年丰收,无数的莘莘学子陆续跨入大学校门,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一栋栋的小洋楼陆续拔地而起,这不得不说是古树的福泽所在。
   古树的往事,我是从大姑那里听来的。每年,前去看望大姑的时候,我都会缠着大姑给我讲古树的往事。大姑也乐意给我讲,每年讲一次,二十多年来,古树的传说,我听了二十多次。尽管我已听得倒背如流,可每次我听大姑讲述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第一次的感觉;尽管大姑讲得枯燥无味,但我听在心里,却是回味无穷。
   大姑嫁给姑父的时候,那颗古树便是现在的模样。树冠极其粗大,两个大人手拉手才勉强可以将古树团团围住,树木的枝叶非常茂盛,在炎热的盛夏,古树下便是人间的避暑胜地。曾经,古树的枝丫处挂着一口铁铃,原来生产队上工的时候,乡亲们便在古树下集结,村长安排完一天的任务,随着铁铃的几声铃响,乡亲们纷纷暂别古树,投入到热火朝天的集体劳动中。
   春节过后,大地速速回暖,万物复苏,古树也紧跟暖春的步伐,跟随暖暖的春风,摇一摇弯曲的枝干,扭一扭粗大的腰杆,好像告诉生活在这里的乡亲们,春天马上就要来了。夜间的一场春雨悄悄滋润着大地万物,古树也贪婪地吮吸天地日月精华。晨起,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周围的一切瞬间变了。门口的门墩石亮堂堂的,屋顶的青砖瓷瓦没有任何的灰尘,田野里的麦苗也瞬间变得嫩绿了许多,古树也不甘落后长出嫩嫩的绿芽,春天就这样悄悄临凡,春日的温暖一夜之间降临人间。
   或许是古树历经沧桑的缘故,它生长的节奏总比其他的树木慢一些。暖春,杨柳依依、柳絮纷飞的时候,古树的嫩叶才渐渐长全;盛夏,果园里的苹果花、梨花已纷纷凋谢结出小果子的时候,古树才勉强从枝叶的间隙里挤出一朵朵的小绒花;金秋,红彤彤的苹果、金灿灿的梨儿将树枝压得低下头的时候,古树才结出一长串的皂角。尽管如此,人们对它的热爱和敬仰没有任何的减少。
   古树上下是每个孩子的乐园。大点的孩子会爬上古树,站在粗大的树冠处,拿来玩具喇叭学习电视剧中的总司令开始排兵布阵,战斗游戏是男娃娃最热爱的。司令员布置完攻守策略,敌我双方立刻开始了混战,一时间,古树下,仿佛硝烟滚滚、枪林弹雨,前沿阵地的战士倒下了,后继的军队立刻补上,当战争打得不分胜负的时候,村里的老爷爷哈哈大笑一声,瞬间打破了战争的焦灼状态,孩子们一哄而散,立即消失在老爷爷的眼前。男娃娃喜欢玩打仗的游戏,女娃娃的游戏则文明雅致了许多洛阳哪里有癫痫医院,没有那么多的打打杀杀,她们通常在古树下玩跳皮筋、丢手绢、踢毽子、踢沙包的游戏。古树下有女娃娃玩游戏的时候,那些男娃娃通常爬在古树上,静静的欣赏眼前的美景、美人。
   过家家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而且不分男娃娃还是女娃娃。天真无邪的孩童根据自己的念想,设定一个简单的剧情,演员到位后,剧目立即开始。过家家,通常必须要有三个固定的角色,丈夫、妻子以及孩子。一家三口的琐碎呈现在大家的眼前,或悲或喜,或酸或甜,生活中的一切纷纷呈现在他们的眼前,虽然他们对生活的理解仅仅局限在浅浅的表面,可身处贫寒的农家,日子的艰辛多少会令他们感受到其中的一二。尽管那时的生活贫苦,没有华丽的衣裳、鞋湖北儿童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子,可他们依然欢欢喜喜地与古树过完了一天又一天。
   盛夏时分,天气炎热无比,大地仿佛炙热的火炉一般火热,可古树下却是凉爽无比。盛夏也正是古树开花的季节,只见那古树的枝叶处开满了无数的浅黄小花,香气四溢开来,引来无数的蜂蝶翩翩起舞。炎热的季节,古树下热闹无比,乡亲们纷纷手拿小板凳坐在古树下乘凉,他们一边欣赏头顶的美景,一边畅想美好的未来。一股风拂来,古树茂密的叶子发出“沙沙沙”的响声,好像告诉古树下乘凉的乡亲们,他们的愿望肯定会成为现实。
   金秋收获时节,古树也不甘落后结满了果实。一大串、一大爪金黄的皂角缀满古树的枝条,风儿轻轻一吹,便会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铃声。此时,人们会来到古树下,摘些皂角收集起来,在过去那段艰苦的岁月里,皂角是人们日常洗涤所用的必需品,古树为生活在这块黄土地的乡亲们解决了这一难题。妇女们将皂角捣碎后,用棉布包起来,便可以直接用来洗头、洗澡。洗衣服的时候,拿两颗皂角,来到井台边,首先将皂角捣碎与脏衣服搅合在一起,使劲揉搓,便有洁白的泡沫出来,与现在的洗衣粉、洗衣液一样的神奇,而且洗净的衣服上会残留一缕大自然的清香。迄今为止,大姑洗衣服的时候,依然坚持使用古树的皂角。今年春节,我去看望大姑的时候,大姑卧室的窗台边依然有几串捡拾来的皂角。我伸手捏了捏,硬邦邦的;再拿起来,摇了摇,听到几声闷闷的响声。这便是古树的果实,也是古树给予朴实醇厚的劳动人民的一份无私馈赠。
   秋去冬来,古树的叶子渐渐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迎着凛冽的寒冷无力地摇摆。一场大雪过后,古树身披一层厚厚的洁白外衣,远远望去,那弯曲枝干积存的白雪为单调的树枝增添了不少的活力。雪后,温暖的阳光将大地迅速温暖了许多,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汇集在古树下晒太阳,沐浴在金灿灿的阳光里,欢喜的笑容洋溢在人们的面庞,就连那崩爆米花的老李也不忘及时来品赏古树冬日里的美。
   迄今为止,每年的寒冬,邻村的老李准会来到古树下崩爆米花。他究竟坚持来了有多少年,大姑也不知道,或许只有那颗古树知道了。每当老李来崩爆米花的时候,古树下热闹极了,男女老少汇聚一堂,鼓风机“嗡嗡嗡”地响着,老李一边查看气压表,一边给眼前的孩子们讲述关于古树的传说。原来眼前的古树乃是盘古开天辟地时洒落在此的眼睫毛所化,因而古树灵气十足,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人们准会来到古树下呼吸古树的灵气,老人不舒服的郑州癫痫病的治疗需要多少钱话,则靠在古树旁休息片刻即好。虽然老李嘴里的传说有点不靠谱,但是孩子们却听得津津有味,在他们幼小的心灵深处便对古树有了一份浓浓的感情。
   老李的故事讲完了,耳边传来“嘭”的一声巨响,第一锅爆米花出炉了,甜甜的香味立即四溢开来,馋得孩子们直流口水,只不过面对香喷喷的爆米花,他们没有立即冲上前去,而是静静的待在原地,庄严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见老李毕恭毕敬的手捧第一锅出炉的爆米花,直接供奉在古树的脚下,老李跪拜在古树前,嘴里喃喃不休地说着什么,他肯定在恳求古树福荫眼前的孩子们健康快乐成长,保佑来年地里的庄稼再次取得大丰收等等。
   等老李头庄严祭祀完古树,第二锅新崩的爆米花才会分给眼前天真烂漫的孩子们,他们手抓一把热气腾腾的爆米花,也顾不得烫嘴,便直接塞入嘴里,大口咀嚼起来。玉米的香甜瞬间传遍他们的全身上下,刚刚出锅的爆米花也烫得他们直跺脚,大人们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们天真可爱的模样,一时间也乐得哈哈大笑。一锅又一锅香甜的爆米花陆续出锅,热腾腾的香气弥漫在古树的周围,村落里处处充满了新春的喜庆。
   除夕夜如期来临,爆竹声声,锣鼓喧天,新年的欢喜气氛洋溢在村子的各个角落里。人们将古树也打扮得喜气洋洋,绫罗绸缎缠满了古树的枝丫,临时搭起的祭台前供满了水果点心,一波又一波的乡亲们陆续前来祭拜。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我们开启了新的世纪篇章,古树也开启了新的世纪画卷。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百年的光阴在指缝间悄悄而过,古树带给乡亲们的不仅仅是暖春的温馨、盛夏的凉爽、金秋的喜悦、寒冬的凝重,它给予我们更多的在于那一份厚重的感情。生活在这里的每个人对那颗古树都有一份浓浓的感情在其中,就连仅仅见过数次的我也是如此。每当我走在他乡的路上,只要看到稍稍古老随州那个医院对癫痫的树木之际,我都会想起大姑家门口的那颗古树。大姑在古树的福荫下,平安度过了八十余载的春夏秋冬,那一份醇厚的情值得我永生铭记。
   古树历经了百年的风霜洗礼依然矗立在原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伟大的奇迹。虽然它的枝干已经生长到了极限,可是它给予我们的依然连绵不断;虽然它无法延伸枝干的长度,可是它却能留给我们一份珍贵的情谊。那份情谊值得我们运用一生的光阴细细品味,那是一份厚重的情感所在,也是一种伟大的奉献精神。
   古树,我愿您永远青翠,福泽万千乡邻!
  

共 344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