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家的领导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摘要:像一个单位需要一个好领导-样,一个家庭也该有一位好管家。有了这么个主心骨,再难念的经也变得容易了。    这“领导”没经过民主投票选举的,也少了组织部门的任命。这顶“官帽”实实在在是我硬扣给她的。千万别问我算老几?在她管辖范围之内,除了我,再没第三个人敢直呼其名的了。没有什么为什么?只为她是我孩子他妈吧。   算算领导今年七十有余了。要是上理发店把满头白发烫个大波浪,您就立马会想到早些年从电视上见到的那位副总理了。   年轻时,她姿色蛮不错的。一米六几的身高,单瘦单瘦。眼是眼鼻是鼻的,摆得端端正正。一双手,手指细长细长,要说如“削葱根”也不算夸张。她爱扎两小辩,爱穿那种碎花点的衣服。一口长沙话,细声细气十分动听。可惜空有了大家闺秀的范儿,却生就穷人的命。家里兄弟姊妹七个,她是大姐大。打小起,她一边上学,一边还得照顾弟妹。暑假寒假,她去建筑工地砍过废砖头,帮人推板车上大街上卖过黄泥。偏偏穷人的孩子长出息,她是家里唯一考上了大学的人。   在学校,她学的是水利工程。城市里只有排水沟,修不成水库,建不了电站,于是毕业就分配到了山区,而且就再也没离开过。她爱这里的山山水水,喜欢山区人豪爽热情。因为这,我娶了她,娶了这个省城来的靓妹,捡了个便宜。   她原本是革命烈士的后代,其祖父和姑妈都是早期的共产党员。大革命失败后因叛徒出卖祖父被国民党杀害了,姑妈流亡到了新加坡。就为这,文革中她被有“海外关系”之名受到歧视。先是去了“五七”干校,然后又被发配到山区某水泥厂参与筹建。几年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才得以重操就业。也为这,拒绝了她的入党要求。不然,到后来弄个名副其实的“领导”过个瘾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地区有十一个县市,大大小小有数百座水库,水电站。翻开那些兰色图纸,可以看到大部分都留下了她的签名。年青时,她会坐着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突”地往工地跑,也会穿雨靴顶斗笠,柱着棍在泥泞的乡道上跋涉。怀孕快八个月时,她还在水电站大坝的脚手架上爬上爬下。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她成高级工程师了。那几年,掌握着国家对这个地区某专项资金的审批上报的权限,别人要送她手机,要送她全套实木家具,甚至要以超低价送她城郊一块地皮。她都笑着拒绝了。她说搞技术的人,喜欢戳四方窟窿。不会园滑,也不能把心思用歪了。   工作中她只管在图纸上划划,工地上走走。纸上谈兵,兼现场巡视。领导地位的确立还是因为管人,管她和我这两家人。在我家我也是老大,下有四个弟妹。母亲去世得太早,于是大哥大嫂操些闲心也很自然。两家人老老少少一个加强排还多。其中有什么企业老总呀,大学教师呀,单位劳模呀,部队营长呀,民企小萝卜头等等的全对她这大嫂大姐恭敬有加,当她是两家人的顶头上司。事无巨细,都爱找她拿主意。她要管的这些人年龄跨度很大,相距达百年之多。上有即将一百岁的公公,下至八岁的孙女和吃奶的侄孙女。排长级的架子管了个四世同堂。   两家老少能认可她的领导地位,也是从德才兼备来考虑的。才自不必说,这个排里大学毕业生达十几位之多,还数她资格最老,被称着老牌大学生。说起德,更是被大家尊为楷模。自大学毕业始至她父母去世,数十年中每月发工资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汇款。随着工资增加和物价上涨,给父母的赡养费也水涨船高。我的父亲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遣送农村,弟妹也“被下放”了。作为儿媳,作为大嫂,那三年中常常步行几十里山路去看望他们。把节省下的粮票送去,把给弟妹做的新衣带去,把城里才有的吃的用的扛去,春节一定去和他们团年。   两家的侄儿侄女中有七位上了大学。谁一接到录取通知书了,她准会送去红包表示祝贺。考分最高被北京名校取录的一个侄女,得到的是大舅妈送的价值六千多元的笔记本电脑。那几位在读期间,她这位大嫂大姐会根据各家的收入情况,每年秋季开学前会送去五百至三千的学费。如今,侄儿侄女们全毕业了,工作了,都成了单位的工作骨干。   一次突然的变故,让全家人对她这位领导从恭敬几乎就成了崇拜。小叔子在企业当了老总,妻子原本就是一份很轻松的工作,闲暇时间很多。顾及影响也很少出门与外面的人聊天寻乐,久而久之便患了抑郁症离开了人世。受此打击,小叔被送医院了,工人们来了,副市长也来了。妻子的家人却无理取闹,不依不饶。言语中似乎留下的十三岁小侄子要由他们带走,理由是他父亲照顾不了。此时从来话不高声的她愤怒了“母亲走了,爸爸还在。爸爸工作忙,我当伯妈的来帮着看管,明天我就接到我家,管吃管住,照顾他上学。”几句话说的小叔眼泪哗哗地流。其他弟妹家人都一个劲地揉眼睛。第二天侄儿跟着我们走了,一住五年,直到他去上了大学。   在接近六十花甲时,她办了退休,她的一技之长却没有被人忘记。那时已进入了改革开放的年代,国家鼓励民营经济,民营企业如春笋般冒出。一些富人看中了水电站这块肥肉,利用山区水资源丰富打起了主意。于是通过她曾经的徒子徒孙们找了她,请她出门。说是不用下工地,只要她在设计书上签个名。她不肯,她要对她的签名负责。没有她过目的可行性报告,没经她审过的设计图纸,不能签这个字。后来她听说过别人拿着资料到省里找有关部门审批时,专家们见有她的签名就会顺利通过。她还听说过有的黑心老板获得审批立项后,施工中大做手脚。擅自修改图纸,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只求短期获益。从此,她拒绝了所有的聘请,休养生息,安度晚年。   都说好人必有好报,此话不假。人老了,三病两疼难免。全家人都关心领导的健康,电话询问,上门探视不断。前几年她病了,医师说要手术。那天,弟妹侄儿们几乎把手术室外的家属等候区全占据了。手术床推出来,大家一拥而上。推车的,开道的,举输液瓶的,浩浩汤汤,连我这当丈夫的也拢不了边。我们唯一的儿子不在身边,每次外出需要用车却十分方便。只要听到消息,侄儿外甥就会争着来报到。那一回领导要外出了,听说后那怀孕六七个月的侄儿媳竟开车来了,硬让领导给“骂”了回去。我们常常会到深圳照顾孙子,有时一去半年一年的。只要知道要回老家了,弟妹们就会把我那久不住人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说是冲着大嫂的情份,说大嫂就是这个家的领导。   那个喊万寿无疆的年代过去了,我倒是从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呼喊着“祝我们家的领导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因为,领导身体健康才是我的福气啊。 郑州癫痫病护理措施吉林到哪里治羊角风好河南癫痫治疗医院哪家较好癫痫病能够被完全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