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我的婆婆我的娘(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剧本要闻

在常人眼里,婆媳关系就是一对冤家,而在我的心中,我的婆婆就是我的娘,她既把我当成她的儿媳,也当成她的女儿,给了我无微不至的温暖关爱。婆婆虽已离我而去了,但她在我心里永远是我的娘!

——题记

五月下旬,我陪同晨回他的家乡参加一年一度的五月槐花节,山风带着清香扑面而来时,我知道已经踏上了这块熟悉而陌生的土地,满山遍沟的槐花由远及近,从车窗涌进了我的眼眶里,思念在逶逶逸逸的山道上写下了心之祭……

第一次踏上这条山路是二十年前的五月,晨带我第一次去他的家。沟沟坎坎,峁峁梁梁,一树树槐花在山风中洁白着、团结着、拥挤着,我被这铺天盖地的白浪震憾了,大声惊呼“槐花,槐花,太美啦!”晨马上伸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第一次知道了我未来婆婆的名字叫槐花。

晨的母亲第一次见我,那样子就不大喜欢,扫瞄我的目光中没有半点喜悦之情,但她还是做了一桌子丰盛的午饭,有槐花饺子、槐花疙瘩、槐花包子,还有煎饼和臊子面。吃饭时婆婆一脸严肃地告诉我和晨:“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要再交往了!”后来晨告诉我,他母亲渴望的儿媳妇是能像她一样,上得田间地头,下得锅台灶间,而不是一个穿着高跟鞋、连衣裙什么都不会做的我。

第一次进家门,就受到了冷眼,令我很难堪,我想就此分手,但晨的态度很坚定,他说他会做通他母亲的思想工作的。

那天晚饭后,在晨的特意安排下,我和婆婆坐在院子里的月光下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婆婆说:“你虽不是我心中的儿媳,但已走进了这个家门,我会把你当儿媳一样对待,当女儿一样关爱。”婆婆说着露出了微笑,我发现婆婆笑起来很美。看着她那慈爱的眼神,我心里不由地涌起一股股暖流……

当我以儿媳的身份再次走进这个家门时,婆婆满眼的欢喜和疼爱,亲昵地称呼我“寒寒”。

我与婆婆正式生活在一起是我怀孕七个月时,婆婆离开老家住进了我的租房。与她朝夕相处的那八个月,成了我一生最温馨最幸福的回忆。那时晨去了外地工作,我每天早晨起床后婆婆就已做好饭等我了。饭后我刚拿起抹布,婆婆就把一盘切好的水果递给我笑着说:“吃些水果,快去歇着。”我刚拿起洗衣盆,婆婆就赶紧过来把我拉出洗衣间,说:“小心地滑,去看会电视。”

那个时候家里还很拮据,婆婆省吃俭用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自己却舍不得吃一口肉,我把肉夹到她碗里后,她又夹给我,说她做饭时在厨房就已吃过了,我非要她吃,她说自己是胆囊炎胆结石不能多吃肉。后来有一次她生病了,我带她到医院检查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胆囊炎胆结石,我才知道了她的“谎言”,是为了省下肉让我多吃些。每次吃饭时她都叮嘱我要多吃点,碗空的时候她便伸过手对我说:“再吃点!”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她满布慈爱的眼神的爱抚。孩子出生后一个月内,婆婆没有回她的房间睡过,她每天晚上在我的床边支开一个躺椅,就在躺椅上合衣睡觉,孩子和我稍有动静,她就会赶紧起来,看孩子是否尿了,看我是否盖好被子。我为了让婆婆能回房好好休息,就故意说她晚上去卫生间的脚步影响了我。我没有想到婆婆当真了,晚上再出去上卫生间时把鞋提在手里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在客厅才把鞋穿上,回房时又在客厅把鞋脱了提在手里。我只好告诉她,我是想让她回房好好睡一觉,婆婆却说她睡在我和孩子跟前她心里踏实才能睡得好。她不让我接触冷水,每天早上用冷水和开水给我兑好洗脸水,每天晚上又兑好泡脚水端到我的房间。

“妈,你别给我打泡脚水了,我自己能的。”婆婆每天总会定时兑好一盆热水端到床跟前让我泡脚。

“你在月子里,不能让冷水溅着,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就是月子,月子里如果不注意就会留下病根的。”在这一个月内,婆婆悉心地伺候着我吃饭、睡觉、泡脚,就连洗头都是她给我洗。

孩子半岁后我把孩子送到了娘家,婆婆也就回了老家。她每个月都会让班车捎一箱子土鸡蛋给我和孩子,这些鸡蛋有她养的鸡下的,也有她在村里买的,还定期捎一些面粉来。她说孩子吃家养鸡蛋好,她用旧报纸把鸡蛋逐个包好,装在一个牛奶箱内,步行十里山路到镇上交给班车司机捎给我的,这一送就是三年,从没间断过。

婆婆再次来和我长住是三年后的春天,我和晨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站在我面前的婆婆很是惟悴,她说刚给家里苹果树打完农药,可能农药中毒了,呕吐得厉害,在镇上医院开了七副中草药喝了没有见效,医生让到大医院检查。

我们就带婆婆到市人民医院去检查,结果就像一个惊雷,把这个家震得摇晃,也把我的心砰然炸破了。我们顾不上痛顾不上哭,全力以赴配合医院筹集做手术的费用。三天后手术顺利进行,当医生告诉我手术很成功时,我和晨克制了几天的泪水以排山倒海之势喷涌而出。让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医生口里的手术成功仅仅让婆婆出院后只活了十个月。

这十个月,婆婆很坚强也很乐观。看到她头发脱光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她用白的良布缝了一个圆帽子戴在头上,笑着问我:“你看妈像不像护士?”在这十个月中,她再痛苦也不在我们面前呻吟,每天打起精神做饭、做家务。手术后第九个月她突然又出现了呕吐,还伴有头痛,我们急忙带她去了做手术的医院检查,医生说已全身扩散,没有治疗必要了,能做的就是服用专用止痛药让病人少点痛苦。晨一下失去了理智,揪着医生的衣服近乎咆哮:“你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们不相信,我们无法接受。我们带着婆婆去了肿瘤医院,晨已经连自己的身体都支撑不住了,给婆婆在肿瘤医院的各种检查都是我背着婆婆跑来跑去。最后得到的答复是一样的,我和晨不知所措,站在医院的大厅顿觉天旋地转。

“回家吧,我想回老家去住。”爬在我背上的婆婆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耳边说着。我吃力地背着婆婆,脚步趔趄地走出了医院,来到了大门外我们包的面包车前。

把婆婆带回老家后,我们本应好好陪她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而我们身为体制内的人,好多时候身不由己,安顿好她又回到了各自的单位。几天后,我被抽调到省上五年人口普查组,随所在的组奔赴榆林进行为期七天的调查。在调查结束的前一天,公公打来电话让我回老家,叮嘱我买些荔枝带回去,说婆婆想吃。第二天下午三点我赶回了老家,看到晨和小姑子都已在家,一种不祥之感袭来。

婆婆如一捆干柴躺在炕上,我走到炕边叫了一声“妈!”婆婆的眼角有泪水溢出,这是婆婆生病后第一次流泪,也是我来这个家后第一次看见她的泪水。婆婆让晨把她扶起来,半靠在炕头,她说有话对我和晨说,叫其他人都出去。

婆婆把我的手拉着放在晨的手上,说:“你们永远都不许离婚!”我和晨惊讶地看着对方,彼此怀疑对方说了什么,其实我们谁也没说啥。爱情在婚姻里结束了浪漫期后,长期的两地分居让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在我们的感情出现危机后,我们暂时分居想让各自都冷静好好想想,我们两个约定好在双方的父母和家人面前都要表现得恩爱如初。婆婆突然说了这句话,肯定是看出了什么。让我愧疚的是婆婆在生命最后时刻还牵挂着我们。我和晨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两只手攥在一起放在婆婆面前。

“要多些理解多些宽容,为了孩子要承担起责任……”婆婆费劲地说着这句话后,伸出了干枯无力的手,摸了我的头,摸了晨的脸,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晚饭后,公公让我一个人去陪婆婆好好说说话。公公告诉我,婆婆这几天反复问他:“寒寒是不是嫌我没文化,不爱和我说话。”我突然意识到,几年来我和婆婆说的话很少很少,最多的话语只是叫她一声妈,问句身体怎样。每当她问我工作和孩子时,我也是两个字“好着”。

我靠在炕头坐在婆婆的身边,给她说着我的工作,说着孩子在幼儿园的事。婆婆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嘴角微翘着。每当听到孩子调皮捣蛋时,婆婆就会微弱地笑出声。一直以来我以为没有让婆婆管我的孩子,是她的幸福,而此时我才感觉到这是她的痛。我告诉婆婆明天把孩子接回来陪她,她眼里闪过一道亮光……

我就这样陪着婆婆,把这几年欠她的话全都说给她听。然而,我却浑然不知婆婆在听到我接孩子回来后就安静地走了。晨进来要给婆婆喂水时,她的手已经冰凉了……

婆婆去世后,我好长时间无法从撕心裂肺的痛苦中走出来,有同事不解地问我:“那是婆婆呀,用得着这么伤心吗?”我说:“在我心中婆婆也是娘。”

在对婆婆的无尽思念中,我真切地体会到了母女不仅仅只存在于血缘关系。婆婆从我走进这个家门的第一天,她就把当成自己的亲女儿看待了。

……

参加完槐花节活动后,我和晨来到了婆婆抱着一箱子鸡蛋每个月跑一次的山路上,在她的那一个个脚印里感受着她对我深深的爱。我们牵着手,偎依着在槐花的清香中,从太阳西斜走到月亮升起星光满天。我相信,婆婆正站在那颗最明亮的星星上看着我们。婆婆,在我的心中,您就是我的母亲,我就是您的女儿!您生前待我像亲生女儿一样呵护、关爱,而我陪伴您的时间那么的少,给您的照顾那么的少,让我羞愧难当。来生来世,我还愿意做您的儿媳、您的女儿!

我含着热泪对着那颗最明亮星星喊道:“婆婆,我的娘,天堂没有疾病,您的女儿祝福你在天堂安康幸福!”

天津去哪的医院医治癫痫较好癫痫发作是不是都会意识丧失小儿癫痫病能彻底治愈的吗武汉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