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如梦令】铃音已逝(征文·散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夕阳西下,摸索老半天,两眼一抹黑的七爷哆嗦着手,捡拾起那把拳头大小的铁锤,双手持柄,重重砸向老槐树上挂着的半截子铁轨……叮,叮,敲击声泛着金属的质地,带着悠长的颤音,蒙头蒙脑向四周狠蹿几下,挨挨挤挤穿透黄昏迷蒙的薄雾,久久回旋在村庄烟火升腾的空气中。受到惊吓,槐树枝头栖息的几只老鸹“啪啦啦”扇着羽翅一跃而起,乱哄哄蹿到半空,“嘎嘎嘎”大声吵闹着,似乎在咒骂七爷惊扰了它们的美梦……

这是蹲踞于小山庄中央的一所村小。原先,曾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场院和库房。一尺见方的大青砖,肩挨肩、背靠背,砌成四堵结结实实的院墙,将场院团团围成一处长条形的四合院。说是四合院,其实,场院的东西方向都没啥建筑,唯在南面,以一座高大的旧戏台居中为轴,如同一只巨鸟直直地展开双翼,两边对称排列着统共八间库房。土改的时候,打土豪、分田地,庄子里的人们喜滋滋地搬空库房里的财产,分光场院中储存的粮食,只留下这一处空落落的大院阔口朝天,与朝夕往来的流云低诉着它往昔的富庶与饱满。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农业社的干部们不知怎么就相中了这处场院,空置的库房里,钉上一块大黑板,添置起二三十张桌椅板凳,又向镇子里打报告,请来几位教书先生,简简单单,办起了学堂。村干部大多大字不识几个字,唯独丁会计,年少时曾在私塾里读过几年书,也算作庄子里少有的文化人。据他说,在庄子里办个学堂,就是要让娃儿们跟着先生学会识文断字,免得一辈辈再做“睁眼瞎”。

拆掉四合院北边的旧门楼,临街,豁开一个大口子,打桩,立起两扇双开的铁栅栏门。门里,左右两边,又新建起几间土坯房,算作门房和先生们的办公室。场院西南角,一株老槐腰身粗壮,两个壮汉方能合抱。庄子里的那些白胡子老头,即便是年纪最大的二爷爷,论谁都说不清楚老槐在此已度过多少个春秋。借着庄子里的几许灵气,老槐伸胳膊踢腿,枝枝杈杈发了疯地长,犹如一柄巨大的伞盖,凭空撑出一片方圆十几米的绿荫。那些个通身乌黑的老鸹们,极善选择风水宝地,一代又一代,于老槐枝头搭窝筑巢,生儿育女,时不时还带着儿女们上下翻飞、外出觅食,嘈嘈杂杂的喧闹声里夹杂着凌厉与沙哑,还有一丝深不见底的况味。

会计老丁,不知从哪儿找来半截子铁轨,在一头打个孔,穿上一根铁丝,将铁轨结结实实挂在老槐树最粗的枝干上,试着用铁锤敲了敲,叮当作响,完全能当作上下课的号令。

说起这学堂的来历,七爷是知道的。七爷本姓耿,在家族弟兄里行七。庄子里年纪小的,都习惯沿袭辈分称呼他“七爷”,究其实,爹娘无非只生了他一个罢了。因家贫,再加上残疾,七爷没有成过家,一直跟着爹娘过活。年轻时候,七爷曾在合作社的饲养院干过挑水饮牲口的活儿。等到年岁稍微大了些,学堂里又需要一个打铃敲钟的工人,村干部一商量,也算照顾七爷是个实瞎子,两眼蒙着一层灰皮,就是个摆设,还不如派个轻松活儿,到学堂里打打铃,兼给先生们烧烧开水。

学堂开门招娃儿们念书,那可是庄子里千年未遇的大事。有几个好事的年轻人自告奋勇,扯出庄子里逢年过节用来闹红火的两条大红绸子,又请巧手的妇人们挽成两朵花,三下五除二,麻利利爬上两扇栅栏门,一左一右,将这两朵大红花戴到了铁栅栏头上。两扇栅栏门披红挂彩,身姿挺拔,就像两位模样俊俏的新郎官,静静的,正翘首等待着他们美丽的新娘。更有几个爱凑热闹的半大老汉,死缠住会计老丁不放,央求老丁请出农业社新置办的锣儿、鼓儿、镲儿、铙儿,在学堂门口围成一个半圆,你瞅着我,我盯着你,仿佛相互较劲,抑或为统一步调,“咚咚嚓、咚咚嚓”热热闹闹敲打起来。那些个报名念书的娃儿们,由爹娘、爷奶牵着,肩背各式各样的书包,带着三分惊奇、七分扭捏,一步一回头,咧得个嘴,傻笑着,有的,鼻孔下面还筒着两筒子鼻涕,一个一个犹犹疑疑走进校门,在会计老丁吆喝下,恭恭敬敬向立在门口的先生们一一鞠躬,行过拜师礼,摇身一变,由“小泥鳅”变成了堂堂正正的小学生。

学堂门口,锣鼓喧天,人声嘈杂。庄子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就像过年赶大集,纷纷从东街西巷、茅屋瓦舍赶赴过来,抢到学堂门口瞧热闹。男人们一个个擎着长长的烟袋锅,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呛人的烟雾升腾处,或赭红或黑亮的脸上泛着一层捉摸不定的光泽,乐滋滋地看着自家娃儿进学堂念书。庄子里的那些个女人们哪里自甘寂寞?她们丢下手头的活计,脚尖追着脚踵,风一样一头扑来,又三三两两聚拢在一处,半捂着个嘴,啥时也不忘道道东家长、论论西家短。在这帮女人里,快嘴春花婶、二孬家老婆,是那种针线活儿做得好的,时不时,还戳戳点点品评一下娃儿们背的书包,到底谁家的女红做得好,哪家的女人手艺差。她俩撇着嘴哂笑的神情,自带着三分傲娇与优越感,仿佛别人统统手拙得很,唯有自家,就是巧手的七仙女。

庄子里,二爷爷年岁最大,资格最老,也最受人尊重。受村干部委托,一大早,老爷子就拄了一根拐杖,晃悠悠踱到学堂里一一拜会先生们。到学堂开门的时候,丁会计乐呵呵搬把椅子,请老爷子在门口亲自坐镇。老爷子也不客气,正襟危坐,双手并拢,将拐杖杵在颔下,佝偻着腰,笑眯眯地目送娃儿们一个一个走进学堂,走进教室……

在人们新奇而欢畅的笑声中,小小的山庄也有了自己的学堂,一所山庄娃儿们可以学知识、学文化的小学校。

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分里,每当清脆的铃声响过,庄前庄后,无论在哪儿,跟着风的脚后跟,隐隐约约,都能听到娃儿们朗朗的读书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桑木扁担轻又轻,我挑担茶叶出山村……”这些,显然是大一点的娃儿们在念书。刚入学不久的,声音稚嫩,嗓音里还带着奶汁的味道、尿湿裤子的味道:“小白兔没吃的了,就到老山羊家里去要白菜……”“我们从小就要有好思想,养成好习惯”云云。自从有了学堂,除了过年、端午、中秋,庄子里又平白冒出一个新的节日——六一儿童节。每年这个时分,学堂里披红挂绿、彩旗飘飘,娃儿们也一改往日邋里邋遢的模样,穿起白衬衣,打起红领巾,在旧戏台上唱歌跳舞,一起欢度自己的节日。娃儿们过节,大人们自然闲不住。有的女人,将自家娃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跟在娃儿屁股后头,一同来到学堂,呆呆站到戏台下,像个痴痴傻傻的愣子,眼睛眨也不眨,直勾勾盯着自家娃儿上台表演节目。表演一结束,那心里是既激动又自豪,恨不得把这份骄傲通告给庄子里的每一个人。凡是遇到熟人,一定不肯轻易放走,非得拉住人家的手,眉眉眼眼笑得挤在一处,前前后后将自家娃子狠命夸奖一番,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人家走人。

年代一长,渐渐地,这学堂越来越成了全庄人关注的焦点。起先,人们看着一茬接一茬的娃儿们走出学堂,又陆陆续续升到镇子里的中学。再到后来,有那么几个出息的男娃,竟然走出大山,从镇子里的中学升到县城,没过几年,脱胎换骨,在外面的大城市吃上公粮落了脚。这还得了?好比大年吃扁食,这可是小山庄破天荒的大事!祖祖辈辈,除了出去逃难,有谁走出过大山,还有谁家娃儿能在大城市吃上公粮?庄子里的人一个个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学堂,如此神奇,出了这样的大人物!想想,这一屁股大的山庄,庄前庄后,有谁不认识谁?哪家有事,又有谁人不晓?骨子里,人们都在暗暗较着一股子劲,论谁都不肯轻易落在别人家后头。这下,人们突然开始看重娃儿们念书的事了:念得好,光耀门楣,扬眉吐气,连走路都横着;念得差,灰头土脸,恐怕遇人都抬不起头来。八几年的时候,也不知道丁会计家祖坟里冒什么青烟,三个秃小子,一个比一个有出息,一前一后全上了大学。最小的三儿,据说还上了什么清华。这下,整个庄子彻底开了锅,人们对丁会计家那是眼红得不得了,暗暗的,又不得不给人家挑个大拇指。父由子贵,一辈子谨小慎微的丁会计老年得福,终于找到了一种人上人的感觉,无论走到哪儿,一副老腰挺得板直,脸上的褶子都能笑成一朵花儿。

丁会计家接连出了三个大学生,不由自主地,人们都把眼光聚到了学堂,聚到了那一排教室,盼星星,盼月亮,恨不得自家娃子也能念上个什么大学……

学堂,无疑是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泥腿子们窥探外面花花世界的“眼睛”,它的周围,自然而然,也成了庄子的核心地带。庄子里的男男女女,一年四季,有事没事,就爱往这疙瘩里凑——男人们抽烟瞎谝侃大山爱往这儿蹭,女人们带着针头线脑做活儿,也爱搬把凳子来这儿扎堆。快嘴春花婶、二孬媳妇历来爱凑热闹,都是这里的常客。春花婶里外一把手,人勤嘴也快,用学堂课本上的话讲,春花婶子就是庄子里的“新闻播报员”,凡是庄子里有啥大事小情,都能最先从她嘴里听到。

“嘿,大伙儿听说没?前些日子,二孬家娃可是跟他娘干了一架哩……”

春花婶嗤啦嗤啦扯着针线,一只手还不忘括在嘴边,好像是怕走漏什么风声,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咋来?咋来?到底咋回事?小娃儿还敢和他娘干架?”

一群看客,多多少少都有刺探别人家隐私的喜好,好像,庄子里若是没有点离奇古怪的花边新闻,这日子就活得没啥滋味。

“咋来……”春花婶故意打住话头,拖着长长的声调,像是要吊足众人的胃口。

“庄子里上上下下的人谁不清楚,二孬家媳妇论啥都好,就一个坏毛病,对自家公婆实在不咋地。大伙儿别小看二孬家那个小屁孩,跟学堂里的先生那可是学上真本事了。那天,看他娘在爷奶跟前甩脸子,小屁孩一急眼,磕磕巴巴,就拿学堂里先生讲的龙抓雷劈的故事教训他娘。二孬媳妇气不过,一鞋底扇到娃嘴巴上,打得娃的嘴都肿了好几天。不过,听说啊,自打那天起,二孬家媳妇心里胆怯,再也没敢吼过她公婆……”

蹲在一旁抽烟的二爷爷,听到春花背后嚼舌头,故意干咳两声。

“春花哪,你就瞎嚼舌头吧!说人道人不如人,自家的屁股还瓦盖的哩!”

春花本来也底虚,见二爷爷发话,哪里敢顶撞,一吐舌头,硬把半截子话咽回了肚子。

可不是,学堂虽小,那一册册书本上却泛着油墨的清香。这股子馨香,给出息的娃儿们插上了一双飞出大山的翅膀,也让更多的娃儿们开了眼、通了窍。原先那些个一到冬天就筒着个鼻涕的,在学堂里学会了讲卫生,回家便跟爹娘讲“饭前便后要洗手”;那些晓不得孝敬爹娘的,也跟着先生明白了“尊老爱幼”的道理。至于什么礼义廉耻、是非对错、善恶美丑,自小,也在娃儿们心里埋下种,扎了根,发了芽。慢慢地,从学堂到庄子,由娃娃到大人,庄子里的老老少少,一边把命根子深深扎进泥土,另一边,又虔诚地把灵魂交给了这学堂。这小小的学堂,就像横亘在人们面前绕不开的一座神圣庙堂,里面,仿佛还端坐着一尊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明,悄悄教化着人,影响着人,也改变着人。偷奸耍滑的,渐渐为人所不耻;圆滑世故的,常常遭人生厌;糊涂不明事理的,徒惹人们笑话;即便那些生性刁狠难缠的角色,也一天天变得像个瘟神,人们纷纷离他远远的,唯恐避之而不及……

常年蹲在学堂里的七爷,不方便到处走动,也乐得大伙儿聚在一处谈天说地解闷。只要听见脚步声,忙捅开炉子,煮好茶水,除了专供学堂里的先生们喝,也供到这儿来编排恶人糗事的乡里乡亲喝。

往这儿跑得最勤快的,当然要数丁会计。这儿人多,眼睛多,嘴巴也多,他乐见人们羡慕的目光,也喜欢听婆姨们讲几句奉承的话,七嘴八舌的赞扬声里,丁会计说话也陡然文绉绉起来。

“大伙儿还别说,这学堂啊,就是有讲究。就好比人,得有个魂儿是不?你说,论谁没魂儿能活?咱这学堂,要俺说,就是咱庄子的魂儿哩!”

说完,老丁还禁不住啧啧赞叹几声,让人觉得,这学堂里不仅端坐着一座座神明,而且,还暗藏着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魂儿——一个让庄子里的人挺着腰杆做人的魂儿……

一晃,三十多年的光阴跳着脚倏然而去,德高望重的二爷爷早已作古,会计老丁也在前几年解甲归田,不再管庄子里的事。快嘴春花婶年纪大了,手脚不再那么灵便,瘪着个嘴,说话含含糊糊慢了许多。至于二孬家老婆,也娶过儿媳,当上了婆婆,每日里专司看管孙子、孙女,一家子过得和和美美,从来没听说跟儿媳妇拌过嘴、红过脸。学堂里,校长倒是换过几任,教书先生的称谓早已变成“老师”。而七爷,反倒像院中的老槐,根深叶茂,一待就是半辈子。

叮,叮,霭霭暮色中,铃声消散处,宁静的学堂很快沸腾起来。起初,只是一间教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探出一颗鬼灵精怪的小脑袋;而后,一嗓子“放假喽”的欢畅呼喊,犹如波澜不兴的湖水中投下一块顽石,霎时,引得这池湖水激烈地鼓荡开来。三个、五个,十个、二十几个……一个个野猴子似的身影从教室里吱溜吱溜蹿出,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嘻嘻哈哈一窝蜂向着大门口拥去……

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哈尔滨医治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权威武汉最好的癫痫治疗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