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雀巢】那山,那水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1361发表时间:2015-11-08 15:17:31 摘要:这一坐天宽地阔无他无我,这一坐山清水秀无尘无声。书写、描绘、刻画和赞美它达到理想的程度,这是我多年的心愿。可是坐在它的身边我才发现,理想的表达根本没有理想的途径和办法,文字永远企及不到它全部的外在和内涵,只有相信此刻,相信眼睛、耳朵和心灵…… 【那山】      亲爱的,请跟着我去到那山。你需要想象,想象会有一点辛苦,但是需要,如果不想,你的思念里就缺少了往生的盐。   亲爱的,你想象那山。冬天的早晨,万物萧索,树空如漏,大路铺霜。我要早早起床上班,我要一路朝西追赶时间。你想那山在城西郊外离我很远,它怎么会让我动了用文字引诱你的心念。   你想,我一路朝西,要走一段长长的漫坡路。从下望去,高坡挡住了那山与大路之间大约十公里远的距离,使人看不见之间那么多的洼地与沟渠,造成了山与坡路直接相接相连的假象。   这假象就在我的眼前,我相信我所看到的,亲眼所见的就是真的。   这似乎有一种神秘与神奇的东西在里面,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那山如现在这样现身的时候很少,天天上班,天天走这条大路,我只是看不见。   这以后我仔细观察,看不见,或因为山上有雾,或因为城市的空气不够透明,或因为我熟视无睹,而没雾和透明的时候很少,我自己有所感受的时候也很少。   而现在,花谢了,叶落了,五颜六色的诱惑没有了,目光没有了遮拦。一夜北风,漫山的雾气和城上的浊气尽皆消散,天气很冷,我豁然警醒。   你再想,我一路朝西,背对着太阳,而那山正与我相向相反,它所得到的满山阳光,被它湛青的山色折射回来,明媚里广含着深邃,明媚并深邃地罩住了我。   我驾着我的黑骏马,朝着它慢慢驰奔,仿似它朝着我高高涌动,就在我的眼前,头颅的顶端,像一排青色的巨浪,越来越高,越来越近,越来越雄伟。   也许你感受不到我的感受,那山把我摄进了它高大雄伟的青色里,它就在我的前上方,压迫了我的头颅,染了我满眼和满身心的山色,仿佛赶压着我身心里的浊气,从头顶下去,从脚后跟跑掉,叫我产生非山非人般的幻觉。   于是我清新,我发生了变化,我消融与广大,我不是我,我是山那边的草原,草原上的野马与炊烟。   愿你感受到我的感受,我告诉自己这就是幸福。   我曾经想过,生活,在拘禁、尘嚣和麻木里,每一天都额外的有那么一点幸福感,那就是赚的。   上班没什么不好,虽然谋生与活着是两个概念。上班、赶路、赶时间,没有感动。而那山想感动我,在我赶路的那一段上坡路,在赶时间期间的那一百秒。   它甚至不是感动我,而是要刺激我。我天天郁闷,天天衰老,见到它,那么阳光,那么雄伟和青葱,那么干净和宽广,我福建有专业癫痫医院吗就受到了刺激。   你要喜欢这样的一个我,还能有所感动,还能接受刺激,不但接受,还能因为受了刺激给你写字,写几句像诗一样的东西。   咱们去山里吧   带着帐篷   这是你说的   这想法很有诗意   我要和你去   冒险与活着   我也这样想,因为我知道你的孤独。我也知道,如果真的去那山,不和你,我也孤独。   前两天,我的一个亲人死去了。我看见了他的肉体,很瘦很瘦,但还有皮肉和血色,还有体温。渐渐的,就在几分钟之内,我看见他没有了气息,然后没有了温度,皮肉变得像蜡一样黄。   又过了几个小时,他从火化炉这头进去,我大哭。他的肉体,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这马上就要没了。   癫痫病治疗是不是好的比较快半个小时后,他从那头出来。我惊骇,那是我有生以来看见的最大的噩梦,他的骨头,头盖骨、大腿骨、大臂骨,一块一块,惨白惨白的。我的亲人,他成了这个样子。然后那些骨头被装进一个小盒子,盒子太小,装不下,它们又被压得很碎。我的亲人,他最终成了这个样子。   后来我又高兴,他的儿子在城北的一座青山上给他选了一块上好的坟地,他最终埋在了那里。   那山我很熟悉,我很喜欢那地方,背靠着大海,面朝着太阳,只要太阳一出来,那里就是满山的阳光。他在山上,我不害怕,我感到安慰。   “这世间除了生死,本没什么大事”,这大事完结后,我接着想我那天看到的那山,接着写诗,也接着想你,这都是赚的。   亲爱的,那山是我本质和本意上的家,自然自由、干净青葱、辽阔宽广。我在人世间的两个大事件当中行走,那山在一段上坡路,一个路口,一个时间的缝隙里现身出来,把我引诱进去,引到它的里面,成为它野性还没有消泯的山民,叫我想起那两句著名的唱词:“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心灵自由、视野宽阔、阳光明媚、干净青葱,有极其踏实的归属感。   亲爱的,愿你看到那山,走近那山,青山不老,你就有永远的幸福和希望。   希望你不要走近我,不要走近我的肉体。走近我,你不会失望,但你会绝望。      【那水】      这次回来是盛夏,我偷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与青龙河单独相处。   我需要与我的河流单独相处,就像约会一个知己好友,就像去看视分别多年的老情人。   想象青龙河的夏日情怀,我内心里的追慕、激动与爱恋无语可以表达。   我去看它,看它这么多年依然故我隐居着的、诗意盎然的田园生活,看它不因岁月而沧桑的神女本色,看它低沉却美丽灵动的生存姿态,看它清翠的水雪白的鹅,被蓊蓊郁郁的原生态的花草包裹和养育着。   我是爱它的,这毫无疑问,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这份爱就一直潜伏在我生命的深处。至于它是否爱我,是否爱我如我一样深一样天长地久,等等诸如此类人人之间的爱情纠葛爱恨情仇,我从来都不用担心和忧心,更不用追问和求索。所以,这份爱才得以圣洁和恒久,多少年过去,多少年我都不来亲近它,偶尔来了,极其短暂地望一眼,极其短暂地独处一会儿,美好、温暖、深情、幸福,所有的一切永远依然如初。   放牛的人躺在堤坝上睡了,过桥的人骑着摩托匆匆远去,打渔的人因为河里鱼虾已尽不来撒网或投毒了,河岸那边公路上来往的车辆无声地投往它们嘈杂的目标。没有人来读西安专业癫痫它,没有人读得懂它,也没有人来搅扰和亵渎它,干净纯洁的世外之河,我来了。   老父说去河深处的路都被杂草和庄稼堵塞了,只有一条新修的堤坝通向里面。果然,堤坝白亮又细又长,引我进去。绕过熟睡的放牛人,一直走到堤坝的尽头,下面近水边有一小片裸露的沙洲,正好容我宽敞舒适地坐上去。   这一坐天宽地阔无他无我,这一坐山清水秀无尘无声。   书写、描绘、刻画和赞美它达到理想的程度,这是我多年的心愿。可是坐在它的身边我才发现,理想的表达根本没有理想的途径和办法,文字永远企及不到它全部的外在和内涵,只有相信此刻,相信眼睛、耳朵和心灵。   绿的草、绿的树、绿的山、绿的水、紫色的薰衣草的花、蓝的天、白的云、白的鹅、黄的黑的花色的牛、安宁熟睡的放牛人、金色的阳光,这就是我的眼睛所看到的全部。   水蛾停在支出水面的水草尖上,收拢了黑色的翅膀成一片黑色的柳叶,细长的翠绿色肚子像极了一根丰满挺拔的草茎。偶尔飞起来,在水面上,阳光照着,展开四瓣黑色的翅膀,翩翩地扑闪着黑亮的光泽。只是它飞动的时间太短,转瞬又落到草尖上一动不动,我就盼望着它间歇性的起飞,好去捕捉那些美丽灵动的瞬间。   蜻蜓是银灰色的,喜欢停在水边的一棵枯草上,若去绿叶间飞舞或水面上点水就好。另一只却离得远些在岸边的石头上落着,想它们已经交配完毕,雌的已经点水产完了卵,所以分离和疲惫。另一对大眼睛的既像蜻蜓又像牛蝇的飞行生物,竟紧紧地交着尾落在我的膝盖上,我纹丝不敢动弹,眼看着它们把我的膝盖当温床,在那里尽情地缠绵交欢,时间久了忍不住腿酸稍一动,它们就受了惊吓飞了,飞走时并没有改变交尾的姿态。   河水急急地流淌一刻不停,一刻不停地发出音响,流到西面山根那边平缓的地带铺开一面镜子,镜面饱餐了周边的绿色。天空太高远了,无法抢在绿的前面把河水染成与它一样的瓦蓝。   我更喜欢的是家乡绿色的河流还是他乡蔚蓝的大海呢,这两者我无法比较和选择,它们都在我的生命和胸怀里,就像血与水,就像心跳和脉搏。   只是,青龙河是我的,从小就是。九寨沟的水有名,可它不是我的;纳木错的水令人神往,它也不是我的。我生的骄傲,就在于青龙河的水,因为它,我永远不怀疑我秀美超逸的生命底色,永远可以洒脱自信地与世隔绝,“你没有一泻千里的壮阔,甘愿在平淡之中追求生命的洒脱”,是这样的,这句《草原无名河》里的歌词,在我的小河边吟唱起来依然让我热泪盈眶。   近处的流水是无色透明的,透彻地映出河底的石头和水草,竟然有无数的比针稍粗一点的细鱼,透明的银针一样在水里游着,这让我欣喜若狂,灭顶的毒药是失败的了,生的希望是无数的了。在好友三燕一叶的博里得知,青龙河已被列为“辽宁省凌源市青龙河省级自然保护区”,这该意味着杀戮和毁灭的终止、鱼米之乡的繁荣吧。我的河流,有鱼有虾的河流,才叫真正的青龙河。   东面的水湾处有几棵大树,倾斜着把身影映照在水里,水面尤其的绿了。一群白鹅大概刚被主人从院子里放出来,一路欢叫着扑腾着翅膀游进水里,后面拖出了一行长长的又清又绿的涟漪。鹅们傲慢而悠然地朝大树那边游去,有两只提前游到岸上的草边,不停地用嘴抿着翅膀洗澡,雪白的身影在水面荡漾,与这湾绿水构成了一幅绝美的自然风景画,任想象的画笔难以抵达。   流水一直在响,汩汩的、哗哗的、咕咚咕咚、叮叮咚咚的。黄牛踏进水里偏着头看我,然后“哞哞”地叫了几声踏上岸去,花牛旁若无人地大踏着步横涉过河去寻找新鲜的草吃。   水蛾仍是忽起忽落的,枯草上的蜻蜓仍在那里停落着,另一只不知飞到哪里去了;膝盖上交欢的飞行生物再也没有回来,不知它们去了哪里继续缠绵;银针一样的小鱼们依然悠游着,牛群却渐渐远去,放牛人不知何时醒来赶着牛们去了;白鹅游到上游更远的地方,留下一湾绿色的宁静;薰衣草的花色更加明丽,香气依稀可闻;山顶上飘来两朵游云,像白鹅浑圆的肚子;太阳照得更加热烈,瓦蓝的天空有点恍惚。   我大概有点困倦想回家了,青龙河从来不请我的来也不留我的走,是我自己来了又要自己离去。   我得回家吃饭睡觉和休憩,家里有老父老母和所有的亲人以及他们的希望和企盼。对我来说,家是最重的了,爱,责任,付出,也索取,双重的重。河流过于的世外和清澈,它承载不了这艘家的方舟。   离开河流,我还要回到人群,人群里看不见大自然的河流,大多是嘈杂吵闹的凡庸和金钱名利物欲的浑浊色。   我走了,青龙河,只有你是清澈纯净和轻盈的,只有你是我无牵无扯无忧无虑无责无任的最爱,只有你不要我任何的付出和回报,只有你对我毫无贪图,因此,也只有你能真正拥有我的心,可是,你却让我孤独。   共 39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