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雪峰山观雪景(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经典话语

元月三十日,起了个大早。凌晨五点,与庆文,锡建,锡文弎上雪峰山观雪景。出了黔城,上了包茂高速,天还黑黢黢的。转邵怀高速天还未亮,之塘湾交警队已六点许,隐约能辨对方轮廓。

几天前,一场大雪封山。雪峰山山麓,田塍和山边还有雪影,越往上雪越厚实。枳木槽,四围静谧,皑皑白雪,把田野山林装扮成童话里的白雪庄园。

越往上爬,路面与树木越洁白,锡文忍不住隔着玻璃拍摄。兴起,把玻璃降下,车内温度骤降。随行洪江电视台记者,无限感慨:“美景难观啊!若没链条,车上不来的哦!”至雪峰山国家森林公园大门,广场白茫茫一片,车稍停,我们的鞋都套上了狼爪链,一路上帽子峰。

山湾白雪皑皑,路边树木都背负雪儿,路面不时有弯枝挡道,划过挡风玻璃,廓落廓落地响。车子一直开到电视差转台。“哇,好美啊!”大家几乎同时发声,美女记者文绉绉说:“这简直是童话里才有的冰雪王国啊!”

我感觉手指尖有些疼痛,全然顾不上,拿着手机拍摄,欲把这的美景全包揽。

美景连连,大家四散走开。我与锡建一起,他背着沉沉的相机,看不出还有几个月要退休了的人,精神气不输年轻人。他很会取景,拍下的照片,在我眼里都很美。我心想,美景都被你拍了。瞅瞅自己的手机,虽比不上他拍的,我还是很满意的。

登帽子峰,路就是镜面,如没狼爪链,是上不去的。帽子峰让我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寒风刺骨。平日里,我是不戴帽子的,在这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戴着,还觉得寒风直接往脖颈里钻。

美女记者欣赏美景时,身体瑟瑟发抖,她正在手机直播,特别敬业。此时庆文和锡文还未上来,锡建围着护林瞭望哨拍摄。我好奇地走过去,哨所门关着,风特大,我有些受不了。疾步躲到哨所背风一侧,舒服多了。心想,锡建久呆迎风面,必有美景。我鼓足了勇气,慢慢地走向锡建会,他还盯着哨所房檐在不停地拍着。“哇,好家伙!难怪他呆着不动,房檐仅高过头,迎风面贴满了羽毛。檐边,一扇扇带白羽的鹅翅,栩栩如生。”我边赏边想,到了锡建会的身旁,他指着那扇扇白羽对我说:“你看,太神奇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羽翼是风婆,蘸着牛毛冻雨刻画的,纹丝细腻,连那翼上的毫毛都清晰可辨。”经他一说,越瞧越像,心里对风婆肃然起敬了。

离开铁塔帽子峰,此时学文和庆文才上来。下坡风更大,直往袖子里钻,指尖前两节生痛。路面像块白板玻璃,狼爪链死死地抓扣,一不小心就会溜之山崖下。左边高枝肿大,大过枝条几倍,却不能用“晶莹剔透”来形容,因那是冻雪。光秃落叶树,枝丫如鸡爪,蘸着白羽。没落叶的,白里还透着青,湿漉漉僵着身躯。矮树小草,则更有意思,只要有足够的想象力,人物草虫,莫不象形。地上,一根细枝,哪怕圆珠笔芯般大,它背负的雪至少是身体的几倍,乃至十几倍。我蹲着好奇地细瞧,牙签般大小的枯枝,像一把羽翼掸子。把它推倒,估摸它所负的雪,是它身体的几十倍。要想有这造型,小枝必须足够硬,不畏风雪严寒,方能成其大。

不知不觉回到了电视差转台,锡建此时也到了,让我摆首弄姿,留了些童话雪照。

我俩肚子咕噜咕噜响,有些饿了,于是商量往山下走。一边赏着景,一边聊着家常。融冰站点,一条岔路吸引了锡建,我说:“没啥看头,无外乎是些融冰设施。”见他有些犹豫,我马上说:“不妨去看看,反正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锡建欣然同意。上一坡,右手边景色迷人,仿佛走进了卡通世界。路陡峭,难攀援。我俩互相搀扶,上了山坡。“哇,这里简直就是个卡通王国!”我惊喜道。锡建忙不迭地拍照。卡通人物,栩栩如生。喂母乳的,半蹲抱子;情人相抱,卿卿我我;小松鼠,尾大滑雪;情人翩跹,舞蹈优美;小狗淘气,直立呲牙;狼狗夭夭,回首嚎叫;狮子杂耍,母子表演……锡建或躺着,或半蹲,或直立。我俩移步换景,互换角色,乐在其中。这里实在太美了,拍了近一小时,离开时我俩还一步三回头呢。

下坡好走,须臾到了天池,高山湖泊如磨砂玻璃,有游客把些大石块砸在镜面上,玻璃竟没破。我叹息道:“要是北方,我俩可到镜面上滑冰啊!”

出天池,道旁松,迎风面白雪厚实,白羽般翅翅僵硬;背风面,僵而露青,濡湿厚重,用力推摇,雪簌簌跳下。远眺,树树皆像绵羊,毛茸茸厚实。景致越来越美,肚子咕噜声越来越大,我俩不觉地加快了步伐。

立瑶池,镜面比天池大,大石也砸不烂,有些许石头躺在镜面。我建议走捷径胭脂谷,锡建同意。我俩先横着走,小径通幽,观了扳夫石。石至天然氧吧浴场,树皆负重雪,吐着寒气。山坞仙雾凸起,沿胭脂谷升腾。我俩仿佛置身于仙界,在观景台留了几张影,就沿谷而下了。本以为走近路,早点回林场宾馆填饱肚子,没曾想,这胭脂谷溪水潺潺,于冰面下欢歌,配以冰花绽放,白绒高枝,山雀乱鸣,美不可言。锡建乐而忘返,我留恋徘徊,到宾馆已下午一点许了。

饭罢,锡建说,我俩还要上去。在天池旁,我俩下车,没随美女记者上帽子峰。此时肚子饱饱的,赏景兴趣大增。我们一路拍一路摄,景比原先通透了,锡建乐不可支,把些美景尽收镜头。这次我俩没走胭脂谷,沿盘山公路下,路程远了几倍,美景收获颇多,囊中鼓鼓的。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从雪峰山国家森林公园下山,一路很顺畅,晚上七点半回到了黔城。

意识丧失双眼往上翻怎么办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权威?哈尔滨儿童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