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早安 南国之春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精华作品
无破坏:无 阅读:1837发表时间:2015-03-19 10:26:20 摘要:在一个无冬的南国小镇,有那么些人总是带着春天的气息静静的温暖着你。南国的春天永远都是这样,于是我终于明白小城春天的早晨因何如此安静,终于理解因何人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和这样的生活节奏,终于明白小城春天的早晨,因为有那个圆圆胖胖的抡着芭蕉叶扫大街的胖妞而变得不再冷清。 我居住的小城四季常绿,鲜花常开。   即使在冬月里新城区街道两旁依旧是满目参差的青翠;还有艳红浅粉勒海棠、金橙亮眼的炮仗花在风中摇曳,更有宽阔厚重的蕉叶下果实缀满枝的芭蕉以及碧绿清润的木瓜。   所以,似乎这里的人们对于春的气息与色彩早已变得迟钝,于小城的居民而言无非是衣裳厚薄的更替。   有时不由得在想,对于眼前环境的优劣是否皆因习惯而变得麻木?没有心灵的感知会不会是可怕的一件事?我因此而更加怀念故乡四季分明的氣候,故鄉花开时节,春风过处,一抹鹅黄在柳梢上飘渺隐逸,迎春花黄艳艳粉扑扑的在春风中欢喜着每个行人的心,笑容因兴奋而绽放在人们的脸上,弥漫在整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灰白两色的冬天因春风春雨的到来而被装饰的姹紫嫣红,整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传递着同一个信息:春暖花开了。   而今,我在南国这个不温不火的小镇寂静的清晨里与我的狗儿散步。洒水车唱着梁祝,从高架桥下面“滴滴嘟嘟”地开了过来,车身两侧的排水管好似顽童手中的水枪,喷出弧形水柱,把干燥的地面洒的湿漉漉的,好似刚刚下过一场不小的春雨,人行道上的落叶瞬间被水柱的冲击波带着浑身的泥土和水色翻滚了很远。慌忙中,我使出浑身力气拼命拉拽爱犬躲到了大树的后面,扑面而来的土腥味里夹杂着花草的清香和尾气的味道。   “你就不能照顾一下走路的人?”一个粗声大嗓门从我身后传来,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循声看去,是胖妞,只有她才会有这样的嗓门。   胖妞是扫大街的清洁工。胖妞不是她的名字,是我对她的昵称。胖妞浑身上下都是圆的,还喜欢穿黑色紧身衣和形体裤,她说这样比较显瘦,圆嘟嘟的脸,圆嘟嘟的胳膊,圆嘟嘟的腰肢,圆嘟嘟的腿,包括穿着鞋的脚面挤出来的肉都是圆嘟嘟的,红底儿带荧光黄条的清洁工的马甲,穿在她的身上,犹如一个瑜伽健身球上面盖了两块质地很差的塑料布,看上去有三分傻气、三分土气和三分滑稽,还剩下的一分是女人气。   其实,胖妞的五官如果鼻梁不那么塌的话,应该是长的挺好看,双眼皮大眼睛,虽然左眼皮上有一个黄豆大的褐色猴子,猴子上有一根灰色的毛,不影响眼睛的美观,眉毛像一把美工刷浓密而不规则,肥厚而有点干裂的嘴唇显得胖妞厚道老实,常年在阳光下暴晒皮肤略微有些黑,未开口说话就先笑,雪白的牙齿就像镶嵌在椰壳上的扇贝,整齐精致。   那是前年夏天,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从深圳搬迁到这个小城。   夏日的早晨天空亮的很早,瓦蓝的天空里月亮静静地挂着,路灯已熄灭,小区西面的购物广场上除了几个跳广场舞的大妈外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我很喜欢如此寂静的早晨,这样可以与爱犬散步到远点的地方。这里的环境远远不能与深圳相比,也无法与新城区镇政府的广场周边环境相比,芙蓉大道,名字很美但是整条道路从头走到尾看不到一株芙蓉,并且沿街很少能看到垃圾箱,也看不到灌木丛,马路两边除了裸露的红土就是被水泥硬化了的地表。如此我和爱犬只能选择在无人的清晨,车辆稀少的时候散步。而我每天从梦中醒来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随遇而安。   每当清晨微曦时分我已经和爱犬走在冷清的街道。与我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男一女穿着红黄相间马甲的两个清洁工。中年男人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去花园街附近,而负责芙蓉大道卫生的就是胖妞。   穿过十字路口,远远的看见一个清洁工低着头哗啦哗啦的在飞灰扬土,她头戴一只斗笠,斗笠的一圈有黑色的纱帘,宽厚敦实的背影看上去像一个男人,天生有点洁癖的我双眉微蹙,希望能快点躲过她大扫把扬起的灰尘。距离她不到三米远了,正当我准备拉着爱犬快步从她身边穿行时,她仿佛后背长了眼睛,停住了手中的扫把,然后缓慢的扭过身体,通红通红的脸上都是汗水,像黑色玻璃球一样的眼睛带着惧怕直愣愣地盯着我的爱犬,两只脚下意识的朝后倒退了两步,我知道我又要立刻做出反应了,“别怕,它不咬你,”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为了缓解对方紧张恐惧的心理说一些安心的宽慰的话,嘱咐对方不要怕,轻易不会主动攻击人的。   胖妞还是没敢接近我和爱犬,不过脸上的肌肉看上去没那么僵硬了,而且还有了一丝笑意,好奇的问我给狗狗吃什么长了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葩的问话,自从我养了爱犬,这七年来在每当我和爱犬散步的时候遇到好奇的问题不过四种,“啊,你的狗很能吃吧?”“是不是每天都要洗澡啊?”“是不是很贵啊?”“你的狗卖不卖啊?”开始我每次都会得意而自豪地给对方解释作答,时间久患了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了怎的就心生厌倦懒于回答了,所以我只是笑笑。   胖妞的问题让我感觉她好像一个小孩子,于是乎我像一个讲解员一样,耐心详细地告诉她,大白熊属于巨型犬,天生的力气和个头都很大,而不是因为吃了什么才长成这么大的。从她的嘴里发出一声惊叹,原来这样子啊,它好漂亮啊,雪白雪白的毛毛,它很贵吧,很能吃吧?得,同样的问题出现了。   我告诉她说是朋友送的,养它时候才一个多月大呢,每天要吃牛奶、鸡蛋,奶酪和骨头,并且还有牛肉配着狗粮,胖妞两眼发出羡慕的光亮,两片厚厚的嘴唇里发出啧啧声:比我家孩子吃的都好!比人都吃的好!这个狗狗跟着你好幸福啊。听到胖妞如此说,如果换作是别人,我会有一份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可不知何故,面对胖妞的这句话却让我的心有点揪扯难受。那以后,每次遇到胖妞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愧疚。   再后来,我奇怪为什么整条街只有胖妞一个人在打扫,别人呢?胖妞告诉我,做清洁工工资太低没人愿意做,一个月一千三百块钱租房子,吃饭都不够,还不如在工厂挣得多,所以谁也不愿意干这份工作。   我问,工厂一个月多少钱?我对工厂没有任何概念。工厂两个字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距我非常遥远极其陌生的世界。   三千多呢,最多的时候还能拿到四千块呢,胖妞沙哑的声音里充满羡慕、向往。   那你为什么不去工厂上班而天天扫大街呢?我不理解胖妞怎么会心甘情愿一年四季抡着扫癫痫病的症状与预防把在尾气与灰尘中往来穿梭。旧城区的绿化很差,沿街路牙边出了暴露的树根稀松的红土边上都是随地丢弃的垃圾袋、废纸屑,以及半夜下班的工人随手扔下的快餐盒。   她低头看看手中巨大的扫把,我也想去啊,最主要的是孩子上学中午要回来吃饭,我在工厂做的话就没时间给孩子做饭,孩子就要吃快餐。快餐很贵,两元钱一盒还不干净。   后来,我在其他人那里了解到三千块钱的工资是一个什么概念,那是要拼命加班的,一天差不多要十一个小时,干活期间不让说话不让喝水,上厕所要计时,超过时间每分钟要扣十块钱,如果便秘的话可就倒霉了。更大的代价是有些工厂有害气体的气污染对身体造成终身损害是无法用钱来估量的。   可胖妞说,那也比扫大街强啊,至少有钱可以供孩子上好点的学校,上大学出来找个好工作就再也不用和我一样了,而且还可以租好点的房子住。即使有一天得病死了,国家给点补偿金,也能多少给孩子留点钱。   孩子的爸爸呢?在外地打工。他说我照看好孩子就好了。所以我只能扫大街多少贴补一些家用还能照料孩子,说完眼中流出满足的幸福。   而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遇到胖妞总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忽然间感觉与胖妞来说,我的爱犬的生活简直就是腐败透顶。我的心灵世界在那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有些迟疑,路边稀疏的树上为数不多的小鸟在枝叶间跳跃。厚实凝重的老叶子上蓬发出色调明快的新绿,也许只有站在这些耀眼透明的嫩叶下才能读到春天的语言。   春晨的我依旧有爱犬相伴而行,只是不见了胖妞的身影,代替她的是一位短发略瘦的大妈,   “遛狗啊,”她停住手中和胖武汉小孩癫痫是什么症状妞一样的大扫把   “是的,你好,真早,”心里感激这位大妈停下来扫把的那一刻。   “怎么不见胖妞?”我带着疑惑问。   “她老公在外打工的时候公车上抓贼被砍成重伤不能挣钱回来了,看病需要很多钱,她去工厂上班了。”短发大妈轻轻叹气。   哦,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我牵着爱犬继续朝前走,身后传来那位大妈的一句话:是胖妞告诉我说,你遛狗的时候不要扫地,会把狗狗白色的毛毛落上灰尘的,呵呵。我的泪忽然就这样落了下来。   南国的春天永远都是这样,于是我终于明白小城春天的早晨因何如此安静,终于理解因何人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和这样的生活节奏,终于明白小城春天的早晨,因为有那个圆圆胖胖的抡着芭蕉叶扫大街的胖妞而变得不再冷清。   早安,南国的春天。 共 32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