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雾锁天门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从韶山到芙蓉镇,再从墨戎苗寨到凤凰古城,一路天高云淡,风和日丽,旅行遇到好天气,心情感到格外的爽朗。没想到入住张家界后,老天就忽然变了脸,淅沥的小雨伴随我们而来。想起10多年前出差路过张家界去拜访天门山,因风雨交加而止步于景区大门之外,不免担心这次也会重蹈覆辙。   大清早就听到窗外雨声沙沙响,跟团的行程不好随意改变,按原计划到了天门山索道站,这时雨似乎发飚了,铺天盖地,倾泻而下。看着广场上金庸先生题字的“天门仙山”石碑,心存忧虑,天公不作美,等会儿还能踏遍仙山、见到天门吗?   天门山古称嵩梁山,又名云梦山,相传三国吴永安六年(263年),嵩梁山千米高绝之处峭壁忽然洞开,玄朗如门,吴帝孙休视天门洞开为吉兆,改山名为天门山。天门山主峰高1518.6米,拔地擎天,陡峭险峻,为张家界海拔最高的山体,亦有“湘西第一神山”“武陵之魂”之称。如今的大山天堑变通途,架设了张家界城区与天门山的索道,看天门已不再需要爬山越岭了。索道长7454米,高差1279米,运行速度每秒6米,单向运量每小时达1200人,是世界上最长的观光索道。   排着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长队,在索道站捱了一个多小时,才迈进了轿厢,这时雨总算停歇了。轿厢越过城市上空,向茫茫的大山爬高,窗外摇曳着一片翠色。没过多时,随着高度不断地上升,视线越来越差,团团浓雾围绕着轿厢,窗外的景色逐渐消失殆尽,轿厢内亦黯然无光,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同伴,只听到缆车运行的噪音,傻楞楞地呆坐着,心中不免有点忐忑,直至安然到达终点。   山上没有下雨,但水滴飞洒,雾气缭绕,遮天蔽山,十步之外,景物茫然不清,跟着团队在蜿蜒湿滑的栈道上踏雾而行,仿佛奔走在昏暗的夜色里。听导游介绍我们走的是觅仙奇境景区的鬼谷栈道,这条栈道悬于鬼谷洞上侧的峭壁沿线,全长1600米,平均海拔约1400米,可俯瞰群山,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然而在密浓云雾的屏蔽下,哪里还能见到峰林幽谷?   路过珙桐园,这里有100多株罕见的珙桐树。珙桐为落叶乔木,花形似展翅欲飞的白色鸽子,又称“中国鸽子花”,是1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留下的孑遗植物,有“植物大熊猫”的美誉,天门山此等珍稀的珙桐群落极为罕见,我虽然只看到树而没有见到花,也算是眼缘不错,开了眼界,增了见识。   接着来到盘龙崖玻璃栈道,这条绝壁凌空的栈道颇有名气,曾经名列中国八大恐怖悬空栈道,全长近100米,宽1.6米,全部采用透明玻璃制成,许多行人留下观感:惊险、刺激、恐怖。在网络小视频上,我看过一些游客在盘龙崖玻璃栈道上战战兢兢、躬腰爬行、嚎啕大哭的狼狈情景,虽然我也有些恐高,但还是决定上栈道试一试。穿上5元钱租借的鞋套,斗胆迈上这也许会使我腿软并恐怖的栈道,让人发笑的是,只见玻璃栈道底下乳白色的浓雾在缓缓流动,哪能见到万仞深渊。踱步之上,心不惊,胆不怯,如履平地,全然没有身临绝壁峭崖、凌空而行的感觉。第一次走玻璃栈道,这感受有点太平淡无奇了!   穿过盘龙崖玻璃栈道便是鲲鹏顶,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曾在这里成功挑战全球首次翼装飞行穿击移动靶标。他从鲲鹏顶悬崖绝顶纵身一跃,以将近200公里的时速,向下俯冲后贴着岩壁急速飞行,紧接着一个S形大转弯,飞向盘山公路上一辆行驶的汽车,穿过汽车顶部直径50公分的移动靶标,这翼装飞行史上的登峰造极之作,让鲲鹏顶也沾了光,扬了名。原本在鲲鹏顶还可以观览有99个弯的通天大道,苦于云雾所掩遮,也就没有什么景观可观了。   雨,时下时歇,山上湿度很大,云涌雾绕,久久不散,一路唯见栈道,不见峰峦,山中风光都隐退在雾幕之后,无缘观赏其美妙,一些游客没了游兴,便懒得去后续的景点了,经计议后大伙决定直接去天门洞。   我原以为去天门洞需徒步而行,没想到天门山2013年就建有穿山电动扶梯。穿山扶梯全程都在山体隧道中运行,分为上、下两段,一段是从山顶到达天门洞,另一段则从天门洞到天门广场,运行总长度897米,总跨度为692米,高差340米,拥有单向3600人/小时的输送能力,是世界上施工难度最大、提升高度最高、梯级总长度最长的电动扶梯。隧道穹顶亮着一圈圈照明灯,亮丽堂皇,银光闪亮的扶梯一上一下相向而行,伫立扶梯缓缓穿行在隧道中,过了一节扶梯,紧接又是一节扶梯,大约过了七个扶梯,才到了前往天门洞的出口。   天门洞在天门山1264米高的绝壁之上,门洞高131.5米,宽57米,纵深60米,拔地依天,南北对穿,宛若一道通天的门户,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然穿山溶洞。天门洞我第一次听说是在1999年,那年央视直播美、俄等六国特技飞行大师驾机穿越天门洞,场景险象丛生,惊心动魄,那精准的飞行技艺,把人看得目瞪口呆,至今仍记忆犹新。   沿着一条横卧在悬崖峭壁上的栈道,不知不觉地走进天门洞,自己却全然不知身在洞中,灌满雾气、氤氲蒸腾的洞内,只隐约见到两旁低处的岩壁,仰头是雾,前看后望全是雾,看不到洞门,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洞。我景慕已久的天门洞,被包裹在重重迷雾之中,天界的玄奇与美妙荡然无存。不见传说中所描绘的:七彩霞光穿洞而出,紫气冲天,环绕峰岚,犹如佛光普照大地,吉祥降临人间。因而也失去了明代岳州知府李镜天门山吟咏中“小山历尽到高峰,万仞天门咫尺通。仰望蓬莱红日下,远瞻庐阜白云中。苍崖突兀松杉古,曲经迢遥马迹空。欲造最高峰上立,飞腾须是仗天风”的美妙意境。   离开天门洞,我们再去乘穿山扶梯一直到天门广场。广场矗立着介绍天门山的石碑,上书元代大学士张兑“天门洞开云气通,江东峨嵋皆下风”的诗句,好有气派。但更有气派的是:广场还有上天梯入口处,高高的照壁上嵌有金光闪闪的铜字,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题写的“上天梯”三字及清代俞良模“莫谓山高空仰止,此中真有上天梯”的诗句。   有了上天梯,还有天门洞,上天原来也容易。我们也要上去瞧个明白,便绕着照壁上去,原来壁后有999级阶梯,直达天门洞。整个上天梯又长又陡,笼罩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如此仙气弥漫,令人欲醉欲痴。我们拾级而上,到了“天国圣境”石碑旁止步,品尝了上天梯的曼妙后返回。   随后我们坐环保交通车从通天大道下山,告别“离天三尺三”的天门山。通天大道盘山而行,号称“天下第一公路奇观”,全长11公里,有99个弯,穿行于山谷绝壁,蜿蜒曲折,层层叠起,似玉蛇盘缠,弯弯紧连,然而我却最惧怕弯弯的山道,几个急转弯就会引发晕车,哪里还有心思去观看道路两旁的秀丽景色,晕得昏昏沉沉之时,车子已经到达武陵源广场。这会儿,太阳悄悄露脸了,遥望大山,依然雾气腾腾。   天门山之行,与云雾相伴,虽然穿过天门洞,还是未能见到天门模样。不识天门真面目,有幸身处此山中。我只能以此自我安慰!   沈阳癫痫病可以治愈吗?武汉癫痫病哪个医院更好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在哪治武汉的哪家医院医治癫痫作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