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东北】泰山行(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中学时学过杨朔的《泰山极顶》和李建吾的《雨中登泰山》,中年时看过金庸的武侠小说对泰山的神奇描写,所以,登泰山是我多年的愿望。如今年近花甲,再不去登泰山,恐怕再没有机会了。借秋之韵文学社在青岛举办会议的机会,我和五位诗友结伴爬泰山。

到山东不能不去曲阜。10月7日,我们游览了三孔。晚上又去看了大型实景演出《中华泰山·封禅大典》。稍事休息后,于凌晨2点从中天门开始登泰山。

泰山之雄伟,尽在十八盘,泰山之壮美,尽在攀登中。

从松山谷底至南天门的一段山路叫“十八盘”,共计1633级,不足一公里,垂直高度却有400余米。

我们开始攀登十八盘了。山路没有路灯。往前看去,黑黢黢的一片。不知道山有多陡,路有多长,只能借助手电筒光线照路。头顶上是勺状的北斗星,羸弱的星光照出两侧山峰的轮廓。因为黄金周刚过,登山的人不多,沿路,三三两两的游人不时的停下来休息。

我们这一行六人,年龄最大的63岁,其余几位也都奔六了。湖北的盛教授在20年前出过车祸,脑部胸部腿部多处受伤,动过大手术,被评定为残疾。因为身体原因,他辞去了某大学校长职务。多年来, 除了近距离的参加户外活动,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还有娟子,从检察官的岗位退休后,一直在家里带外孙,多年来没出过远门。白天我们去三孔,已经耗费了许多体力。接着又马不停蹄的连夜登山,这对于我们年近六旬的人,无论在体力上意志上都是个严峻考验。沈阳的黄先生和贵红老弟,他们平日坚持锻炼,踢毽跳绳,身体很棒,一路上全靠他俩扶弱载重。我们相互照顾相互鼓励,如果不是结伴登山,打死我也爬不上去。

万籁俱寂,周围只听得见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总以为爬完这个台阶就到了,结果爬完一个又一个,没完没了,不知道路还有多远,只知道爬爬爬,机械性的重复着动作。嗓子冒烟,眼睛冒金花,腿发软,汗水湿透了衣服。多亏在山下买的拐杖了,成了我们的第三条腿,借了不少力。

同路的女孩腿抽筋了,让恋人架着往上爬,有的年轻小伙坐在台阶上大口喘气。看看手表,已经凌晨4点了,离南天门还有一段距离。不能歇,如果在6点之前赶不到玉皇顶,就看不到日出,那才叫前功尽弃哪。补给点精神食粮吧。 我打开了随身听,一曲欢快的“小苹果”划破了寂静。也别说,这着真灵。就像打了鸡血,个个来了精神,我们踩着节拍扭动着腰肢向上爬去。很多年轻人受到感染,跟着我们一起边舞动边攀登。可以说,在我们精疲力竭的时候,是“小苹果”给我们注入了兴奋剂,在感谢筷子兄弟的同时,更折服于音乐的神奇力量。

终于看到前面的灯光了,以为是南天门。当我们气喘吁吁的赶到时,大失所望,原来是路边的小卖部。经不起店主的忽悠,不少人租了军大衣。我可不想再增加负担,宁可到山顶挨冻。坐下休息片刻,我们像姗姗学步的孩子又踉跄前行。大约登攀一个小时,终于到达南天门。一屁股坐在台阶止,任凭呼啸的山风扑面而来,回望那笼罩在夜色中的天梯,那份激动与自豪油然而生,我征服的不是自然,而是我自己。

南天门是泰山十八盘的终点,海拔1460 米,门侧有楹联曰:“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万级俯临千嶂奇观。此处双峰夹峙,仿佛天门自开。由下仰视犹如天上宫阙。因为要赶在六点之前看日出, 不敢在此多停留,就一路小跑赶往玉皇顶,走天街,过碧霞祠,直达顶峰玉皇顶。

登上玉皇顶,如释负重。玉皇顶上每一块石头上都站满了人。找到一处立足之地,等待日出。

站在山顶,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空。随着繁星隐没,天空的颜色先是灰蒙蒙的,继而由灰变黄、变红、变紫,犹如舞台上的幕布,一层层拉开,渐渐地拉开一条缝隙。一会儿,缝隙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宽,越来越亮。忽然一轮金黄色的弦月钻出幕帘,然后慢慢变成扁圆形,宛如一盏巨大的宫灯,悬挂在舞台上方。很快一个大火球跳了出来,顿时喷射出万道霞光……

这一瞬间,人群欢呼雀跃,争相拍照,留下这动人心弦的一刻。当我张开双臂拥抱太阳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归属感油然而生。太阳,我终于追上你了,一夜的奔波劳累、饥饿、寒冷值了。

我终于登上泰山。不身临其境,不会感悟到泰山魅力之所在;泰山景色之钟灵毓秀:泰山文化之博大精深。我终于明白古今中外、帝王将相、文人骚客之所以对泰山趋之若骛的原因了。当我触摸到泰山极顶上的“五岳独尊”“擎天挽日”的巨幅石刻时,当我体验这险峻巍峨的大山就在我的脚下时,感到自己也因泰山而倏地高大起来。难怪杜甫在《望岳》中写道: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我们随着人流来到了玉皇庙。 殿内祀玉皇大帝铜像,神龛上匾额题“柴望遗风”,说明远古帝王曾于此燔柴祭天,望祀山川诸神。殿前有“极顶石”,标志此地是泰山的最高点,极顶石西北有“古登封台”碑刻,证明这里是历代帝王登封泰山时的设坛祭天之处。我们在玉皇庙里烧香求拜,跪求平安。

从玉皇庙出来,我们在极顶石前,找一处空地,铺上餐布,开始早餐。爬了一夜的山,已经饥肠辘辘了。我们各自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凑成六个菜。盛教授启开了从山下带上来的“泰山酒”,我们每人斟满了纸杯。先把酒敬献玉皇大帝,为祈求一生平安干杯。再把酒互敬诗友,为我们一路相伴结成的深厚友谊干杯。兴致中,每人吟诗一句,凑成一首七律在当场朗诵:

披星戴月赴征程,一路松涛载笑声。拄仗相扶云海渡,欢歌载舞碧霞经。

当惊五岳独尊立,更恋六人结伴行。极顶知音同览日,举杯盟誓诉衷情。

酒足饭饱,贵红(网名稻香老农)从背包里拿出大葱,分成六份,每人一份。育新(网名艺术人生)举着葱站在石头上唱到 :要学那泰山顶上一根葱.......稻香老农把那六截葱栽到石缝里,并打油一首:沈阳一老农,今到玉皇顶,挖了六个坑,栽了六颗葱。逗得大家前仰后合。

黄先生网名叫风流倜傥,那真是名副其实。穿着红衣,横着长笛,站在一块青石上,吹起了《谁不说俺家乡好》。这优美的笛声清脆明亮,穿越白云,穿透山谷,和那从玉皇庙传来的悠扬钟声混声出天籁之音。擅长舞蹈的“艺术人生"随着笛声舞动着丝巾跳起来。蓝天白云红衣,还有绕着玉皇庙盘旋的飞鸟,构成了极顶上一道独特浪漫的风景线。

歇够了,我们原路下山。昨天,夜里爬山,什么景色也没看到,为此,在下山的路上,我们走走停停,拍照留念。

一路上,细细品味泰山的人文景观。不知不觉中好像置身于一座规模宏大的书法艺术博物馆。一千四百多处碑林石刻或潇洒飘逸、或冷峻凝重、或气势磅礴、或秀美娟秀,集真草隶篆、圣人名家之精华。读泰山石刻,如同在触摸一个古老民族的脉膊,沐浴着一种”天地同攸“的思想光辉。

走到南天门,往下一看,昨夜我们爬过的台阶竟然如此陡峭,真有点害怕。往下走时紧紧抓住两旁的铁栏杆,生怕一脚踩空。常言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时的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有登山经验的黄先生交我们走螃蟹步,这样下山轻松了许多。

一路上,遇到昨晚和我们一道爬山的游人,纷纷向我们竖起大拇指。下到升仙坊,我们在路边就餐后,黄先生又吹起了笛子,吸引了很多游人。我打开随身听,播放“小苹果”,我们六人挥舞拐杖,一起跳起来。许多游人也和我们一起跳了起来。就这样,我们边走边跳,不知不觉就到了山脚下。

从7日凌晨2点爬山,到8日下午2点下山,我们在泰山呆了12小时。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次体力透支。如果没有日出的吸引,如果没有团队的互助,如果没有坚强的毅力,是不会领略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

下山途中,娟子通过手机兴奋的向女儿炫耀战绩,“妈妈从泰山下来了,没坐缆车,都是徒步。”那端传来女儿的赞许声:妈妈,你真棒!同行的盛教授(静雅轩主)感慨地说:在我出车祸受伤后,以为自己废了,没想到还能徒步登泰山,这次出游,让我建立了信心,我还能干点事。是啊,登泰山是对人的体能的一种磨炼,也是对思想境界的一次升华。人生之路就如登泰山,再令人望而生畏的十八盘,也不过是一阶阶石梯,勇于坚持,不言放弃,我们就能到达泰山极顶,收获到成功的喜悦。用一首七律结束我的泰山之行吧。

拄杖挑灯达五更,青阶洒汗勇攀登。背囊塞进南天月,脚力抛开北斗星。

手捧红霞描赤练,怀揣旭日吻苍穹。回望云梯艰苦路,何惧人生再险峰。

乌鲁木齐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哈尔滨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甘肃医院癫痫病能治好吗癫痫患者丙戊酸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