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武夷的星光(散文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简素的早餐过后,敏智驱车送我下山。层层堆叠的武夷山脉逶迤远去,扑朔林立的千峰万壑像一群骤然受惊的野牛,撒开蹄子冲散四处,带给内心几分狂野的刺激感与紧仄的压迫感。被峰峦深度挤兑的逼仄有限的沟壑空间,一条单行的水泥路拖沓缠绕,像某个屠户随手挥弃的一条羊肠。

六七百米的高海拔刮漾的凉风呼呼,盛情敲开了我们的车窗,清冽香醇的空气和新鲜甜美的朝阳、恣意游走的白云一起涌进来,带给眼瞳、耳朵、鼻翼甚或心脏这些身体感官一种强烈的愉悦体验。

车子像一只虫虻,沿这条羊肠自上而下腾挪趿走,穿过一二十分钟的林涛竹海,路过一两个静默蹲伏的零乱村庄,水面面积2000多亩、库容4000多万立方的高店水库向我们仰起了明媚的脸。她清波流淌的温情眼瞳深处,蓝天白云、青山绿树、村庄阡陌,荡起了层层涟漪式剪影,濡湿了一副不忍归期的浅仄心事。

其实,我是被这个叫作垅岭的海拔高村的风声和水声深情唤醒的。那时约莫六时许,牛奶般的晨光纱幔般飘忽。我从未想象过,在八月仲夏之季,山风可以这样狂烈地挤进隘口,发出跌宕耳鼓的“呜呜”厉啸,像顶天立地的武夷汉子站立山巅吸一口长气拉响了一支高山长调。

同样跌宕耳鼓的还有屋舍下的那条高山溪涧,“哗啦哗啦”,夹带着比武夷的绿还要招摇、比武夷的风还要热情的充沛晶莹,整日介吟咏奔腾,无止无休。然后,我循声而往,沐风而行,在沿着溪涧浇筑的蜿蜒盘曲的水泥路上游走。被早一些生发的露水打湿的垅岭刚从一夜好梦中渐渐苏醒,尤带着朦胧睡意。

我在这七百米的海拔上,看一条路通向山顶,看一树茶生长繁衍,看一片菜地匍匐心事,看一个村庄迁变记忆,比手机计步数更快垒叠的,是武夷之晨赐予的神清气爽和赏心悦目,那种偶得自然妙韵神境的幸运感和幸福感。

我想起来,正是这样热烈的武夷山风,让一个叫“河红茶帮”的会馆那个218房间,一整夜流布着沁凉的冷气——那沁凉的冷气无孔不入,侵润着这个空间和这具身躯的每一寸角落,以至夜里还得盖一床棉被抵御山风的盛情拂问。也正是这样的汩汩水声整夜流淌,冲走了身心的疲惫和烦躁,漂洗了一个清净的瓷实睡意,还原了一个久违的纯粹梦境,哪怕蛙鸣和虫嘶也不能诗意入梦。

当然,那晚入睡前,我们是这么饕餮地享用武夷垅岭的夜色。黝黝的群山巍峨,哗哗的溪声跌宕,扑簌的晚风热烈,寂静的灯火温馨,带着蛙声虫嘶的背景音乐。

美创兄带我们像群游鱼一样,游过流质感很强的沁凉山风,游过蓝调般抒情的山夜声响,游过垂降式抵临的星光沐浴,游进那条白练般呼啸曲去的溪涧里——这应该是个很契合的情境:群山在闪烁的星空下游弋,溪涧从群山中游出,我们在溪水中游浚。

溪水是那么沁凉,浸润身骨撑不到五分钟,就必须窜上岸去稍作回暖。穿一条裤衩躺坐在琉璃般光洁的岸石上,下弦月还未升起,抵天更近的武夷星空,更加璀璨繁华,更显斑斓炫丽。

肉身和思想沐照在这样的星光里,除了贴近自然的心安踏实,更有梦境一般的轻盈感和飘逸感——让思想和心事被这样的星光洗沐、照亮,那是一种怎样的慈悲和幸福?

感谢那个午后美创兄临时起意的盛情邀约和柏枝等兄的热情相陪,让我猝不及防地闯抵武夷星夜的隐秘私野。那个叫垅岭的高山小村,那个叫河红茶帮的几栋小屋,和那片他们私有的跌宕着蛙声溪唱、摇曳着暮霭山风的纯净星空。

纵然只是一夜将肉身沐拂,把梦境照亮,哪怕相隔良久,也定会让经受过武夷星光洗礼的记忆穿透别后的时光之尘,在某个不经意的午夜梦回再一次熠熠生辉。

涧流淙洗的行程

事后我不得不扪心承认,我是被梧风洞窗外潺潺不断的涧流声给执着唤醒的(就像妻子细碎的唠叨)——虽然于下半夜枕沐着上弦月的柔光倒床酣睡,一整夜夜虫开着哼哼唧唧的演唱会没个消停,多情的山风和葳蕤的植被打情骂俏缱绻不止(这或许会让你想起仙女潭和黄歇田的故事),豪放的石蛙蹲坐在水潭深处“亢亢亢”地打着呼哨不知疲倦(我更愿意将其比作躁动的“夜蝉”)……但和积蓄数百米落差的势能、带着去诗意远方的动能的涧流声相比,那时而“哗啦啦”、时而“轰隆隆”的涧流声当然是这场夜间交响曲的主弦音,具有抓耳挠心的绝对优势。

想想也真是奇怪,就像再皎洁的月光也不会霓虹般荒芜了夜色并干扰了睡意(只会淋湿乡愁、照亮梦境),这一整晚的蛙鸣虫吟、风声水响,非但不构成入眠的嘈杂音,反而恰恰相左,带着自然的音律和节拍,犹如很多年前带着体香的母亲一整夜有节奏地拍唱哄睡——可以笃定的是,这涧流声必定是通过“冲洗”来有效凸显夜寐的正向作用——当激越的涧鸣冲走了思想的虚妄和精神的尘埃,清冷的溪流洗却了内心的烦躁和肉身的疲累,这样的睡眠,肯定像山间的夜色或植被的呼吸一样自然和妥帖——可以想象一下,在室内自然温度低于20度、窗外负氧离子超过10万个、被涧鸣洗净了耳朵、有清风拂拭去倦意、让月光照亮了梦境的一夜酣畅淋漓的饱睡,再被轰鸣的涧声热情唤醒,被招摇的绿意深度织裹,那是怎样一种神清气爽的深度惬意?

带着从大茅山巅酝酿的诗意,和经过仙女潭积蓄的情绪,这条我不知名也没问询的深谷涧流,更像奏响一曲“高山流水”的语音导航,勾引我的目光比脚步更先追寻,心跳比目光更早抵达——在雾中醒来的梧风洞清晨,呈现出慵懒迷离的牛奶色(或许也带有奶香味),一切都是时过境迁的怀旧味,带着不可救药的迷恋感。

沿溪游走的柏油路像条骤然崩断的琴弦,弯曲,起伏,绵延,有着修饰无法企及的随意性,我们则是几个颗滞留在琴弦上不愿逃逸的音符,看岚霭被云朵回收(就像山体解开了纱幔),看浓绿被树竹捧出(比湿气还要厚重),看菜地被柔风拂醒(那是一双母性的手),也看浓雾打湿了眉额和脚步,以及比涧流声还要澎湃真实的心跳。

其实我知道,但凡来过此地的人(不管是何种身份),哪怕只此一次,也应该不会否认这涧溪流于这片山川的深情滋养——除了至少可以放心直饮的水质,还包括至少90%以上的森林覆盖率,以及至少比山下低5度以上的沁凉、和至少比城市重几倍的湿度——这样的重要性,一点不亚于一部爱情大片里的出色“女一号。

然而我更想表达和突出的是,这涧溪流比滋养更加隐深也更为重要的“淙洗”意义——除了将群山洗绿、将密林洗静、将天气洗凉,她对足底汗渍的濯洗、对躯身倦意的淙洗、对耳廓嘈杂的清洗,以及对所有夜间情节(或许还有秘密)的冲洗,都让我没来由感动并心生谢意——那种感觉,就像被黑暗洗过的苍穹,一枚月亮砸进夜空,溅起满天的星浪那般,让独自仰望的我顿时情绪泛滥。

或许比我更悟得通透的是妻子小胡(我越来越愿意带上她与小儿跳跳一块出行,就像一个小家庭的“小”字不可分开的三枚简单笔划),她说每一次与好山好水的亲近、与好朋好友的靠近、与好文好字的抵近,都有着修行与收获的积极意义和现实可能——带给她这份触动的,是傅兄的妻子,一个已然退休却如秋菊般向阳而开、精神和心态明显小于实际年龄的贞姐,“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将自己随意应付、将生活潦草对付”更像是她传授给小胡的内功心诀,有着迷惑心智的强烈传染性和生命力。

——或许,再过良久她都会记得这无意间一次在涧声跌宕背景下的人生经验对个体心智的有益濯洗,就像再过良久我都会记得这无意间一次在涧声跌宕背景下的自然造化对内心诗意的温柔拭洗,并会在偶尔的午夜梦回发出灵魂呼应的倔强回响。

陕西专门癫痫的医院癫痫病人强直性痉挛发作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