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楹联佳话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对联,雅称“楹联”,又称“对子”或“对仗诗”。是我国独有的传统文化珍宝。由于它具有喜闻乐见,雅俗共赏,形式多样的特点;并能集中体现华夏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突出反映人文与自然普遍存在的对称规律,因而其展现形式,表达方法,以及所拥有的广泛读者,是其他文学艺术表现形式所无法比拟的。所以,一有空我就喜欢欣赏一些古往今来的楹联佳对,或其中所蕴藏的人物史迹佳话,享受一下读书之趣,阅读之乐。   然而,这一千百年来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长期以来却被人们视为“雕虫小技”“笔墨游戏”,被排除在文学殿堂之外,成为泱泱五千年文明大国文学史里的“门外客”,并一直不被重视。明代徐师,就曾将中国文学体裁分为127类,就是于此极细的分类中却无对联。徐文长、郑板桥和张之洞等均为明清两代对联创作高手,可在自编诗文集时,也将对联“打入另册”,终又“扫地出门”。   其实,对联这一古老的文化艺术,不仅源远流长,且有极强的生命力。早在先秦文学作品中就有对联的雏形,《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录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305篇诗歌,其诗在结构上大都采用“重章叠句”形式,即各段字句基本相同,为“重章”;相连几个诗句结构基本相似,为“叠句”。如“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唐、宋诗词也明显延续了这种对称句式,如“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李贺·《马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水调歌头》)。至明朝,由于明太祖朱元璋的大力倡导并身体力行,对联创作又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如“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于谦·《立春日感怀》),“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钱福·《明日歌》)。尤其是清代,对联创作与研究不仅空前繁荣,高手云起,群芳斗艳;且楹联佳对和选集专著也竞相问世。祖籍福建长乐的清代联学大师梁章钜(公元1775年-1849年)于道光年间,就曾编纂中国第一部联话著作——《楹联丛话》,书中梁大师评联论对的标准是多元的,其中就提到对联最重要的标准是“工切”,“工”是楹联形式上的要求,即“对仗工整”;“切”是楹联内容上的要求,即对联的内容要与题目或题咏的对象切合并相符。如他时任广西巡抚时,题赠同窗好友,也是抗英禁烟名臣林则徐(公元1785年-1850年)的对联——“帝倚以为股肱耳目,民望之若父母神明”(《赠林则徐》)。当时,林则徐任钦差大臣兼两广总督坐镇广州查禁鸦片,梁章钜题赠此联以鼎力支持林则徐禁烟。   由此可见,对联萌芽于律诗之前;发展于律诗之后;鼎盛于诗、词、曲日渐衰落的清代。在《红楼梦》这一古典文学巨著中,曹雪芹(约公元1715年-1763年)便融入许多对联佳句,而后人看到的仅是这部小说所展现的高度思想性和艺术性,以及“小说”这一文学体裁的创作价值,却忽视了对联于此名著中所起的作用。此著第三十四回标题“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就以白话对仗形式题咏了此回内容,更有“芳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的楹联佳句!   不难看出,对联是属于一种凝缩性文学艺术品类。在众多的文学品类中,对联与格律诗有着极其相近的特征,那就是二者都以最精巧的语言和有节奏的韵律,集中反映人们的生活而抒发情感的。所以,对联与格律诗相比,其实质是相同的,只是形式上有所不同。其实一副好的对联,就是一首“诗”。它主要有四方面的特点:一是形式对称;二是内容相关;三是文字精练;四是节奏鲜明。也有人将其称为对联四美,即建筑美、对称美、语言美和节律美。如毛泽东(公元1893年-1976年)“自信人生二百,会当水击三千里。”是他写于1917年年仅二十四岁时,为鼓励时代青年摆脱奴役,奋起抗争的大气磅礴之联!   所以,对联虽无古典诗词的韵脚,平仄和格律等的严格要求,但它讲究字词的珠玑、简洁和新颖;句式的明快、工整和创新;联意的精彩、集中与深刻;以及结构的对称、有序和严谨。其文思之妙,如画龙点睛,神彩飞扬;制作之巧,又熔书法、绘画、雕刻、建筑于一炉,真可谓瑰丽典雅,妙趣天成!同时对联门类极多,分支极细,有言志联、自勉联、题赠联、喜庆联、嘲讽联、哀挽联等。其中名胜联更是一绝,不仅形式繁多,意义广泛;且感情浓烈,节奏明快。有为山河增辉的胜迹联;有自然隽永的山水联;有赏心悦目的园林联;有寓哲蕴理的寺庙联等。如现代著名诗人臧克家在李清照纪念堂题有“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去万个英雄汉;诗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枝女儿花。”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新世纪以来在中外文化交流的推动下,对联已遍及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尽管中国文学史至今仍没给对联一席之地,但它的历史地位和存在价值是不容忽视和否认的。所幸,在中小学语文教科书里,已增添了不少楹联佳句,如小学四年级勉励式对联“发愤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大学教科书特别是各地自编老年大学教科书更有楹联佳句;如今,各级楹联协会也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并勃勃生机……随着社会与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对联这一不幸的“门外客”将愈显其独特的存在价值、文学魅力和艺术光彩,在中国文学史上为其“正名”,也当该不远了。   天津癫痫医院好吗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费用高吗老年癫痫该怎么治疗?郑州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