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卖山东粗粮煎饼的女子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蛰伏了一个冬季的东西都不知不觉地复苏了起来,树叶子都绿了,草坪更是绿得耀眼,各色花儿竞相开放,桃红柳绿,小鸟翻飞,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清新而鲜活的气息……   我的生活节奏也在突然之间有了变化,忙!最近一个多月以来,我忙得团团转,似乎真的有点晕头转向、陀螺似的活着。累,疲倦,可是我不得不疲倦和劳累着,虽然前途的优劣还并不十分明朗。   我知道,为了生存,许多人和我一样忙碌着,甚至比我更辛苦。比如,街头一角那个卖山东粗粮煎饼的女子。   我看见那个女子是在偶然路过的时候,那天黄昏时分,我躲避着急速而纷乱的汽车,匆匆地从街角走过,一抬头,就发现了她的那个煎饼小摊儿。确切地说就是一个活动的、随时就能推走的小地摊儿。   很不起眼的在墙角,那个女子在她的小摊上忙活着,她忙得几乎没空抬头,摊煎饼的动作干脆、简洁而麻利。街道上的喧闹和熙熙攘攘似乎和她没有一丝儿关系。   左手舀一勺面汁“唰”地浇在面前的平底锅上,说是平底锅,其实就是一块圆形的厚铁板,下面是炭火。右手拿起一个象小耙子似的东西飞快地在面汁上划一个圆圈,就把本来是一小堆的面水儿摊成了薄薄的煎饼,又拿起一个鸡蛋,轻轻在锅边一磕,一扬手,蛋液就均匀地洒在了已经成形的薄面饼上了,再用那个小耙子顺势一扫、一刮,蛋液和薄面饼就成为了一体,颜色也从面水儿的白颜色变成诱人的、淡淡的嫩黄色。   等煎饼的边儿稍稍起了焦黄色,她再拿一个小铲儿沿着平底锅边轻轻那么一划拉,手腕微微一抖,就揭下了一整张圆圆的鸡蛋煎饼。   对折煎饼,捏一点香菜末、辣椒粉、葱丝儿、榨菜丝......均匀地洒上去,再用一把小刷子涂抹上山东大酱---这应该是这种煎饼最关键的一种调味剂---最后再给其中放上一根切成两半的火腿肠和稍稍掰碎了的油炸散子,卷成筒状,用小铲子轻轻拍扁,从中间切割成两半,美味的山东粗粮煎饼就做成了。   一张煎饼从滩面汁到装袋递给顾客,也就是短短的两分钟不到。摊煎饼的女子两只手上下翻飞,动作飞快、流畅,令人眼花缭乱,具有一种舞蹈似的节奏感和韵律美。   我在一边看的都有点发呆了……   樵!马上快要中考了,这小家伙似乎刚刚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最近特用功,我和嫣都有点惊讶的感动。嫣常常给我说真是不忍心看到樵这么辛苦,晚上居然学习到十一点多。   樵以前确实很贪玩,但像他这样有自己独立思维的孩子一旦明白了道理,根本用不着老师或家长监督,就能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因为他不糊涂,思维清晰而懂理。这一点,颇肖其父,我心里暗暗得意。   嫣偶尔会很嫉妒樵和我的关系,比如半大小伙子的樵现在根本不让嫣拥抱他了,这让以前动不动就搂抱着樵、亲吻着樵的嫣稍稍的有点难过和伤心。   而我现在却和樵还保留着从小就有的一个习惯,只要我说:樵,右脸蛋,他就会下意识的微侧起右脸,等着我轻轻用脸颊一碰、或者用下巴的胡子茬轻轻地扎一下,这是我们小就形成的习惯亲昵方式。我偶尔会恶作剧地在人多的时候故意这么来一声,樵自然就会躲开拒绝,四顾而恼火地低声说:讨厌,烦不烦啊?我每每则会开心地大笑起来。   我给樵解释说,这就是所谓的条件反射,就像是喂小狗时的某一种特别的声响,总能令小狗作出下意识的反应来。属狗的樵总会在这个时候威胁我,甚至故意用他日渐结实、强壮的身体蔑视地冲撞我。然而,等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故伎重演时,他依旧会上当,当然,我理解的这是那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亲密而可爱的当。   我只所以突然转变话题到樵这里,是因为樵竟然特别喜欢吃这个女子做的山东粗粮煎饼。   为了让樵吃到热乎乎的煎饼,我经常在樵下晚自习的时候,赶紧出去给他买回来,就像他小时候想吃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会不管什么时候都满街道给他寻找一样。   周六的中午,樵说他又想吃那种煎饼了,我说你暂时不上课了,干脆我们一起去吧,你还能看看煎饼好玩的做法。可是等我们俩赶过去,那里居然空无一人,四处都找不到那个煎饼小摊儿。   晚上九点多,在樵快放学前,我特意又找过去,那个卖煎饼的小摊果然又支起来了。与上次看到不同的是,她有了两个帮手,一个是瘦小的老头,在忙着帮她收钱,另一个似乎是她的丈夫,个头高高的一个中年男人,闷着头,不声不响地给她打着下手。   摊前的顾客很多,她依旧是忙不过来的样子,我交了三张煎饼的钱,就在旁边等着看。   这应该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小媳妇,说话带着一点山东口音,昏暗的灯光下,她的额头微微的沁出了一层薄汗,左额边还不小心蹭上了一点面粉。   她有着极好的身材,腰间系着一条淡蓝色的小围裙,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垂在脑后,随着她忙碌的动作晃来晃去的,顺滑而有弹性,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干净、清爽而勤快的女人。   也许她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为了供孩子念书和生活,他们一家才摆了这么一个夜摊儿来补贴家用。也许她白天还要再打着一份工,因为仅靠夜摊儿这点收入是远远不能支撑家用的。也许她还应该有着不错的学识和文化,只是很偶然或者是很无奈的变故而不得不这样辛苦地活着---她清秀的面容和矜持的举止让我这样猜测着,怎么看她都不像一个辛苦地活在社会下层的女子。也许,也许她还应该有着一段美丽而伤感的事……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想象,无边无际且没有任何道理。   樵,喜欢吃她做的煎饼,我喜欢看她做煎饼时舞蹈一般优美的动作,还有那种坚定、矜持、秀美的女人的眼神。   至于我那些莫名其妙而天马行空般的想象,我想还是不要再深究的好,一般来说,真相往往会破坏了想象的美感,会让那些童话般美丽而缤纷的肥皂泡消失殆尽,甚至还带着残酷的嘲弄与冷漠的绝望。   真相是残酷的,虚假的表象才是田园诗。   以后,只要樵还喜欢吃这种煎饼,我还是会去买,但是,我会不说一句话,默默地递上钱,默默地等待,默默地享受片刻劳动者的欢快,默默地拿着煎饼回家,含着笑意看着樵贝贝摇头晃脑吃得津津有味……   西安治疗癫痫病最权威医院花多少钱才能治好的癫痫病湖北哪家治癫痫湖北到哪治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