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在风恋家重生的小闺女(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小白不明原因,最近经常沉默不语,脑袋中不知想些什么,嘴角却是上扬着。烦恼忧愁也害羞地不敢接近于她,身上仿佛带着一颗非常阳光的心。

“最近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啦?”

“我多了一个家啦,家中有很多优秀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弯弯的眼睛含情地说着。

“多了一个家?”

“对呀。”

“什么样的家?”

小白眼中闪着亮光,整个人都沉醉其中。喃喃地说:“就像爸妈那个年代,在大年夜,姐姐拿着小擀面杖,滚着饺子皮;妹妹在包着饺子;哥哥在灶台下生着火,灶台上弥漫着白色的热气;弟弟拿着饺子皮在使劲裹着陷……七手八脚的,到处是热闹的嬉笑声。接着,灶台下还响着噼里啪啦的柴火声呢,大家已经迫不及待地围着桌子吃起热腾腾的饺子了。有的嫌多了,边用筷子夹着边吆喝着,还有谁再来点;有的低着头,狼吞虎咽地吃着;有的蹲着说够了够了;有的伸着筷子,淘气地夹着旁边哥哥碗里的饺子。”

“你呢?你在哪?”

“我在哪?”小白托着腮,出神地说,“我安静地坐在角落,边看大家边品尝着带着浓浓亲情的饺子。”

“那个家在哪里呢?”

小白缓过神来,冲我一笑:“在网络中,我是风恋家的小闺女。”

一次偶然的机会,小白跟蓝色宁静在网上聊着天,无心说着要是能提升写作水平就好了。小白一直有个梦想,梦想能出一本属于她自己的书,书上端正地写着:作者白音符。将这本书作为礼物,送给喜欢她的每一个人。蓝色宁静知道后,鼓励着她,并真诚地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社团,这个社团叫:风恋碧潭。

懵懂的小白,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群里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不由小窗蓝色宁静,低着头自卑地说:“这里都是高手啊,我可是只是一只菜鸟呢。”蓝色宁静坚定地说:“无论是什么样的初衷,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学习写作,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

小白就像一位外乡来的孩子,悄悄地注视着这个社团,不敢吭声。边关注,边在蓝色宁静耐心地指导下,注册了江山文学网。打开江山网页,小白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打着鼓,这里可是文学宝地啊,个个都是文人墨客。脸上露出惭愧神情,这家伙什么都写在脸上:“我的豆腐块可是平民百姓,哪敢拿出手啊,囊中羞涩啊。”在蓝色宁静的建议下,小白大胆地找到社团总编风恋,决定加入风恋编辑群。社团总编风恋一点没有架子,真诚地对小白说:“关键是喜欢编辑工作,这很重要,只有喜欢才是最好的老师。”小白脑袋直点地说:“我要学会尝试和挑战。”

来到编辑群,心里想着,要是自己也能这样,那该多好啊。一次一次地想尝试,鼠标点到编辑审稿处,手又缩了回来。反复地思考着,小白能行吗?如果将老师的文章理解不透,编者按写得不到位,那多不好啊。当时她心情就像满树的白鹭,不知什么缘由,一起飞了起来,在她头顶盘旋,随即向一个方向飞去,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小白看着社团总编风恋在群里乐呵着,心里那种惭愧啊,毕竟,毕竟当着他的面,大声许诺过的。

卫斯理就像兄长一样,是改变小白胆怯的一位好老师。2015年12月18日晚上7点,卫斯理在编辑群发言:“编辑最多的是风恋老师,61篇占文章总数41%。第二名(恕不说名字了)编辑17篇占11%。至于其他的编辑,我就不一 一说编辑量了。我还发现挂编辑名但从未编辑文章的人,以及没挂编辑名却编辑文章的人比如章社友 。”当时小白害羞的一塌糊涂,挂编辑名从未编辑文章的人就是小白。由于惭愧,小白轻轻地敲开社长碧潭飘雪的门,像位被训的孩子,低着脑袋红着脸小声地说:“白音符退出编辑群,我的确没有编辑过文章。卫老师说得对。如果我不在编辑群,空了去编辑还好点。”社长碧潭飘雪安慰她说:“没事啊,有时间学着编辑就好啊。”小白像位看见曙光的向日葵,抬起了头,用满眼晶莹看着社长碧潭飘雪,小声地说:“挺难为情的,我水平又差,刚起步,才疏学浅,感觉挺那啥的。”社长碧潭飘雪像位亲姐姐一样,鼓励着说:“没事啊,都是学习啊,不要不自信。只要跨出第一步就好了。”告诉她后台有篇蓝色宁静的随笔。小白踊跃起来:“我来。”社长碧潭飘雪可亲地说:“喊我姐姐吧。”

来到后台,什么都是新鲜的。小白开始专注地品读文章,非常清醒地记得那篇文章题目是《 简述电影——可爱的你》, 好久没有那么认真地看过一篇文章了,当时的小白就像一位睁大眼睛,一字不差背诵诗歌的学生,一遍看过再看一遍,就怕哪里遗漏了。要写编者按呢,怎么写呢?又是一个难关躺在她的面前。她鼓足勇气敲开蓝色宁静的门:“你后台的随笔我编辑啦!”蓝色宁静大气地说:“随便怎么编,没事的。”小白像吃了定心果一样,按照自己的意愿编写完毕。

编好后,认真审阅了一遍,点击发表,一点没有动静。带着疑惑的她,急切地咨询社团总编风恋,火急火燎地说:“快,我点击发表了,怎么还是没有动静呢?”社团总编风恋像位大哥哥一样,有条不紊地说:“看到确定了吗?”小白吃惊地说:“就是下面的确定?”社团总编风恋微笑地说:“嗯,就是它,点击完就好了。”小白轻轻一点,好了。开心地笑着,心在跳舞,嘴里念叨着:“好了,哈哈,好了!终于好了!”社团总编风恋也开心地说:“第一次编辑,有没有初恋的感觉?”小白笑着说:“谈了场恋爱下来了。”当我把编辑完的文章连同“编者按”和链接发到群里后,社长飘雪姐姐看了很高兴,带着赞美和鼓励地说:“这编者按不写得挺好吗?妹妹自信、大胆点,慢慢就会更好了。”在社团总编风恋和社长飘雪姐姐的鼓励下,小白像位壮胆的孩子,挺起了腰板,不怕不怕了,虽然她编辑的水平非常一般。

小白在社团还没有投过稿,回头又向社团总编风恋求助。小白平日里写文写不长,江山要求3000字,她哪能做到啊,这不又开始猴急起来。社团总编风恋笑呵呵地说:“文章写不长可以三篇一块投稿,这样就可以啦。论坛字数少,只要500字以上就可以了。慢慢来,一切不用着急。文学就是磨练心智,等你自己感觉和文字交谈的时候,内心会很充实。能在寂寞中悄悄地把心交给文字,那时候你会感觉,生活是这般美好。”社团总编风恋就像一位哥哥一样细心教诲着,小白心想着,一直嚷嚷着想要一个哥哥,这不,自己的念想实现了。屏幕前的不就是一位吗?等社团总编风恋讲完,她主动提出称呼社团总编风恋为哥哥,社团总编风恋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小白乐开了花。

从那以后,小白着了魔,一有空余时间,就会打开风恋碧潭的大门,进去瞅瞅,快乐地留下自己的脚印。非常乐意来到后台,编辑一些散文随笔,写下水平一般的编者按。开心快乐地在文友交流群里,不知天高地厚的谈笑风生。看着她活跃在网络中,慢慢地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开心。

其实,做任何事情,就是“破胆”难,即“第一次”的勇气,只要克服了自卑和惧怕的心理,有了“第一次”的尝试,自卑自会消除,自信油然而生,享受的是“成功”的喜悦。借用毕淑敏老师的话说:人就像找到了地基,得到了重生。

秦皇岛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上海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淮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