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来去花莲,烟雨中(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一样的来去匆匆,两度的烟雨蒙蒙,无论是在仲春三月或七月季夏,台湾东部花莲,那绵延横亘的中央山脉,那翠绿山头的缥缈云雾,却总是如此地紧扣着我那曾经驿动的心……

今年三月,为了要参与一位慈济大学硕士研究生的论文计划口试,我在天气多变的仲春时分,临时去了一趟花莲。如今,事隔四个月之后,我又再度来到这个地方,同样参与了研究生的论文口试,并且因缘际会地停留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来去花莲,行脚匆匆,但是那翠峰烟雨,那缥缈岚影,却总是串起了片片温馨的情怀,就像游子返家一般,蒙蒙润渍心头,点滴令人陶醉。

花莲,背山面海,东朝浩瀚的太平洋,原本是一块中央山脉的冲积扇,也是台湾东部唯一的国际港口城市。首度来到这里,是在1972年师专时代的毕业旅行,在过境花莲的两天行程之中,走过苏花公路惊险的清水断崖,游览中部横贯公路太鲁阁到天祥路段的峡谷风光,并且到鲤鱼潭平静如镜的湖心摇橹泛舟。那时候,丛山、峻岭、溪流、湖水,交迭建构出了我对花莲这个地方的最初记忆印象。

走过了四十载的岁月时光,记忆中的花莲丛山峻岭,似乎变化不大。中央山脉依旧挺拔高耸,陡峭山坡仍然步步惊魂,虽然因为时空的变易,让原本以炸药和手工雕琢出来的道路更加宽阔,也为了安全理由让隧道变得更多更大,但是我对于大自然那份崇敬之心,却依然前后如一、毫无改变。眺望着远方云雾缥缈中的翠绿群山,思索着近处峭壁深谷下的天地幻化,重峦迭嶂,峰峰相连,真有着一番天高地迥、遗世而独立的超凡境界。

多年之前,曾经在暑假时分,带着全家到花莲,一起游览中部横贯公路的绮丽风光。一行人穿过了溪边狭窄的人工小径,抵达为了纪念因开路而殉职的国军退除役官兵,所特地建筑的“长春祠”。这座几乎是悬挂在悬崖边缘的中式祠堂,正好座落在立雾溪一个大转弯处的上方,倚山临溪,视野辽阔。由于曾经遭遇落石坍方,经过两度迁徙重建后,目前它的地理位置,已经和师专毕业旅行时所见有所不同。但是,东移之后的长春祠,整体的建筑造型和周遭庭园布局,则依然保持着当初的原始风貌。

祠堂下方,瀑布泉水自山洞中汩汩涌出,在长春祠前分流入溪,此即有名的“长春飞瀑”景致。一座古典优雅的祠堂建筑,一道奔腾倾泄的山林飞瀑,在绵绵翠绿背景的水墨渲染下,一幅宛如国画一般的山水庭园画作,便呈现在众人的眼前。万籁俱寂,心神遐飞,在立雾溪蜿蜒无尽的潺潺流水声中,似乎已经将人带离了那尘嚣的世界。飞瀑终年奔腾,不分四季,永远长春,用手掬起少许山泉流水,那冰沁清凉的感觉,立即透过指尖传遍全身,给人一种洗心涤面、超越凡尘的殊胜感受。

犹记得大约十年前,大爱电视台晚间八点文件的“大爱剧场”中,曾经上演一部《橘色黄昏》的戏剧。在第一集的开头,描写一位年轻妈妈,特地专程从遥远西部的繁华台北,翻山越岭开车前来东部的花莲,准备和小儿子一起欣赏晚霞余晖下的花莲海天景色。没想到一位长期在沙滩捡拾石头的老伯伯,却意外地告诉她,花莲只能在清晨时分,看到旭日东升的海上晨曦景色;傍晚的花莲海边,是看不到橘色黄昏下的落霞场景。因为花莲东向太平洋,是台湾最早迎接晨曦的地方,至于晚霞落日,则是发生在高耸中央山脉的西边,而那一边的遥远海洋,却正是连接台湾与大陆的台湾海峡。

家乡台南,位于台湾西部的嘉南平原,西侧濒临着台湾海峡。高耸的中央山脉南北纵贯,横亘在平原的东方,和花莲的地理位置正巧相反。这里的晨曦是从东方的中央山脉山头升起,而夕阳则由西边的台湾海峡沉落。因此,在孩童时代描绘晨曦时,太阳总是在绵延不绝的山头中出现,而且仅露出半边红红的脸,外加几条长短不一的黄色光芒线条。这种经由实际观察而来的晨曦画作,花莲地区的小朋友,理应会有所差异。

在台湾西部,我们可以站在海滨平原,观赏旭日与晚霞的风华,也能够透过知名景点概念,在阿里山的观日峰赏日出,到高雄的西子湾海边看夕阳,这种朝山暮海的晨曦落日景象,和东部花莲的视野是完全不同的。因此,追寻新年第一道曙光的人们,总会挤满东部的几处海滨沙滩;而观赏年末最后的夕阳黄昏,也会在西子湾形成满满的人潮。也正因为山海地理位置的差异,〈晚霞满渔船〉这首歌,其实应该是比较适合台湾西部海岸的。

犹记得今年的仲春时分,在那繁花锦簇的烟花三月里,一道强烈冷锋通过台湾,气温瞬即陡降十度左右,春寒料峭的场景,立即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冷锋带来丰沛的水气,在北部地区洒下了大雨,而东亚最高峰的玉山,也因之应景地白了山头。然而,在缺水甚为严重的南部高雄地区,却竟然连一滴雨也未曾落下。让人不禁埋怨,上苍有时也真的很不公平。

当时,我就在这种缺水的气象氛围下,带着一把雨伞,从艳阳当空的高雄,搭乘上午十点多的自强号列车,经由南回铁路前往花莲,体验一次台湾不同区域中的天气多样变化。而这一次在盛夏七月的花莲之旅,我却是在大雨滂沱之中,冒雨从高雄搭乘列车前来,同样经由南回铁路,也同样路过花东纵谷平原,并且把高雄清晨的大雨,带上了奔驰的列车,一同到达了久旱未雨的花莲。

因缘春夏两季,气流场景不同,仅仅四个月的时光流转,从东北季风到西南气流,虽然大地场景幻化有致,但是气象变易却是南北有别。从云层密布到阳光普照,从蓝天白云到雨湿原野,车厢外头的大地自然景致,总是在火车快速的奔驰之中,不断地频频换景。不仅让人目不暇给,也令人难以理出一个天气变化的头绪。当然,在这看似毫无章法的大地变化之中,倒也不时会出现几许令人意外的惊奇。

少了仲春三月的绿波荡漾,欠缺了六月仲夏的黄韵扑地,在这大地青黄不接的七月时分里,只有田野水镜片片,在天空多变的投影之中,刻意点妆出一幅幅未来秧禾青青的自然场景。这是大地的生动幻化,也是心灵的无尽飨宴,它似乎都永远只是轻轻描绘、淡淡铺陈,透过四季多样化彩笔的频频挥洒,让这不断流转的大自然景物,尽情地书写着不同阶段的人生风华。

抵达花莲之际,天空雾漫云低,透过对外头景物的视觉扫描,可以清楚了解大雨才刚刚来过。叶面水滴犹存,泥土湿润有加,经过了这一番大雨的洗礼之后,水泥地面积水处处,青青草地含翠欲滴。远处的中央山脉,山岚流转雾气回荡,为这原本翠绿的山林视野,凭增了无尽诗情画意的遨游空间。只可惜,我一方面缺乏水墨泼洒的天分,也拙于文笔生动写意的才华,否则将可为这缥缈山林下的人间仙境,留下几许美丽曼妙的时空见证。

在今年的仲春三月,我曾在春雨绵绵的清晨时分,从住宿一夜的宁静招待所,走入烟雨蒙蒙的校园,悠闲漫步于花莲静思堂旁的绿意草坪之中,细细体会那微渧飘落的轻盈感受。而这种雨中独行的特殊氛围,也让我不禁重温起了童年往事,那雨中奔跑的稚嫩情怀,感觉就犹如昨日一般的清晰、生动。很难想象,这将近一个甲子的人生岁月,竟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从我的指尖匆匆掠过,只留下几许片片记忆,以供日后回忆凭吊而已。

回眸眺望,凝视前方,远山含翠,山岚萦绕。在这烟雨蒙蒙之中,那高耸插云的中央山脉,那翠绿山头的缥缈云烟,就犹如国画山水泼墨一般,总是如此地紧扣着我那曾经驿动的心。而那条穿越中央山脉,在丛山峻岭中迂回盘绕的东西横贯公路,雨后的长春飞瀑,气势理应更加奔腾、壮丽。多年不见,何时再临?只可惜近年来多次前来花莲,却总是行脚匆匆,似乎只能默默站立于花莲静思堂的回廊一隅,飞越连延的翠绿群峰,依凭着几次旅游的温馨记忆,神游于那远方山峦的溪谷深处。

远山缥缈,烟雨蒙蒙,在来去花莲之中,我的心早已飞向那中央山脉东侧朦胧的山脚下,在绿意盎然的清净原野之中,仔细聆听那来自大地和风中的法鼓梵音……

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更正规武汉能治好儿童癫痫的医院在哪哈尔滨专业的癫痫病医治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