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风恋】怀念外婆(散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末世小说

在这个世间,有一个人,她对我们的爱,甚至超过了父母。那就是外婆,在我们的童年时光,外婆往往是我们无法割舍的一湾温馨。

常言道,疼外甥啥糊弄。但是每个外婆都爱自己的女儿,因为女儿,使她更爱她们的孩子。也许这种亲情是生命无法透析的一种唯美,也是母女生命延续的情感密码。

这就是外婆,我们伟大的外婆,从不索取,一味付出。每份艰辛都在她们温柔的眼里淡化。每份欣喜都在她们皱纹里升华。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受苦,她宁肯自己受苦,用一份温暖覆盖了生话中的辛酸。

当我们“哇!哇!”坠地的时候,也许第一个从医生手里接过你的那个人就是外婆,她是怀着一份复杂的心情托住女儿分娩的阵痛,她更知道女儿用生命延续的历程依然有她往昔的印痕。

当她一直在静静地看着我们,就如抚摸着小时的妈妈一样。

生命中的许多东西,往往会被时光轻意搁浅,当岁月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忘,一如这流失的沙漏,慢慢的,便让我不会记起它曾经来过;可也会有些人和事,深深地埋在我内心最隐秘的角落,隐秘到我一度忽视它的存在。比如我的外婆,她的亡逝,发生在我考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只觉得自己最亲近的人突然在生活中消失了,哭得稀里糊涂。就是现在,我也始终不能将那些零碎而又无比温馨的慈祥拼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回忆。这就是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一种忽略。于是,我觉得自己应该写些什么,不为别的,就为外婆那的慈祥,也为我自己这永远的怀念!

悄然离去的外婆,悄然得让每一个亲人都没有丝毫的准备。每个亲人的心里,都带着很深很深的遗憾。

当我赶到医院,看着奄奄一息的外婆,早已抑制不住那眼角的酸楚,一任这泪水滴落在那份慌恐之中。当我的手触摸到那双骨廋如柴的手,在一份颤抖里外婆艰难地与我说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不要恨你妈妈!”在我的感知里,我分明能够感觉到那手的温度慢慢变凉。我嚎啕大哭!我不相信这是真的,难道外婆真的走了,丢下了一个孤独的我,再没有一个温暖的手扶摸我柔软的发丝,也没有那暖暖的灯光等待着那寒夜归途的温馨。

总是假想是梦里的情形,外婆只是外出赶集,或感冒了去医院挂一次点滴,或许是像平时一样出趟远门,但这都不是,我的外婆,带着亲人的无限眷恋离开了我们。

在我的心目中,外婆就是我生命的全部,她用她特有的爱和无限的宽容包容生命中的一些罪罚,感化着年幼无知的我。阳光透过车窗玻璃,闪闪离离地迷幻着一种现实的迷茫,窗外的树木被这列车很很地甩在身后。

思绪带着心的意向强强打开我的记忆之门。我无法知道我的家庭变故,只在外婆零星的话语里拼凑了一些大概。外公去世的早,为了延续一份责任,我那流浪乞讨的父亲被外婆收留并招了上门女婿。父亲嗜酒如命,这个家多半是靠外婆支撑着,终于有一天我那伟大的父亲,在我朦胧的记忆里,只给我留下一份不清晰的背影离开了这个家。五岁那年我那美丽的母亲跟着一个说书的艺人跑了。

我那年迈的外婆含着眼泪把我抱在怀里,用她那温暖的怀抱艰难地将我扶养。当我开始有了记忆。煤油灯下那一幅幅温馨的画面揉搓着我心内的温柔。那嗡嗡的纺车声,像一首唯美的音乐,陪伴着我无数个夜晚。灯下的外婆象慈祥的天使,用她粗糙的双手为我缝补衣衫。

怎能忘记那凄美的摇篮曲,在外婆的吟唱里成了天籁之音。怎能忘记那蹒跚的脚步领着我的童年时光,在一份呵护里悄然成长。怎能忘记那夏夜星空里那一段段传说,一个个故事将我带入甜美的梦乡。

我清楚地记得六岁那年,外婆得了一场病,深夜里幼小的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外婆的身子烫人,我喊她,她也只是迷糊地回应着。我吓得大哭,也不知哪来的胆量,一向怕黑的我饱到隔壁王爷爷家叫人。幸好及时地把外婆送到了医院。我那外婆用手扶摸着我的头慈祥的说“我家小英子比小狗强多了,。

过后,我发现外婆好象有心事一样,有时自怨自地叹气,有时望着玩耍的我出神还不经意地擦拭眼睛。“外婆,您是不是不舒服?”外婆很好的,玩去吧!”外婆摸了摸我的头,我懂事的点了点头。

有一种记忆记被时光埋得很深,很深,但它又是生命里最清晰的记忆。记得那个春天,天气很好,槐花刚开始打小骨朵,小蜜蜂醉嗡嗡地来回穿梭。外婆用一种温柔的声音对我说,“英子,跟我去你表舅家玩几天,”我高兴地答应着,随着外婆走出了庄。

“外婆,这不是去表舅家的路,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敏感的我已经察觉出不对劲,王爷爷曾告诉过我,你要乖乖地听话,不然你外婆就不要你了。也曾听村里的婶婶大娘说,外婆年纪大了还经常有病,没有能力抚养我了。

果然年迈的外婆一听到我稚嫩的童声怯怯的问这句话的时候就热泪盈眶。

“外婆,你别不要我,我会帮你做饭帮你洗衣服,我以后还会好好念书长大了赚钱养你,你别不要我。”毕竟年幼,一看见外婆哭了她就知道大势已去,急着抱着外婆的大腿哭喊。

外婆泣不成声紧紧搂着她,半响坚定的点头说“外婆没有不要你,只是带你去另外一个表舅家玩几天就回去,好不好?”

我将信将疑的紧紧拽着外婆的裤子哭着抽气。

如果当时我没有马上察觉并抱着外婆说出那番话,令外婆改变主意,也许我现在根本不知道我会在哪里。

外婆后来告诉我,因为她的年纪太大了。怕撑不到我成年,所以找了一户好人家希望我能过的好好的。

我和外婆相处的十几年时光,是此生最美的时光,虽然难苦却有无限的快乐和幸福。我那小脚外婆,用她颤巍巍的身躯给我遮风挡雨。在那艰苦的日子里,外婆牵着我的手,麦收后拾麦,秋收后拾豆。在我学生时代她拾破烂换钱,她想尽一切方法让我和同龄人一样,从小学升中学一直到我考上大学。此中的辛酸谁人能知道,这份亲情它超越了任何情感。

当我把一些零碎的记忆重新拼接,那一段段岁月叠加的清晰画面,象幅彩色的Dv丝丝绕绕地映印着岁月的悠然。没有见过父母的我,特别羡慕那些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孩子,有时我会痴痴地望着他们在爸爸背上高兴地大叫,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滋味。每每这时外婆就会把我揽在怀里,唱一些歌谣引开我的注意力。一声悠悠的叹息隐匿了多少无奈。

“外婆!我以后一定赚很多很多的钱,给你买很大的房子!给你买最好吃的!最好穿的!”也带你去北京天安门。“呵呵,好,等英子长大了,外婆就享福咯!”外婆迈着缠着小脚的莲足缓慢的朝简陋的屋子走去。可是外婆却没等到享福的那一天。

其实外婆是很想女儿的,听王爷爷说我长得像妈妈,所以外婆给了我双份的爱。在她陈旧的小木匣里有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夜深人静时常听她自言自语地与妈妈说话,也不时地拭泪。也许在她心里女儿并没有错。

接到大学通知书,外婆高兴地哭了,“小英子出息了,”这不菲的学费也是一个问题。“英子,你把这房子卖了,够你上学的费用了”我说“外婆,英子长大了,您不必担心,我已申请了助学贷款。

外婆终于撑不住离开人世。临走前她不舍地拉着我的手说“外婆陪不了你了,别恨你妈,她也很可怜。

“外婆,您是我永远的牵挂,也是我最心疼的记忆,生命里您用您的一份坚强,不屈于任何困难,用你那盈弱的身躯呵护着我的一切。岁月堆积的厚重让我无法回馈。望着您的遗像,我心痛了又痛。我把您仅有的一幅画像缩放到寸像,我把它放在我心跳能感知的地方。

外婆您没走远,您在我心里最温暖的地方。

癫痫病需要终身做医治的吗哈尔滨哪里有治癫痫病更好的医院?儿童在山东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