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留香】铭记与淡忘(铭记征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女生悬疑

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我们乘坐着各自独有的船在左岸与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席慕容如是说。

人这一生,要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悲悲欢欢,离离合合中演绎着一段段的故事。往往,这曲未终,那曲又唱。终将,会成为我们生命不能负载之重。于是,淡忘该淡忘的,铭记该铭记的,让生命变得更加轻盈、美丽、动人。

只不过,在这二者的取舍中,不见得会那么近如人意。就这样吧,让我们且行且悟,人生本就是一场修行。

《汉书》记载,汉武帝曾孙刘洵,也就是那位被赵合德赵飞燕姐妹迷得七荤八素的汉成帝的爷爷。只不过这位汉宣帝刘洵可与他的宝贝孙子截然不同。刘洵刚出生就受了宫庭的巫蛊之术所害,尚在襁褓之中便成了监狱的囚徒,后被祖母的娘家收养,长期在民间生活,自然他也见识了社会最底层人民的疾苦,培养了他质朴的个性与亲民的思想。后来汉武帝下令将刘洵收养给了掖庭令张贺,因张贺原是刘洵父亲的部下,他为人又忠诚,便待刘洵如亲生儿子般,不仅供他读书,还在成年后为他迎娶了一名端庄贤惠的普通人家的女儿,名唤许平君。公元前74年,汉昭帝死后,因为他没有子嗣传承帝位,当时的大司马霍光便奏议让刘洵登基。就这样,刘洵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折,然而身为帝王的他又不得不顾忌当时权横朝野的霍光,为了笼络霍光,同年,他娶了霍光的女儿,并且一直对霍光也算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但后来,在立皇后一事上,事情变得有些匪夷所思。在当时的情形下,朝中的大臣为了巴结霍光,自然联名奏请立霍氏为后。刘洵无法公开反驳,一时无策,百般苦恼。但这个年轻的君王怎么也不能忘记许平君在他落魄的时候给予他的情深意重,不能忘记在困苦的岁月中,是那个女人与他相依相偎给了他生活的勇气与温暖。于是,他就下了一道圣旨:我在贫微之时曾有一把旧剑,我非常怀念它,众位爱卿能否为我把它找回来?

大臣们看到,几经揣测,终于明白了刘洵的用意:一把贫微时用过的旧剑都念念不忘的人,又怎么会把曾经相濡以沫的许平君弃于不顾呢?便马上转变方向,纷纷奏请立许氏为后。

或许于一个君王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可当时的情形之下,汉宣帝是冒了帝位不保的危险。我看后感动了很久。且不去追寻刘洵在历史的长空中是否留下过光辉的政绩,只此一点,他的人性就闪烁着光亮。无论身居何位,始终铭记着那个与他一起在苦难里走过的人,我敬佩他!

相反,我们历史的典藏中也有一位风靡世代的名人,那便是陈世美。其实也许陈世美追求高官富贵没有错,错的是他那颗善忘的心,忘记了朴素的本真,也忘记了一种责任,更忘记了人性是该有良知的。

一念间,人生已是迥然不同。

历史如此,现实亦如此。

【一】

母亲很普通,父亲也很普通,但她们在平凡的岁月里一直教导我们要懂得感恩。其实除了感恩,母亲还是一个懂得原谅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母亲竭力孝敬公婆,用心善待身边每一个人,最后,依然是被排斥与嘲讽。在最困苦的年月,我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穿着补丁重重的衣服,可母亲说那不算什么,生活再苦,都及不上心里的苦。

当年,为了一头驴的事,三叔和三婶将爷爷一并拉拢着和父亲吵得势不可交,父亲是那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他的不善言辞最终还是母亲出面解了围。那一吵,我们家和三叔家便形同了陌路,而三婶也更无所顾忌地开始与大妈一起算计母亲了。

母亲说:咱穷,人家看不起。可穷的是生活,不是母亲的心,就算被自己的兄弟孤立,她依然勇敢地和父亲打拼着自己的生活。

小脚的奶奶去世了,母亲仿佛也失去了在那个家里唯一一个可以庇护她、懂她的人。爷爷虽然不是一个坏人,对母亲也不能说不好,但时不时总会犯些糊涂,何况爷爷就是一个粗人。

当时爷爷和三叔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晚上总还需要一个人去做伴。三叔自然不会,当家做主的大妈也没打算让她比我大哥大一岁的儿子去,最后,母亲只能让大哥去。大哥虽然极不情愿,开始的时候哭哭闹闹,然而倔强的母亲硬是强迫着大哥适应了下来,当时,大哥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那个年龄,尿床也算正常,可每天早上爷爷晒出的尿褥子就成了三婶在满村嘲弄的笑料,让大哥稚嫩而敏感的心一度受伤,再不愿去爷爷家。最后,还是母亲好说歹说哄了去。然而,母亲心里恨三婶,也恨三叔。

大哥小的时候特别调皮,每每在村子里惹下祸都是母亲去人家家里赔礼道歉,一个村子的人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倒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看在大人的情分上一笑也就释然了。可每每这个时候母亲总能听到大妈和三婶的嘲笑,母亲不是神仙,就算她有再宽阔的心胸也无法一次次容得下亲人的这种冷漠。她委屈,她唠叨,然而也只能把这份怨气撒给父亲。

我记得,小时候母亲每每提起关于父亲家的那些事就唉声叹气,也是愤怒不已。她会提到那次大妈家请人,独独空缺了父亲,也会说在分家的时候三婶和大妈如何算计她们等等,就算母亲那次在生死线上挣扎着捡回一条命,都没有看到她们温暖的亲情扑面而来。几十年的时光里,发生过很多很多,那些纠纠葛葛很难再理清是何样的脉络,可我却深深知道母亲心里有着极大的委屈和愤恨。

为了这个,母亲和父亲就想让他们的孩子出人投地,自己已然是那个样子了,把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我们的身上,期望着有一天能站在人前让人刮目相看。如此,他们这一生也就值了,纵然年轻时候有过那么多的挫折与磨难。

所幸,我的哥哥们虽然不是什么抢眼的人物,倒生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而且事业也小有成就,为人正直。在那个不算小的村子里倒也是数得上的人了。母亲笑了,父亲也笑了。

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的色彩,没有走到终点,谁也不能断言谁的人生。曾经风光富裕的大爷家因为小儿子的入狱,再到后来自己买的公共汽车出了车祸,一连串的打击让那个人人羡慕的家已经开始衰落。再后来,大爷得了癌症命不久矣,三叔的二儿媳妇也因为生孩子难产而亡,仿佛这些年一下子发生了许多许多的意外。

相反,我们的生活却日益红火了起来,可我的母亲并没有幸灾乐祸,而是听闻之后焦急万分,夜不能寐。积极组织着我们一起去看望大爷,还嘱咐着让大哥尽力去帮助他们,在三叔家为二儿媳办丧事的时候一定要我们全部回去。大哥给母亲说三叔给他打电话了让他怎么怎么样,母亲坚定地告诉儿子能帮什么忙尽力忙,还能有谁呢?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赵”来。

一家人,还是一家人。如今回到村子里看到苍老而瘦弱的三叔,我们都会停下车子问候一下,寒喧几句,亲切之情溢于言表。毕竟身体里流淌着一样的血,我们的身上终究散发着一种相同的黄土的味道。

可,若母亲并不选择淡忘那些过往的伤害,那么,我们又将情何意堪呢?

正如那句:忍一句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又正如佛曰:放下,便自在!

【二】

今年,我们表兄弟们一起建了一个微信群,因为母亲兄弟姐妹九人,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有好几十个孩子了。

大家都很开心,虽然各自在四面八方,却因为这样可以一起说说笑笑,也可以一起回味曾经的那些糗事。我记得除夕晚上都把各自爹妈的照片晒了上去,群里顿感温暖与亲切。而最让人激动的是元霄节时表妹将姥爷与舅舅们出去看灯的照片发了上去。

群里,瞬间哗然,唏嘘与感慨一片。因为那个场景是我们一些较年长的兄弟姐妹记忆深处的一片温暖,我们,太熟悉了。

姥姥家的窑洞是我们儿时的乐园,而正月十五的“转灯场”更是我们年年必不可少的快乐。一晃,十多年了,仿佛我们忘记了,又仿佛一直不曾遗忘半点。

有的人说眼泪已经落了下来;有的说真想挤点时间再重温一下曾经的快乐;有的说那是记忆里的永恒。于是一呼百应,居然像战场上喊口号一样,大哥说:猴年的元霄节,等着我,我一定要去。其它人便热血沸腾起来,纷纷响应。表妹打趣大哥让他去的时候不能开车,还像小时候一样从山上走着去,而且还得像曾经那样扛着一个杏树枝,大哥说如果能让姥爷再用小背篓背着就更好了。

其实我不知道这个梦在明年的元霄节是不是会实现,但我足可以肯定那一刻,我们心中深藏的那份思念都被强烈地唤醒了,心一齐飞到了那个熟悉而温馨的窑洞中。

我们的心里都住着那个梦,任时光如何老去。

我想我们那般深刻眷恋着的梦,那些儿时在姥姥家嬉笑追逐的快乐或许并不单单是一种重温,那是一种亲情的凝聚,也是一种温暖的回味吧?

其实,人生是需要这样的回转,在这个日渐冷漠与物欲横流的世界中,很多情感都慢慢疏离了,各自像一个独立的群体一样独自经营着自己的世界,“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很多时候,亲人也不再亲了。

聚一聚,一起侃侃,聊聊,就这样时时提醒自己我们是一家人,是亲人。时不时将手握在一起,心也近了。

不管走多远,飞多高,记得偶尔回到曾经看一看,看看我们熟悉的人,还有熟悉的村庄,真好!走一走熟悉的乡路,不能忘记我们是农民的孩子,土地是我们的根,朴素就该是我们灵魂的本质。

生命里不管流淌过多少故事,总有一些是该深深记得的,譬如这亲情,又譬如这根的感觉。

【三】

林徽因说:记忆的梗上,谁没有三两朵披着情绪的娉婷之花?

我说:生命的路上,谁还没有几段沧海桑田的故事?

也曾爱过一个人,爱得想要地老天荒,可不过轻轻一个转身,便成了陌路。所有的风华雪月,所有的誓言随同冷漠的决绝一并住进了记忆的城,一切憧憬便戛然而止。

那座城,成了心上的疼。

日日夜夜,反反复复,终不能释怀,因为念念不忘着曾经的快乐。然而,这个世界谁又会是谁的永远,来或去不过宿命也。就像这四季的花开花落,并不会因为林黛玉的凄切切而便将一地落花再开成一树的姹紫嫣红。落了,就是落了。

席慕容不是也说: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人,请一定,一定要温柔对待他。她还说:如果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吗?

能相遇,便是缘份,缘份总是该要珍惜的。烟花从来不会因为散尽后的落寞而拒绝在天空绽放,尽管那盛大的寂寥是沉重的悲凉,可它曾经那么热情地怒放过,那一刹那间的美丽便是一生的华章了。雪花也不会因为在阳光的拥抱里会灰飞烟灭而拒绝来到人间,哪怕只是一个瞬间的相拥换来生生世世的不相见,也要将深情演绎到极至。如果,蝶因为沧海的浩大而拒绝飞翔,那么它永远会在遗憾中呢喃着自己的软弱,勇敢地飞了,哪怕有一天死在沧海之上,想必,它也是欣慰的,这一生,该是那么充溢。

曾经如何情深意重,如何你侬我侬,都过去了。也不管曾经如何执拗地争执或是过激地伤害过,也已经被生活掀过了那一页。茫茫人海,两个陌生的人能相识,再相爱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那么,就把最美好的地方记下吧,彼此感谢着最美的年华,你我曾经走进了彼此的生命。

深深铭记着,用以装点着平淡的生命,或许这样,心里的快乐会更多一些。

【四】

我和他其实不算太熟悉,只是普通的朋友,甚至那时他在我的心里并没有留下多少的印象。可前年我生病,他却跑前跑后,尽心竭力。冲了这一份真诚,我便在心里种下了一垄感动。

去北京的时候,他侧面就问了我准备去哪个医院,当时我怎么能想到他会亲自去那个医院看望呢?再到后来为了我的病拿着检查报告左一家右一家医院地咨询。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他没有任何理由去为一个普通的朋友这样。也许,那时他是不想看到我死去吧?当时我着实害怕自己生了什么不好的病。直到我后来回到山西,他依然在惦记着。

再一次北上,本来和夫打算着要把手术做了,省得日后也是一个大麻烦。可到京后又做了几次检查,好多医生意见不统一,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事,没有耐性的我便赌气回家,放弃治疗。临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以做告别,可他口气坚定地让我一定等他,不让我轻易回来。最后,他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匆匆忙忙带着我们去了另一家医院又做了检查做了咨询,这才定了下来做手术。

人和人之间,有的时候也不用那么多繁琐的东西去套牢。这一生,我想我都会记得有那么一个人用心感动过我的生命,在陌生的异乡,曾经有一个人伸出一双手温暖过我的脆弱。是的,这一生,我都会记得。

该记得的人,很多。

还有那些在我文字的路上给过帮助与支持的朋友。每一篇文章的诞生都离不开他们的鼓励与激发,他们或是给予我构思上的帮助,或是给予一些建议与肯定,就这么一路陪伴着我成长。还有,一些爱护我,包容我的姐妹,尽管这些都来自虚拟的网络,然而这却成了我生命中真实的感动。不然,不会有去年夏天我的河南之行,不远千里去看望一位网络的姐妹,也不会有山东的一位姐姐千里迢迢来看我。这个世界,只要你怀有真诚,定能收获一些美好的情谊。

我会一直记着这些人,铭记这些感动,是他们让我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也让我的生命多了温暖。

【五】

其实,用心采撷,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许多精彩的章节,都值得我们深深铭记。不管它们来自哪里,或是亲情,或是友情,亦或是与爱情有关,请相信总能在这些情分里找寻到一些美丽。

记住一份美丽,就会多一份愉悦!

然而,生命总是要力求平衡的,要记住一些,总还是要淡忘一些。那么记住美丽的,淡忘丑陋的,也淡忘掉那些让我们不能快乐的东西,何曾不是一种优雅的姿态?

再次想起席慕容的那句: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我们乘坐着各自独有的船在左岸与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于是我笑了,微微地笑了……

癫痫患者如何进行治疗呢?女性癫痫病患者可以生孩子吗手脚抽搐是癫痫发作时的症状吗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