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二十块钱的友情(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评论

五一节,本来跟在外地工作的老公说好一起过的。谁知在临近节日,我正加紧准备并沉浸在即将见到久别的老公的憧憬中时,他的单位却突然让老公去山东学习,顿时,巨大的失望使我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这时,远在省城工作的岚得知情况后,及时打电话安慰并邀我去她那儿散心。对母亲说起这些,母亲不禁感慨地说:“岚没忘本,是有情有义的人。”母亲这样说是有道理的。

我和岚是高二高三的同桌。虽谈不上形影不离,但对文学的共同爱好却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我们都喜欢看书.写作,经常在一起探讨书里面的情节和人物。我们都喜欢看《红楼梦》,更喜欢听《红楼梦》里那优美凄婉的插曲。那时候录音机还很少,我想办法从表弟处借了一台老式机子,我们利用课余时间一同用心听,听得如痴如醉,泪流满面。而且因为我们都有着与林黛玉一样多愁善感的性格,更因为她是大观园中最有才而身世最凄凉的女子,我们由此很崇拜同情并特别喜欢她。

岚生长在一个比较特殊的家庭,父亲是入赘到她家的。岚曾对我说起父亲的身世:从小走失被人收养,收养他的人家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又把他送人……等到父亲的大哥——岚的伯伯辗转找到父亲时,父亲已经成了她家的上门女婿并有了岚和哥哥。大伯虽然富有,但面对事实也无可奈何。我曾见过岚的父亲,个子不高,瘦瘦弱弱的,由于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常年在建筑工地当小工养家糊口,而家里的母亲和爷爷都是老实本分,沉默寡言的人,只有驼背的老奶奶管家,日子很是艰难。岚有兄妹三人,她是唯一的女孩。由于营养不良,岚也像她的父亲一样,瘦瘦弱弱的。而其时,由于刚刚改革开放,百废待兴,我家的运输生意却是红红火火,可以说是日进斗金,由于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曾祖父是前清秀才,爷爷是地下党,能写能算,练得一手好毛笔字,解放后一直在基层担任领导工作),所以家境比较富裕的我并不张扬,更不盛气凌人,而是常常领住校的同学回家吃饭,家人从不嫌弃,总是热情款待。这其中,岚更是我家的常客。每当她去,母亲总是极尽所能,做好吃的给她。假日,我也常常骑行十几里路去她家玩。她的祖母虽然治家严厉。却是一个极慈祥的老人。每次我跟同学去,虽然他们生计艰难,但无论多晚,老祖母必定会给我们烙一个大锅盔,做四盘菜,而不知愁滋味的我们从不客气,待老人家做好端上桌后,我们便开始大快朵颐,从不管还在旁边随时支应的岚的家人可曾吃过。至今,我的唇齿间还留有锅盔的余香,脑海中还有老祖母亲佝偻的背影。

高三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岚转学了。由于家贫,一时竟没凑足学费,而我刚好有剩余的二十块钱压岁钱,也没向父母开口多要,只是把那二十块钱全给了她,另外还有一个跟她同样要好的同学借给她十五块钱。后来,那位同学想要回自己的钱,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就假借我的名义向岚提起。当岚问我时,我有点气愤,表明我的心迹后,只对她说了一句:“你还给她好了,方便时再给我吧。”岚当时竟感动的热泪盈眶。

此后,我们便开始紧张的备战高考。几年后,岚在省城一所中学教书,而我却成了一名工人。九十年代爆发的金融危机,使我陷入了经济困顿。得知我的境况后,岚也很着急,但苦于没有什么门路和经济实力支持我,在打听到开什么店能赚钱后,邀我去省城做生意,我一无所长,又不懂经营,实在没勇气去,只好在小县城打工,整日东奔西跑,居无定所。那时候的通讯还很落后,我们便渐渐失去了联系。虽然日子很苦,我的心里一直却记挂着她,不知她是否幸福,是否还在以前的学校。只是由于境况艰难,总是没有勇气打听她的消息。

几年后,我的生活终于安静下来,我才试探着写了一封信寄给她以前的学校,顺带附上我的手机号。两天后,她打电话给我,说起这些年对我的思念,牵挂和担心,唏嘘不已。当得知现在的我家庭和睦幸福,老公体贴,孩子又有才艺又懂事,生活悠闲安定时,她深感欣慰。而她自己后来嫁给我们的同学。刚开始也是诸般的不顺:先是老公的单位不景气,接着又破产了,使她百般求人才在大学同学的帮助下找到新的工作,虽然老公有诸多的缺点,但他顾家,体贴。他们有一个女儿,几年刚满十四岁,学业优异。他们现在的生活已达到小康。那一天,我们足足聊了两个多钟头,直至手机没电。

自此,我们的友情在中断了几年后有回复如初,而且人到中年,生活安定富足,我们便在空闲时相约去旅游。她还常常邀请我去她家,每年暑假她也必定在我家住几天。在我孤独苦闷的时候,她更是为我排忧解难。特别是省城举办世园会,我和儿子在她家待了好几天。我们逛完世园又去爬山。在那几天里,跟我一样不擅厨艺的她,每天变换花样做从网上学来的菜:鱼香肉丝,水煮肉片等等,使我恍惚又回到了少年时在她家吃锅盔的时光,心里暖暖的!

平时,我们除了谈论家庭,孩子,她尤其牵挂的是她的母亲。她说母亲一辈子受穷受累,辛辛苦苦拉扯他们三兄妹,在她生活逐渐富裕,弟弟又成家后,她曾把母亲接到身边,想好好孝敬母亲,无奈老实巴交的母亲不善言谈,不善沟通。她怕母亲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会憋出病,只好又把母亲送回家里。其实,岚知道,母亲也不完全待不惯,是母亲放心不下家里:由于家贫,岚的同样老实巴交的弟弟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才在岚的资助下盖了新房,娶了媳妇,但媳妇却是智障,生活无法自理,完全靠药物控制病情。年迈的母亲既要照顾家又要照顾病人和小孩,辛苦自不必说。孝顺的岚每到假日便会回家看望母亲,帮助母亲。每每说起这些,岚总是泪眼涟涟,唏嘘感叹。她曾写过一篇文章,描述操劳一生的母亲的艰辛与不易。写到母亲那风中花白的乱发,伛偻的背,对母亲的牵挂和爱洋溢在字里行间,读来不觉使人扼腕长叹,热泪盈眶。

转眼间数年已过,我和岚的友情随着时间的沉淀,化为一枚透明的琥珀,透过时间的脉络清晰可见,我与她的美好的曾经,同学情,姐妹情早已深深地扣住我们的心。

岚,我的好朋友,这些年我们相伴而来,相信以后你我的路都会越走越宽,越走越平。因为有你,我不再孤单,因为有你,我不会彷徨。谢谢一直有你的陪伴!

武汉有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吗湖北什么医院能治好癫痫产伤是引发癫痫病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