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浓浓槐花情(散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评论

2018年5月27日,我与同伴去金龙寺森林公园,心想那里是大连市十大赏槐景区之一,今天的槐花一定是玉珠累累、满树银光的。然而,我们失望了。走到金龙寺大门附近,山上的槐树满绿葱茏,迎风摇曳,却未见一串槐花。槐花呢?哪去了?我们打问停车场保安,他告诉我们,前日里一场风雨,一夜之间将槐花扫落下地,寺院里有两棵槐树还挂着一些花,但都是蔫瓣残串了。我们想,我们是来赏槐的,也顺便采撷些槐花回去,既然没有槐花了,就不进寺院了;初心未愿,也不能白出来,索性借这个春光明媚、和风拂面的日子,开着车穿行于大连西部这片青山绿水兜兜风吧,沿途饱览一下海光山色和随处景点,不也是一件很惬意且浪漫的事情吗?

“要是你们实在想采槐花,可以往旅顺方向走。前面红绿灯往左拐一直走,走到滨海路,那里靠海近,温度低,两旁都是槐树,开花晚,那里应该还有槐花,可以采摘。”我们正要走时,那位大个子保安过来敲车窗,提供了这个令我们喜出望外的信息。我们当然要改变刚才所定的随便兜风的打算,我们决定坚守初心,锁定目标,一路前往。我们必须要欣赏到槐花,还要采集到槐花,回去我们还要大摆槐花宴呢。

我们几哥们儿是一个吃喝玩乐的小团伙。老罗是酒仙,他喝起酒来豪情奔放,白的红的啤的来者不拒,一斤白酒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喝得起劲时秃亮的头顶透射着红光,冒着青汗,越喝越能白呼,满座只听得他的话语便是了。老伍一介白面,酒量不错,但不敢放量,因为有酒仙在,不能没有自保心理,常常是老罗大呼小叫逼他喝,将他军,他才能喝上一大口,或者干了此杯。他们俩儿都是我江南老乡,乘坐同一个车皮来到东北从戎的老战友。文梓也是南方人,他是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大连工作的,在一家企业里主管进出口贸易。我转业后进到一个管理外贸的国家机关工作。于是我与文梓认识了。虽然多年前他就不干外贸了,但我们一直是好朋友。他后来自办公司,办公点有专门的厨房,可以做各种美味。逢年过节、星期礼拜、平常闲暇,我们几个常常到文梓的公司去。先是文梓酒菜招待,然后支上麻将桌,甩起扑克牌来。日子久了,次数多了,一次喝酒时,老罗举起杯子给文梓敬酒,慷慨宣布:“下次我从家里带瓶茅台过来!”从那以后,我们再去,大多是你提几瓶酒,我带点海鲜,他拎点肉禽,一桌美宴就有了。文梓厨艺好,多数是他主勺,我们打打下手。我的烹饪也不错的呦,呵呵,一般的食材我是不下厨的。他们吃过我几次糖醋家焖偏口鱼、红烧牛肉、鲜鸡炖蘑菇什么的,连渣子残汤都不剩呢。这次出游采花,是我的提议。5月里,大连不但因遍地的槐花而美丽,也因槐花而热闹,全国各地的游客和许多外国人都到大连赏槐来了,一年一度的槐花节如火如荼,色彩缤纷。我是喜欢静的,甚少去那种过于热闹纷杂的人山人海里,然而小范围的活动我还是很热衷的。于是我兴致勃勃地对他们说:“大家吃过槐花吗?槐花可做各种美味呐,什么清炒槐花、粉蒸槐花、鸡蛋煎槐花、槐花摊饼、槐花清蒸鱼、槐花丸子汤、槐花蒸饭团、槐花饺子、槐花包子等等,那个清香啊,那种淡雅啊,各位想去采槐花,咱们回来吃顿槐花宴吗?”其实我也没做过,也没吃过,只是这几天受大连赏槐会各种大型活动浓烈氛围的渲染,在网页里翻阅槐花相关知识的过程中发现——哇——槐花还能吃呀!花槐还能做成那么多的美味佳肴呀!你还别说,大家听我列出的槐花美味,顿时口水都要出来了。

今天这车当然由我来开,因为我是汽车兵出身,技术最好的。满载着大家新的希望,我驾着车往滨海路驶去。沿路的风光当然也不能白白放过,我放慢了车速,让兄弟们浏览道路两旁那阳春明媚里的水光山色,还放下了车窗玻璃,让海风吹来,大海的清新凉润与山峦的草木棼馥便如丝如流飘荡进来,使大家尽情地舒展开来,不断地贪婪地深吸着气。

滨海路到了。迎面而来的果然是一串串槐花挂满在道路的两旁,它们在海风的吹拂下摇曳着风姿,与白颜素妆的槐花不同,紫红色的美艳使她显得华丽而袅娜,在这条车俩很少的公路两旁,在这片静谧的海岸上升腾起两道灼热的火龙,燃烧着这片绿色的春天。我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宽敞地块,我们便急切地下车。这种槐花树比较矮小,登上路边的栏杆就可以够着花。登杆采摘的,树下接花的,我们立即展开了欢快的采花劳作。老罗和文梓在一起,我跟老伍在一起,我在上面采,他在树下接。想起晚上的“槐花大宴”有着落了,我们喜笑颜开,干得更加欢欣起来。我忙乎了大半天,突然老伍问了一句:“好像介绍的食用槐花都是白色槐花,这红色槐花也能吃吗?”“都是槐花,还分什么颜色吗?紫茄子青茄子不是都能吃吗?”我回驳老伍,绝对没有多想什么,也不存丝毫的担心,只是一股脑儿地采花,采了这棵树又换那棵,不停地换。老伍在树下随步转悠,漫不经心起来了,我大声喊道:“你别消极怠工呀,快点跟上!”老伍嘴里还是嘟嘟哝哝,就是担心紫红槐花不一定能吃。我急了:“你个熊玩意儿,就你命贵!”他又笑呵呵地跟上我的节奏。过了一会儿,老伍又出声了:"槐树分为三种:洋槐、国槐、紫槐。洋槐又叫刺槐,花为白色,可以食用;国槐花不可食用,可以药用;紫槐是刺槐的变种,花为紫红色,主要是美化环境,有毒不可食用,也不可入药。“"你胡扯什么?”我大声斥他。“你看,这是网上介绍的。”这回我重视起来了,赶紧下得地来,拿过老伍的手机,一看还真是这么介绍的,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又继续翻阅了其他帖子,总之说有毒不能食用的占多,说可以食用占少,拿不定到底能不能吃了。但还是听老伍的,小心为妙,不吃为好。大家也一致夸奖老伍的高度警惕和自我保护意识,虽然将采集的半口袋紫红槐花倒掉了,但还是为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中毒事件而庆幸!

大家的情绪如同突然爆裂的轮胎——彻底泄气了。剩下的只有一个选择:打道回府。我开着车在这条海滨路上继续跑。我们都没来过这里,谁也不知道回市内应该朝那个方向走。但我感觉我们来时实际上是从东北西南转圈跑的,已经转了大半圈了,应该是朝着来的方向继续往前跑,而不是掉头反跑,才离家更近。于是我凭我的直觉,没打导航,索性继续往前跑——“盲跑”。老罗大大咧咧的,他不管你怎么跑,心宽与豪饮就是他的最大特点。文梓也无语,什么事情他一般都随和,整日笑呵呵的,正在后座上与老罗说笑取乐呢。又是老伍,总是小心谨慎,坐在我旁边的副驾驶座上老是唠唠叨叨,非要我打开导航,别走冤枉路。我就不听他的,因为我坚信自己的判断,这也叫“道路自信”。果不其然,我们在前面一家路边羊汤馆吃过午饭,没走多远,我便到了龙头。龙头是旅顺口区的一个镇,旅顺都到了,回市内就近了,而且也知道怎么走了。我开着车在龙头镇里走村穿巷,已经是下午二时许,太阳早已西斜。几个哥们吃饱喝足了,“春困”便来了,已经懒散地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了。

“哇,槐花!快看槐花!”我一声惊叫,把他们唤醒了。我们刚要驶出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的村子,就在村口,我突然发现一大片槐花,这回可是洋槐树呀,白色的槐花!晶莹剔透的槐花!偌大一片槐花,着实把你带进诗里画里了!你看他们绿荫于村子的房头巷尾,素裹在清波荡漾的龙头河边,一棵棵或次第排列,或错落相依,或沿河弄影,或屋顶迎风。开春以来,刚在市内的街头、路边、校院内和公园里,赏过迎春花、桃花、梨花、樱花,仿佛他们争奇斗艳的热闹还在耳边萦绕,而这片槐花却在此乡村田园里静悄悄地袭一身素雅,风姿绰约,舞展梢头,亦花亦仙,不食五谷,却在人间烟火边。抬眼望去,村子应有百十户,我想离得远的人家也能闻得到缕缕芬芳的。正应了古人诗云:“谢尽芳菲四月中,忽来清气透帘笼。寻香看取邻家树,照眼繁华流雪风。”不但本村的人家能够心沁馨香,恐怕再遥远点儿的地方也有一种幽情暗香吧。这不也有古人诗证吗——“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潭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你看看这条河,河面上那落花的依依娓娓,河床里那流水的清清哝哝,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吗?我想,一定是水流多远,情义多远,天涯在哪,槐香到哪吧。而这首《七绝.咏槐诗》则将槐花的广袤态势、素美容颜、馥郁芬香、落花情状描摹得更加全面和形象:“槐花十里雪山庄,万树镶银沁脾香。玉雕冰塑千簇锦,庭前落瓣点轻霜。”这里的槐花态势上虽无十里的连绵和蔓延,但放眼望去,绝对为这块村郭和这条河流撑起一片天了,太阳得许得她们的闼门缝开,才能入得留下些弱影斑驳;天风得摇得她们婆娑起舞,方可呼号于这片村庄和原野。说到似雪似银、如玉如冰,这里的槐花绝对是大连美女之中最典型的冷美那一类,玉树临风,清香素雅,虽略带荆棘,然冷淡于外而温情于里。就连我脚下的落地花瓣,纱纱绒绒,松松软软,与其说是轻如点霜,倒不如说是俗身皈依,绵情恋野,素心还原。

“诶,诗人,别光发愣,快摘花呀。”老罗的一声召唤,把我从诗情画意中拉回——是呀,时间不早了,赏花是初心,摘花也是初心,而且可以说,摘花才是促成这次郊游的第一动力呢。几个哥们已经开始摘花了。满树的槐花,就像一串串轻飘飘的玉珠儿一样挂在树梢上,馥郁清香往你的鼻腔里直扑而来。这使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酿的米酒,我去偷酒吃,一打开酒缸盖,那股郁郁漫漫呀,那种沁人心脾呀......然而今天的槐花不同于母亲的米酒唾手可得,她们高高地在你的头顶上,你伸手踮脚也够不着。他们几个在用树枝勾。我也在树下捡来一根干树枝,顶端留一节树杈,用它来伸向槐花,将槐花别进树杈里,然后转圈拧动树枝,总算把聚结在一根梢上的几串槐花拧下来了。不过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是眼晕脖子酸了。干树枝还不给力,太脆了,遇到稍粗一点的枝梢,吃不上劲呀,不敢使劲拧,可是你必须使劲拧才能拧下来。拧断好几根干树枝,还摔断一根。这样不停地换,真是累人又累心,而且效率也太低了。干树枝其实是落在地下的干槐枝,干上有刺儿,得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把下端的刺儿处理掉,不小心是难免的,手上扎了好几针呀,针针见血。我必须得用新鲜的树枝才行。我转圈寻找,终于在槐树下的灌木丛里找到一种树,我不能确定它叫什么树,只是模糊地记得小时候南方的家乡也有这种灌木,好像叫它牛筋树,木质很韧,不易折断和拧断。我挑了一根最长的树条,掏出随身带的裁纸小刀,要在它的根部附近割开一个口子。枝条太韧,且粗如擀面杖,而小刀如同小手指,实力太悬殊了,哪是对手?这样的微型小刀只能用食指和拇指握柄,甭说刀力弱小,人力也使不上的,却把手指压红了,压疼了,后来是麻了,也没割开多少来。我索性就强撅树条,等切开的那点小口裂大一点,就两手紧握树枝转圈拧,左右来回地拧,拧了再割,割了再撅,撅了再拧,交替使招,狂轰乱炸。久攻之下,顽敌终于败服。虽已大汗淋漓,身疲力尽,前天受伤包扎着创可贴的右手中指伤口被挤破,流出了鲜血,但心里有一种胜利的喜悦。我开始用整理好的新鲜树枝采摘槐花,这下结实了,再怎么拧,树枝不断而槐枝断落,加快了速度,又多采了一些的槐花。底层的槐花很快采完了,高处的槐花却是密密麻麻,艳润鲜嫩。然而手中的树枝毕竟长度有限,我们只能望花兴叹。上树!哥们几个都想上树!都比量了几下,都没能上得树去。主干太高了,没有一点弯曲和节档,根本无法爬上去的。小时候上树掏鸟窝,这样的树简直就是小意思,双臂抱住主干,两脚左右一夹,再一登,就上一步,胳膊与腿脚几个配合下来,就爬上去了。但现在不行了,毕竟岁数在这儿,当年的动作做不了了。这时候,我寻思着能不能借力于旁物上去。选了几棵旁树侧节目测了一下,掂量了一下,觉得凭现在的体能还是无法实现。突然发现有两棵槐树相距一步之远,左面那棵膝高之处有稍有弯曲,右面那棵约两米处有一个节杈,旁边就是废弃民房的入门雨搭平顶。我目测并掂量了一番,觉得这里可行:一只脚登上左树弯曲处,双手就够着了右树的节杈,两脚再夹住右树主干,再用力往后一登,屁股就可以坐到屋顶上去,再转身移腿,起身,就站在房顶上了,房顶可以够得着好几棵槐树的花呢。有了,干!哈哈,成了!这下好了,问题彻底解决了!“哥们,你们都别忙活了,都在底下检花吧。”我舒舒服服地坐在房顶上采集低处的,又站起来轻轻松松地摘取高处的,一串一串地往地下扔花,他们乐开了花儿地往口袋里检花。不一会儿,房顶上高中低处的槐花采摘完了,两大口袋也装满了。

我们满载而归,一路上欢声笑语。

这次,我和文梓都下厨。我主理槐花清蒸鱼、槐花炒虾仁,别的几样,由文梓完成。酒是内蒙马奶酒,是老伍带来的,老罗带了鱼虾,厨房打下手,表现也不很卖力。

掌灯时分,我们的槐花宴开张了。酒过六巡,老罗大哥发话:“诗人,来首诗,助助雅兴如何?”我构思片刻,诗从口出——

槐花仙子玉冰心,

不负人间兄弟情。

千苦怜得美人意,

天涯无去香入席。

鸡西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癫痫病治疗方法是啥哪家云南医院治疗癫痫好卡马西平用于癫痫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