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舞】梅雨时节回家乡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特爱雨的我,赶在梅雨时节回家,去感受雨的韵律。    一直很喜欢雨的我,终于盼到了梅雨时节的到来。我对雨挚爱是由来已久的,早在小的时候就对雨有着深深的爱恋,我喜欢看雨、听雨、甚至淋雨,更喜欢听着雨声入眠的感觉。我比较偏爱乡村的雨,乡村的雨中有泥土的芬芳;有雨打芭蕉的节奏;有瓦屋的清亮;有被雨水打出的点点泥花;有遍野的绿和清清的池塘。   随着梅雨时节的来临,在城市生活了许多年的我,很想回家乡,去感受、去回味家乡那没有喧嚣与雍容的雨,家乡的雨有的只是平静、古朴和清新。   四季的雨是各有千秋的,春雨轻柔绵长;夏雨粗犷豪放;秋雨细腻;冬雨冷峻,在四季之雨中,我最爱是春末夏初的雨,也就人们常说的梅雨。梅雨时节的雨,有春雨和秋雨的绵柔、细腻,又有夏雨和冬雨豪放与冷峻。有的人却是不喜欢梅雨时节的,究其原因,是因为梅雨下起来好像总是没完没了的,三两天是常态,十天半个月也不足为奇,但是,对于我这个偏爱雨的人来说,那当然是件不可多得的好时节。   赶在梅雨时节,我决定回一趟家乡,一是去看望仍在老家生活的母亲,二来呢,可以欣赏、回味乡村梅雨时节雨的优雅与豪放。   坐在车上的我,透过车窗,看着阴沉的天空,像是可以拧出水来,我知道,雨已经离我很近了,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意和欢喜,随着车子快速的前行,我的思绪依然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每到梅雨时节到来时,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总会光着脚丫子,在雨中嬉戏玩耍,从清晨一直到夜幕降临,很多的时候,大人喊我们吃饭,往往当成耳边风,这时,等着下地插秧的父母们,总是会拿着小棒子像赶小猪似的把我们赶回家,有几个顽皮的小男生,甚至被父母拽着耳朵拎回家,这时候,我们这一群像刚从土里钻出来的知了猴子一样的泥猴子,又总是会笑的前仰后合。   我们拿着小铲子,在雨中的小树林里挖知了猴子,在柳树、春树、桑树的枝干上寻找天然的木耳。知了猴子是蝉的幼虫,蝉在蜕变成蝉的之前是生活在泥土里的,知了猴子和木耳都是我们最爱吃的天然美味。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便爱上了雨。   忘不了,在雨季趴在自家小草屋的窗台上,看雨从天空中洋洋洒洒的落下来的飘逸,听雨打在树叶上发出的沙沙声的美妙,忘不了,和小伙伴们在雨中疯玩的快意,忘不了,一群泥猴子头抵着头,在树下专注地看着一只知了猴子演变成蝉的过程,那分分秒秒的变化,让我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我们惊奇这小小的动物蜕变是那么的神奇,那么的妙不可言。   当汽车把我带到家的那一刻,雨也和我一起来到了我的家乡,开始是那种丝丝的、柔柔的细雨,而后渐渐的大了起来,也许雨也是有灵性的,知道我爱她们,所以她们也爱着我,柔柔的雨儿斜斜的围着我,亲吻着我的头发、脸颊、手臂、衣服。   母亲从我的电话里得知我要回家,可能是怕我被雨淋着吧,早早地拿着雨伞到车站接我了,看到我下了车,忙不迭的递给我一把伞,我接过母亲递过来的雨伞,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母亲打着伞,只说了一句别淋着了,就没有在说让我把伞打开的话,因为她了解她养大的女儿,小时候就有爱淋雨的习性。   和母亲一起走在雨中乡村的路上,路的一边是村庄,一边是田野,村庄已不是我小时候的村庄,小时候的村庄是草屋、瓦房、泥土路,现在的村庄是楼房、别墅、水泥路,田野还是那片田野,虽然下着细雨,赶时节的乡亲们,还是在田间插着秧苗,一块块白茫茫的水田,在乡亲们一步步后退的过后,变成了绿油油的一片秧田。那绿油油的小苗儿;田埂地头的草儿;远处的小树林;还有我们的小村庄和田间劳作的乡亲,都被完全笼罩在蒙蒙的烟雨之中,美轮美奂的感觉,好似一副细雨中的乡村泼墨画。一路上,不时遇到认识和不认识的乡亲和我打招呼,久违的亲切与温暖,像我喜爱的细雨,瞬间浸入我的心田。   母亲居住的还是父亲去世后,弟弟盖的几间瓦屋,有一个不算太大的庭院,庭院里没有打上水泥地,依然是满院的泥土,院中的那些泥土被母亲分成了一块块的小田地,在那些个小田地上,种满了蔬菜和花草,辣椒、茄子、韭菜、香葱,在雨中更显得青绿,豆角、黄瓜,一根根,一条条挂在那些用树枝搭成的架子上,像一串串绿色的玛瑙,墙边的几颗栀子花上,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围墙上的金银花也是开得正旺,浓浓的花香飘满了整个小院,让人陶醉,我想这花香也许可以传遍整个村庄呢。我家的小瓦屋可能和村里的那些楼房相比,有些格格不入,我倒觉得有种古朴而典雅的味道呢。   天空中那灰蒙蒙的云层越压越低,像是要和大地连成一体,顷刻间便大雨滂沱,雨带着风,雨水顺着瓦屋的檐口流下,发出哗哗的声响,犹如一道白色的雨帘,雨帘落到之处,泥花四溅,这雨帘让我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只能听到雨水打在植物叶子上发出的沙沙声,还有落在土地上的噼啪声。大雨来得快,走得也快,不像蒙蒙细雨那样绵绵柔长,大雨停了,天气并没有放晴,天空仍有灰蒙蒙的云漂浮着,似烟似雾,还不时有细雨从烟雾中飘下。   我站在门口一看小院中的那些植物,在大雨过后,失去了原有的美,叶片湿漉漉的滴着水,一颗颗东倒西歪的,耷拉着脑袋,像喝醉了酒的人一样,站立不稳,韭菜和香葱一个个都趴在了地上,满身的泥水,几片小叶子昂起了头,像极了跌倒在泥地上的孩童,眼含着泪在向我求救呢。   母亲说她不太喜欢这梅雨季节,下起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有些不喜水植物,长时间在雨水中浸泡会烂根,甚至死掉的,放在柜子里衣服、被子什么的,也晒不到太阳,会发霉的,我说这才是梅雨的真正含义呢,母亲笑了。她说她倒是比较喜欢盛夏的雨,下过就走,雨过天晴,地里、家里都不耽误,这倒是有些像极了母亲的性格,母亲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干起活来,那是既快又好,为此还得到很多乡亲的夸赞呢,当然,就是因为她的心直口快,也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不少人。   大雨停歇,细雨却还是丝丝缕缕的下着,跟母亲说我要一个人到小时候捉知了、摘黑木耳的那片小树林去看看,去寻找一些儿时的快乐时光,母亲说那个小树林早被村民们砍了,在那片地建起了楼房了,就连树林旁边的那个小沟也被填平盖上房子了,我有些失望,也感到一丝的失落,本打算借在这梅雨时节的机会,重温一下儿时的那些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哪知道,已是物是人非,岁月的变迁,也让那些美好的往事,变成了一种美丽的回忆。   治疗癫痫卡马西平片可以长期服用吗玉树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西安儿童癫痫医院西安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