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天涯】大户室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诗
   金老板      在山城证券营业部,金老板自算得上是号人物。   金老板有“三金”。   一是他姓金,大号金得财“狗头金”。中等身材,圆头大脸,慈眉善目,一副富贵之相。二是开过金矿,挣过一份大家业。三是他挟巨资入市,专炒黄金股,什么中国黄金、山东黄金、紫金矿业……凡是黄金概念股,他几乎全炒。   这不,上午九点二十,金老板就来到大户室。一进门,面带微笑地扫了一眼大户室的股友,打了声招呼,然后一边低低地哼着不在调上的小曲,一边从包里掏出杯子,泡上一杯茶,打开电脑,看股市集合竞价情况,特别是看昨天吃进的20万股“紫金矿业”嘛行情。   要说,现在差不多家家都有电脑,有的还配上了“大智慧”、“股必胜”之类炒股软件,在家炒股既自在又清静。可金老板不,他就喜欢大户室的气氛,几个股友聊聊天,吹吹牛,交流交流炒股心得,互相当当参谋,再神神秘秘透漏点靠谱不靠谱的内幕消息,股票涨跌的紧张气氛也冲淡不少。谁上午股票涨了,再做东到饭馆小搓一顿。   “拷!活该我发财!”   9点28分,金老板瞟一眼“自选股”,眼睛立马就直了。他昨天下午4.27元吃进的20万股“紫金矿业”直挺挺的挂在股停板上。这是啥概念?一夜之间身不动、膀不摇,十来万块钱就到账了。   “这比我开金矿还来钱快,好歹不担惊受怕。”金老板一高兴,又情不自禁地对李教授、张农民、厉老干、王美丽等几个大户室股友侃起开金矿时的事。   金老板出身贫寒,家住兔子都不拉屎的荒山沟,吃穿皆有困难,上到小学三年级就和老师同学“拜拜”了,上口里面粉厂的远房叔叔家打工。这虽然是生活所迫,也与他爸的理念有关。他爸说,儿呀,咱一个字不识当睁眼瞎不行,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学多了也不当饭吃,语文认识“男”字“女”字就行了,别上错厕所让人家当流氓;数学学会“1234567890”就行,数钱别数错了。   就这样,金德财在叔叔的家呆了五六年。他脑瓜不笨,口里这地方经商意识又强,耳濡目染,他也学会了不少东西。   真应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当河川里的农民们为种粮不挣钱发愁时,金德财老家荒凉了多年的秃山野岭发现了金矿。由于储量不大,矿脉分散,国家允许个人开采。就一条,炼的黄金银行收购,私卖不行。   金德财回家了。先是在金矿给别人打工,他脑袋瓜灵,又善琢磨,摸出些门道。后来,邻村的一个金矿打了几百米巷道,硬是不见矿脉,实在撑不下去了,要贱卖。老金到那巷道转了几天,见毛石有点异样,又请高人看了看,觉得有门,就东凑西借了几十万,把矿买了下来。   命该老金发财。   这个矿巷道又往前打了几米,金矿脉就出现了,而且矿脉又厚品位又高,真是天上掉下个金元宝,走路踢着个狗头金。   这种事在金矿区并不新鲜。都说金子有灵性,讲缘份。话说有一天,两个人前后脚从邻居家喝酒回来,走到半路,有些内急。头一个人解完大便,没带手纸,顺手捡起块石头揩揩腚,然后晃晃悠悠回家去了。第二个人走到此处恰恰尿急,哗哗呲了起来,小解过后,他发现被尿呲过的石头有金光闪现,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块七八两的天然“狗头金”,也是被头一个人遗弃的揩腚石。   老金乐坏了,只是把原来那个矿主悔青了肠子,恨不得跳崖。老金仁义,给了原矿主一些股份,原矿主感激不已,死心塌地的帮老金操持金矿。   那时候环保意识不强,还允许小金矿土法炼金。土法炼金靠啥?主要靠氰化钾,这可是剧毒。因此,凡有土法炼金的地方,基本上是草死树枯。还有的巷道把水眼打透了,常年流淌的小河几天就干涸见底。没采金的农户就到处告状。再者,炼的金子要卖到银行,卖给银行多少钱一克?四十多元。虽说挣钱,可相对挣得少呀!因此,把金子打成戒指、耳环、手镯等饰品,再一百多元一克卖给个人,也就是走私,几乎是个体金矿公开的秘密。   既然是公开的秘密,政府就知道,就要管,就要查。县公安局缉私大队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大队长姓戴,就成了金老板们的孝敬对象。不料想戴大队长贪得无厌,不知怎么犯事了,被判了十年。检察院找金老板们调查戴大队时,不少人都藏藏掖掖,有的干脆躲起来。可金德财没经住诈唬,把向戴大队行贿的事一五一十交代的清清楚楚。据说,戴大队判决书上的主要犯罪事实都是金德财提供的。这下坏了,戴哈尔滨去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比较好的同事盯住了他,戴的家属威胁他,别的金矿老板也说他不仗义,上公安局批火工器材也屡受刁难。他无奈之下,把金矿卖了,怀揣一千多万杀入股市。一千多万入股市,在经济欠发达的山城顿成新闻。而且,他专做黄金股。按他的说法,一是自己与金有缘,二是黄金是硬通货,古今中外均可避险保值。   有钱就是好啊。想当初金德财在他叔叔的面粉厂打工时,工厂里的女孩看都不看他一眼也就罢了,后来回到家乡,村子里的村姑也不拿正眼看他。他憋着一股劲儿,心想,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终于他成了金矿老板,那些先前不拿正眼看他的姑娘,对他有了笑脸,主动和他套近乎,说媒的一个接一个,把他家门槛都要踢破了,可金德财呢,一个都不要,偏从城里找个带饭票的漂亮媳妇,让村子里的人好生羡慕和夸奖,终于扬眉吐气了。这叫什么,这叫有钱便是爷,什么是魅力?男人有钱就是魅力!   正吹得兴起,金德财一瞥电脑,傻了。没半个小时,“紫金矿业”竟玩了个高空落体,由红翻绿,每股跌了7分钱。   “他妈的!是主力洗盘还是拉高出货?”金德财直犯嘀咕。他知道,股票异动必有背景,不是大涨就是大跌。这会儿要卖还没大损失。但如果庄家洗盘后再往上拉现在卖了就亏大了。   不管它!金德财下定决心。再看一眼旁边的李教授,正咧嘴笑呢。他买的贵州茅台,高价股一股涨了三元二角一分钱,虽说只有一千股,也是不错战果。   看起来,中午饭得李教授出血了。      李教授      李教授不是教授,是大学校刊主编。   管他叫教授,是因为他确实像教授,硕高身材,白白净净,鼻梁上那副玳瑁框的高度近视镜尤显风度,而且他有副编审的职称,和副教授是平级的。   最主要的是他对资本论,特别是对股市颇有研究,经济系还请他做过讲座,讲什么“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呀,“金融衍生品”的几特征呀,正等底、市场底呀等等。他是典型的技术派,刚炒股就赶上了大牛市,傻子都能挣钱,证券部门口卖报纸的、存自行车的、卖冰棍的都有获利。半年时间,李教授在股市的资本就由16万变成了29万,辉煌战果再加上理念色彩,他成为校刊编辑部炒股的“教父”,此外还有若干粉丝。因此编辑部几乎全员炒股,还带亲戚朋友一起入市,这也是李教授为壮大资本市场做的贡献。   中午刚一落座,点几个菜。等菜的功夫,李教授又开始发表高论:“上午的股市,从k线图上看,是典型的黄金交叉线。大盘虽微涨,但接近10日均线,各线涨多跌少,而且量能放大,下午可能放量大涨。下午一开盘,我准备全场杀入。”   说着,李教授拍打着昨天邮购的美国摩根大通最新发布的投资分析,语重心长地说:“最近摩根大通、高盛等著名国际投行都在劫夺中国股市,而且,从布恩理论来看,一股大级别反弹即将开始,诸位都要准备好子弹,千万别踏空啊!”   李教授不是忽悠别人,他真是这么想的。而且他不狭隘,愿意把研究成果与大家分享。要知道,他是认认真真做学问的,不光“股市投资指南”、“巴菲特炒股真经”、“华尔街投资宝典”等理论书籍及“杨百万谈股论经”等成功人士的实战经验读个滚瓜烂熟,而且每晚还要看电视听股评,从电脑里搜罗什么“私募信息内参”、“涨停敢死队今日持股”之类认真研究,再加上对大盘分时k线图、自选股k线图和资金进出等分析,拟定第二天炒股策略。然后,次日一早便打开电脑,看欧美等国股市涨跌情况以及利好利空消息一览,完善炒股思路。   更主要的是,在三流大学里混饭吃不容易,不是一线教师又没有课时费,收入不高,活钱不多。也就是每年给企业厂庆时撰写点“辉煌的历程”之类的小册子挣点劳务费,再加上给报刊写点散文呀杂文呀挣点稿费,所得有限。他曾撰联自嘲:“写一两篇文章,赚三四壶酒钱。”当然,酒还不是茅台、五粮液、xo、拉菲等高档酒。   钱来得不易,存点闲钱更不易,操作时更得加倍谨慎。李教授入市时只是16万元,本来不够上大户室的条件,幸好有一个大学同学在营业部当老总,网开一面,他也在大户室有了一席之地。而且,李教授炒股还有个便利条件:大学教师一般不坐班,李教授虽不是教师,但校刊编辑部工作纪律也比较松散,双月刊,把稿子备齐,别耽误出版就行,一个月有几天忙乎就够了。因此,他能够时不时地到大户室溜达一圈。至于他赔了挣了,一到办公室大家都知道:一看他满面笑容,见人格外亲热,那就是挣了;要是嘟噜个脸子,摔摔打打,那铁定是赔了。   菜上来了,啤酒也倒上了,李教授推了推眼镜,看了看在座的几位,话匣子便打开了:“要说知识还真就是财富,你们看我对股市有研究,用理论指导操作,还就是灵验。最多的时候,我把16万炒成了29万。”   “李教授,你别光吹过五关斩六将,大牛市时傻子都挣钱。你就算个总账吧,你入市时的16万现在还剩多少钱?”张农民冷不丁插上一嘴。   “……”   李教授语塞了,这是他的软肋。炒来炒去,账户上只剩九万多元钱了。   “妈的,你一个农民还真别拿这说事儿。”理论啥时候也管用。我倒霉不是由于理论,是A股市场不规范、不正常,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在哪里在“政策市”、“消息市”面前,我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呀!”   李教授瞪了张农民一眼,颇有虎落平阳遭犬欺之感。      张农民      张农民是农民,也不是农民。   说他是农民,是因为他原本是近郊北菜园子村的菜农。这个村的村民比较富裕,是有独特的致富之道。   据村二里远的山沟里有个火葬场,是市区唯吉林看癫痫的好医院一的火葬场,进场公路从菜地和村庄通过。村里的农民每年都堵二三次公路,号称火葬场的烟灰落在了菜地里,菜卖不出去有损失,要火葬场补偿。村民一堵路,事就大发了,死者家属就要闹事,而且黄泉路上无老少,也无官民,遇上堵了为大人物送葬的车队影响更坏。没办法,花钱买稳定,政府每年都得给村民相当补偿。村民们把补偿钱一装腰包,把菜装车拉到市区,说是南菜园子的,照卖不误,每户每年也能挣个几万。   说不是农民,是因为这两年加快城市化进程,实行城中村改造,把全村的房子都拆了。成立了社区,每户补偿240万元,还给了新楼,上了养老保险,改成城镇户口,家家成了暴发户。   张农民读过高中,人比较聪明,他说自己的准确定位是“失地农民”。原来有几亩菜地,土壤优良,整个村子就他那片菜地与火葬场搭不上边,几次想蹭点补偿款,都没能如愿。于是他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打理那片菜地上,一到夏天绿油油治疗癫痫病比价快的方法是什么的一片,结出的茄子辣椒西红柿看着喜煞个人。张农民很有头脑,别人推车跨篮去城里卖菜,而他却抓住城里人到郊区踏青游玩的机会,把他们带到了菜地里,由他们尽兴地自己采摘,一下子激发了城里人的兴趣,一传俩,俩传仨。很快,城里人就知道城郊有这么一个好玩的地方。再加他种的菜,用的都是农家肥,绝对的绿色蔬菜。因此,夏秋之季这几亩菜地,总能有个好收成,解决温饱没问题。现在住了新楼,有了二百多万,但住楼不能养鸡养猪,买菜卖肉买粮全要花钱,电费水费取暖费翻倍增加。刚撂下锄把子,一点劳动技能也没有,挣不来钱干花钱,金山银山也坐吃山空呀。他瞧不起几个邻居,一夜暴富烧得睡不着觉,买豪车,购珠宝,没德行的还找小姐。张农民想让钱生钱,他把200万存入银行,40万入市炒股。   不过,“张农民”的雅号还是来自他的炒股思路——小农意识。   他炒股有两大特点:   一是见利就走,小富即安。比如他炒莱宝高科,28元买的,不少股评家都看好这只股票,说它是苹果触摸屏供应商,预测股票目标价67元。可他不听这一套,31元就卖了,后来,该股果真涨到过73元,但最低跌到过16.70元。这期间,张农民做了几个波段,高抛低吸,只赚没赔。   二是盈利后即套现。他的理论是不能纸上富贵,股票变成现金才是钱。因此,他不像有的人,把从股市挣的钱连同本金再投进股市,总是空头支票,弄不好连本带利一起被套。他只用本金炒股,挣的钱全部转到银行卡上,不再投入。   他的这种作法,被金老板、李教授讥为“真是农民”。可说来也怪,大户室的其他人基本上全部亏损,只有他“东方不败”。   股评家中有个“死多头”,姓沙;有个死多头,姓侯。张农民每天都在电脑上看他们PK,期望“杀猴”。可惜“猴”蹦的挺欢实。 共 1031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