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蓉城】一泓泉池话粮房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星空
无破坏:无 阅读:1087发表时间:2019-06-03 22:49:41 摘要:彭氏家族的兴起,不能简单地归纳为占了某处风水。树深根者以厚基,播醇泽者以酿味,聚作述衣德之美,通天人合发之心,讲的是,辉煌成就不是偶然得来,必须集数代人的仁德为衣钵,天地因素和人的因素相辅相成,才造就出一个人才济济的名门望族。    (一)寻根问祖      距邓州城西南六十五里,有座不大不小的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皆因处于南水北调中线渠首位置,古有大禹治水的行宫和禹王洞遗迹,所以唤作禹山。   清清茱萸河水绕禹山流锦而下,流经东南八里处,踅出一眼深不见底的潭,放眼望去,隐隐有龙虎之气升腾其中。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于是山下人俗称这段洄水湾叫龙潭河。   彭桥镇就建在禹山之阳,与龙潭河比邻而居,这里是邓州彭氏家族的发祥地。   大约在明成化年间,江山一统,河清海晏。一个挑着担子经销木版印刷品的文化商人,名唤彭资孔,他优哉游哉,一漫西北而来。来人行至禹山山麓,挽起裤腿,赤脚涉过茱萸河。他有点累了,便放下担子,想稍歇一会儿再继续赶路。原打算经此渡过丹江,一路向西北发展。   站在河西十字路口,远眺西北,禹山峰峦叠嶂,近看脚下,茱萸河流金泻银。忽地,他眼前灵光一闪,内心一阵激动。此地背有靠山,明堂旷阔,三山相峙在后,玉带环伺于前,实属顺藤落瓜的绝佳地气。更兼脚下土地肥沃,风景优美,这样一个天然的聚宝盆,行走千里何曾见过?彭资孔欣喜若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盆地西陲风水,历代方家众说纷纭,行外之人岂敢班门弄斧?反正此时,我的老祖宗肃然跪倒在地,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那个好呢先拜皇天后土,再祭福禄财神,然后,丢下扁担再也不走了。《大彭通记》记,彭而述,号禹峰,邓州彭桥人,原籍江西新喻。其始祖资孔,壮年时游历天下,见禹山翠屏,茱萸河流锦,乐不思归,便以姓氏取村名彭桥,以农起家,五世其昌,至禹峰彭而述方才发扬光大。家谱有传,彭而述,(1605-1665),字子籛,号禹峰,明末清初的著名官吏、学者,怀有正统的儒家用世思想,屡以文儒临兵事,发为文章光熊熊。中举时参熊文灿军,曾单骑入谷城贼垒,叫开城门,劝降张献忠。事成献策文灿:乘渠魁初降,袭其不备。文灿不能用,遂纵敌逃逸,后被朝廷赐死。明崇祯十三年中进士,授阳曲知县;入清,历官为贵州巡抚,以永州失陷被罢官。回乡十年,筑读史亭,著作等身。后被召赴洪承畴军前,陈战守方略,划策擒僮族首领莫扶豹,擢贵州按察使。又为吴三桂划策,攻水西土司安坤,三桂荐为云南布政使。因年迈乞归,旋卒。彭而述一生驰骋边疆,为国家的统一大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诗文雄奇,且以久历边陲,亲临战争,作品可称诗史。代表著作有《读史亭集》16卷、《文集》12卷、《读史外篇》8卷、《宋史外篇》8卷、《续读史外篇》8卷、《南游文集》《明史断略》《滇黔集》《读史异志》《读史别志》《读史新志》等。而述公一门三进士,所生六子皆有成就。最出名的要数他的第五子,曾经做过雍正帝师的彭始抟(1645-1732)。彭始抟严谨治学,不畏权贵,家喻户晓的《跪师图》不是传说,它曾经正大光明地摆放在邓州城的御书楼里,整个清代,所有路过官员,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为禹山彭氏家族的兴旺发达写下无数辉煌篇章……   书归正传。随即,彭资孔折荆圈地,结庐而居,他倾其所囊,买来开荒必需的农具和种子,日出而作,刀耕火种。年复一年,这片荒凉的无主地,被一双茧手变成大块良田。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是年,他辛辛苦苦,积累下开创家园的第一桶金,用辛勤所得,娶妻傅氏,生子沂清。光阴荏苒,癫痫病一直抽搐会死吗与时俱进,沂清生伦儒,伦儒生进贤,进贤生彭彬,彭彬生而述……几代人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兢兢业业,低调行事,方才富甲一方。至而述,祖荫庇佑,后先辉映,彭姓成为南阳巨族。宛如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扎根于这方灵秀的土地汲取养分,在盆地方圆开枝散叶,罩着百子千孙们福昌荣光……   丰年修仓廪,彭桥粮房修建于何时呢?虽无确切记载,但四世祖南溪公倾其赈灾钱粮救民于水火,以及修建彭桥的记载,却留墨于《乾隆邓州志》,“至进贤,敦尚义节,读书不求仕进,耕于禹山之阳。万历二十一年(1593)岁大饥,出粟五百石,为粥以食乡之饿者,全活甚众,乡人德之。事亲孝,于物无忤。所居有茱萸河,湍悍善汜,捐资为石梁以通涉,远近利其济焉。”   彭家桥落成之后,此地成为唐邓荆襄咽喉要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彭进贤功德圆满,不久老年得子,取名彭彬(1580-1609)。彭彬长大成人,读书有成,每天能够背诵经书数千言,但他无意仕途,却致力于农桑耕织。他听从妻子王氏劝导,节衣缩食,摒弃嗜欲,脚穿草鞋,肩挑箩筐,在南山泉池之下,与十名长工同甘共苦,长时间致力于拓荒种田。不数年,五谷丰登。粮房三进三出,窖藏仓粟能红,庄园六畜兴旺,坐而待收有日。他凭自己本事,一跃而成茱萸河畔的首富。这么多粮食,收成以后,放在哪里呢?根据南明礼、兵二部尚书郭之奇《宛在堂诗文集》里,撰写的彭处士墓志铭显示,“(彬)起曰:……吾闻南山之下有沃野,麦菽可兴,得僮手指百,耕织立办。”泉池边上的粮房村,便位于彭桥南面山岗之上,岗高坡陡,易于守护;更兼岗坡之下的空场平坦朝阳,非常有利于农家打场晒粮。据此断定,彭桥之南粮房,就是彭彬亲手创建的储粮仓库。   不久,河南南部遭遇了更大旱灾。赤地千里,万灶烟寒;骨肉相食,路叠枕尸。彭彬长叹说:“这是上天给我一次树德的机会,我要学父亲对乡邻慷慨无私,不能学史记里独窖仓粟为富不仁的任氏啊!”于是,把彭家粮房累年集聚的粮食装满大车小车,一溜一行拉回彭桥,连夜支起十八口大锅,派家人熬粥救饥。十八座舍饭棚里,顿顿食客爆满,豫鄂陕三边,饥肠辘辘的百姓们扶老携幼,蜂拥而至,每日救活饥民,何止千口百口!   这年年馑持续,饿疯了的人们揭竿而起,大股小股啸聚山林,常常下山,聚众掳掠大户。盗亦有道,三边土匪深知感恩,相互告诫:裹足不入彭氏村!传檄各大山头:“饿时一口救命,饱时一斗无用,彭家曾救过多少家妻儿老小的命,吾辈绿林好汉绝不能忘恩负义,反过来拿刀枪对准彭姓恩人!”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彭进贤彭彬父子,和历代祖先一样,世代胸怀仁德之心,一个修桥补路,一个救岁惟谷,主观上是个人积德行善,客观上在替官府排忧解难。厚积余藏,不惜扶危济困,富不忘本,常思福泽邻里。这种反哺社会的高德善行,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当前,仍然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难道不值得彭氏后人以及彭姓之外的同仁敬仰学习吗?      (二)泉池北岸      清明前后,我和几位邓州彭氏宗亲,相约在禹山脚下彭桥会面,探讨有关雍正帝师彭始抟的文化底蕴传承,暨彭而述墓群文物保护的修缮事项。这群发枝于彭桥的后人,有邓州知名企业家彭立新、彭品先,有邓州宗亲会会长彭重先,有编著家谱的穰东中学退休校长彭义先,还有在市土地局就职的族人彭悫,在市财政局就职的族人彭春先等宗亲。   一行人先到柏树坟园祭奠,缅怀先人的丰功伟绩。   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派不忍目睹的荒凉景象:大书特书的“彭而述墓群”文物标识后面,没有坟头,没有古柏,横七竖八的残垣断碑间,倒有无数生机盎然的构树迎春疯长;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在这方狭小的围墙里比比皆是;乱建的棚户,私铸的地基,充斥于整个墓园区域。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曾经的荣耀,伴随着茱萸河水淙淙东去。昔日四千平方米的墓群领地里,几百株遮天蔽日、两人合抱的苍翠古柏,恢弘壮观的封土堆和俨然肃穆的青石板神道,以及神道两旁逶迤数里的石人石马石牌坊,这些不可复制的文物,经过一个特殊时代的洗礼,和许许多多珍贵遗迹一样,早已荡然无存。我们这几个前来拜祭的彭姓后人,惟有一声接一声地唏嘘长叹。   义务守墓的族人彭承孝和彭福清对我们说,这方墓地右上首是彭而述父母的合葬墓,父蹬子肩,错东北紧挨着的才是而述主墓,再往下面,几个儿子环伺在周围各个方位。只可惜而述第三子彭始奋,并没有在这里下葬。   我随身带一本彭经国编撰的《邓州彭氏》,里面正好收录了一篇清初名家诗人彭始奋的墓志铭,记载有始奋公的生平事迹和生卒年月。从中得知,彭始奋,字兴功,号海客,一名海翼,行称中郎公,岁贡生,有诸多诗文传世。其人文武全才,曾投入父亲彭而述麾下黔滇军前斩将搴旗,开疆拓土,乘夜湖北哪个医院看癫痫病较好上马杀贼,得胜归来,饮酒袒膊以为快事。又曾帮助五弟始抟督学江浙,用过目不忘的特异功能,顺流倒背四书五经、《大学》《中庸》,以满腹经纶的旷世之才,给一干华而不实却狂傲不羁的三江才子来了一个下马威,为始抟督学选才扫清路障,使江浙文风为之一新。后来始抟回京,获得康熙御笔亲赐的一封手书:“公明尽职”。彭始奋死后停柩六年,后来在雍正元年,葬于禹山之下泉池北岸,丙山壬向。而以跪师图闻名清史的彭始抟,因此而告假还乡,再不返京述职,竟是回来给他的三哥主持迁葬丧礼。   这里究竟埋着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人物?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出彭桥老街往南三华里,我们一行十位彭姓后人,驱车来到粮房村北。   村东北方向,有一道突兀而起的岗粱。   岗粱北坡,形如簸箕。齐刷刷正在抽穗扬花的麦田里,微微鼓起一抔黄土,地下长眠着我们禹山彭氏最为重要的一位先人,彭而述的第三个儿子,名满清初的大诗人彭始奋(1641-1717)。说他重要,不仅仅指他著作满篑,有《居东集》《萧闲堂集》《彭海翼遗集》《娱红堂诗稿》等诗文传世,更重要的,是三门子孙众多,分布最广,几乎占到彭而述六个儿子全部后代的三分之二。他自幼聪慧绝伦,书一览成诵,落笔洋洋洒洒,平生爱才如命,好客亦如命,宾客常满,从无独食之日。他是一个纯粹的民族主义者,负不可一世之气,抱不可一世之才,以特立独行的文风震撼中州诗坛,当世许多知名文人,不惜折节与之结交。他恃才傲物,不仕清廷,反倒同情厌清人士,为言语尖锐的师善堂诗稿《出塞吟》题跋作序,因此深陷康熙年间的文字狱,1692年,被流放宁古塔戍边十余年。在中原名士半辽阳的苦寒异域,仍不堕心志,我行我素,他写道:“笑言白日移,一洗胸中恶。逸兴倾东南,岂但志丘壑。今也谪黄龙,始解暴青鹊……”垂老归来,诗益高老;谈书论道,愈加天真放浪;宏文百束,从不模仿古人。彭始奋行迹著作极不为后人所知,自涉文字狱以后,他的书刻多在被朝廷禁毁之列,著述十丧其九,今所流传的,大都得自于同时代文人的作品,因为存世无多,却脍炙人口,所以才弥足珍贵,被现代国学研究机构重视发掘。   流放宁古塔,是一种怎样严酷的刑罚?一个本来可以养尊处优的官宦子弟,何必要结交反清志士?个中滋味,后人已经很难想象。文字狱的处理是非常残酷的,逮捕、受审、抄家、坐牢,判刑极重,至少是终身监禁,流放边远,充军为奴,大多数是杀头凌迟,已死的人,就开棺戮尸。而且一人得罪,株连甚广,近亲家属,不管是否知情,即使是目不识丁,也一概“从坐”。作者犯了罪,写序、跋、题诗、题签之人都有罪,所有与刻印、买卖、赠送书籍有关的人,也都有罪。   我读他的文集,读他流放途中的诗,也许因为血脉相通的缘故,常常会产生无限共鸣,情不自禁深陷其中,为诗中之喜而喜,为诗中之悲而悲。   《过卫》   登楼遥望归朝歌,故国悲凉可奈何。北向太行春色远,西看上党暮云多。   狐嘶茂草襄王墓,雀噪寒花邵子窝。便向苏门身欲隐,山巅何处觅公何?   《滇南》   久客愁攀废苑松,举家天末尽相从。蛮儿乘象同牛马,僰道看花无夏冬。   近接漏天常作雨,倒流滇水不朝宗。独斯揽胜遐荒外,恨未曾登鸡足峰。   《过张睢阳故里》   半壁河山百战残,兴亡从古见君难。逢人肯自谈天宝,遗恨何堪忆贺兰。   戎马郊原臣力竭,关山笛里阵云寒。凄凉往事应如昨,故里萧萧不忍看。   《寄陇西观察赵韫退先生》   新分采邑陕西偏,上奏仍屯塞下田。部傍先零毡作帐,道通西域雪为泉。   阴山控驭六千里,河套因循三百年。会见殊勋陵海外,那烦班固勒燕然?   《风陵渡》   大河南去,浪花几回拍碎,前朝旧事。总是英雄儿女泪,酿就千年霸气。   父辈东跨,儿郎西来,当是两样滋味。江山万里,如今纵横是谁?   白发当年小鬼,闲敲棋子,黑龙江小儿癫痫可以治吗不耐涛声沸。笑看风陵生死渡,谁识是是非非。   独立船头,浊流如画,恰梦里一醉。仰天一笑,男儿犹自无悔!   ……   读君诗,如见其人。忧国忧民、不畏强暴的诗人脊梁,跃然纸上!矢志不渝、直言无悔的本真性情,豪气干云!   前清名家诗人王士祯这样赞颂:   《寄怀邓州彭中郎》   旧识中郎美,新高第五名。中原传二妙,故国继三甥。   皂帽辽东客,青山宛叶情。羡君各父子,家本冠军城。   清朝著名教育家李来章在《礼山园诗集》多次大写彭中郎流放之事: 共 92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