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同题】等_12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TXT小说
(一)
   毫不夸张地说,自从儿子五年前结婚开始,秋英和老公老于又有了急切的期盼。因为期盼,平时里,老两口总喜欢设想一些未来的事情,当然,这个未来与别的无关,主要还是盼着儿媳早日给他们老于家开枝散叶。
   不知不觉中,五年的时间就在这样的等待中过去了。秋英和老公从一开始的心平气和等到了后来的心浮气躁。再后来,两口子觉得自己都不能看与孩子相关的电视了,走路也得眼睛尽量往上看,人么,更得尽量的装聋作哑。为什么?说出来有点灰心丧气,媳妇的肚子安静如水没有一点消息,他们着急,又怕触景生情。
   秋英毕竟是女人,忍耐性相对要好点,而老于的脾气却因此而越来越暴躁,当然憋闷的怒气是不好意思向儿媳妇发的,更何况媳妇与儿子远在大城市里工作,一年里难得回来的数得着的三五天里如同客人,自然得客客气气的,他老于即使有天大的意见也得打落了门牙往肚子里咽,得忍。对儿子么,他有时候忍无可忍了会借着电话数落几句,但往往是鞭长莫及、远水解不了近渴,每次儿子还没等他说完就是一句“爸爸,你还有事情没?要没有,我挂了,我忙。”每次儿子电话挂掉,他都会嘟嘟囔囔再骂上几句,诸如臭小子翅膀硬了,一说这个事儿就喊忙,娶了老婆可以不听老爷子的话了等等。
   春去秋来年复年,这等,无可等,儿子儿媳面前又不能畅所欲言,心事如同乱草在心里堆积如山,又不能疏解,老于就在秋英的面前寻找借口发泄。这气总得有个出处不是?不然会被活活闷死。
   秋英是知道他的心思的,其实何止知道,她自己不也有这方面的烦恼么?但,烦恼怎么可以交流,交流的话。两个烦恼的人本就是火碰火,这不是火中加油又添薪找事?秋英在老于的面前自然不敢说,很多时候,她就任由老于发脾气,虽然她自己也是心事浩茫连广宇。
   她不敢说。一是怕触犯心事一石激起千层浪,二是怕老头子的火爆脾气发起来没得收拾。再说,说破了天,儿子儿媳不作为还是一句空话,说了不等于不说么?逢到老于心平气和的时候,秋英也转弯抹角地劝说过老公,叫他凡事看开点、想开点,儿孙自有儿孙福,得顺其自然。可这个老于愣是心烦得不安,还是一个劲地唠叨、发火。
   于是,闲来无事的时候,秋英就想方设法的拉着老于出去走走路、散散心。
   可,越是怕什么还越是来什么,走路怎么可能看不到孩子呢。
   这天晚上两口子走着走着,上了高桥。这夏天的高桥恰是纳凉的好去处,几个人汇聚在一起倚着栏杆东拉西呱的,秋英与老于闲着也是闲着,也参与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孩子出现了,又一个孩子出现了,好像事先说好了的一般,都是粉妆玉琢的模样,被爷爷奶奶抱着纳凉来了。看到孩子的一刹那,不但老于的眼睛不会转动了,连她也是,两口子的眼睛像是趋光器,跟着孩子的一颦一笑左看右看的就是看不够。然后,她像是突然想起禁忌似的催老于走,可还是晚了,老头子长叹一声问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看看人家回头再想想我们这个家现在算什么?这两个人算是什么意思啊?直到今天也不生?不行,这事儿我今晚上还得打电话问问。一定得有个说法。”
   当然,晚上的这个电话口气肯定是带着火药味的,这是用脚都能够想到的事情。
   打电话的时候,秋英不放心,就在老于的边上盯着,她看着老于急三火四一拿起了电话机如同拿了只打火机,一声瓮声瓮气的“喂,于强。”如同点着了火。他问儿子:“你们到底怎么想的给我个明确的答复。你们要是实在不想要也明说,用不着一直给我躲猫猫藏着掖着!以后,你也不用再叫我爸爸,我也没你这个儿子。”
   儿子被他一棒子打进了芦苇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爸,你什么意思啊?拉起电话就凶人,我做了什么让你老人家不高兴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还好意思问!我高兴得起来吗?我问你,不生孩子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媳妇的意思?你今天明说,这日子过得没指望了。”
   “爸说什么呢,谁说我们不生了?爸爸就为这事啊?亏你还是吃公家饭的人呢。我这里正想着要打妈妈电话,行了,你让妈妈接电话。”
   “你小子,吃公家饭怎么啦?还不兴提后代的事情?每次说事就打哈哈,不行!这次你说清楚了。”
   “爸,你搞搞清楚好哇,生孩子是我们的事情耶。好了,老爸,先把电话给妈,有些事情说了你又不懂。等会儿让妈妈告诉你。”电话的那头,儿子的声音挺大。
   秋英听到儿子口口声声的要妈妈接电话,白了老于一眼,连忙从他的手上抢过了电话机。
   “儿子,你说吧,枕叶癫痫现在怎么办什么事?”
   “自然是好事啊,你媳妇有孕了,都好几天了,怕有误,没敢告诉你们,今天白天刚刚去医院看了,也确定了。看爸爸这回还乱发脾气不。”
   “哦哦哦,好好好。”听到这里,秋英对着老于指指自己的肚子,喊着“别吵吵了,别生气了,老东西。这回有了,媳妇有孕了。”
  
   (二)
   自从得知儿媳有孕,秋英老两口如同捡着了金元宝般的,真是万般心事一夕飞,就连走起路来也感觉轻快多了。老两口在第一时间带了吃的、用的,大包小包的如同搬家般地乘坐了动车,赶到了大城市儿子的家。那意思明显得很,慰问媳妇。
   来到儿子家才知道,媳妇的娘也在。秋鸿有信,大家的欣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在稍事寒暄后,亲家母对秋英表达了她的意思,亲家母说,孩子这么大年纪才有的孕,不容易。产前就由她全程负责照料女儿,至于生了孩子以后恐怕……。
   秋英知道亲家母的潜台词,她看了老于一眼,两个人会意的笑了。
   “亲家母啊,我知道你家里忙,再说你们的媳妇也有孕了,你接着也有任务。这样吧,生了宝宝,我差不多也退休了,就由我来带。这儿的一切交给我。”秋英说。
   在望眼欲穿的等待中,时间又过去了六七个月,这期间,老两口又去了三四次儿子家。儿媳的预产期眼看着近了,因为儿子家的房子实在是小了点,在媳妇待产前,秋英作为全权代表请了假去了儿子家准备做全程陪护,而老于则作为留守者守在家里听候消息。
   开始阵痛的儿媳住进了医院,秋英他们等了整整两天两夜,媳妇终于生了,还是个带把的,这一下几乎把所有的人都乐坏了。秋英在第一时间打了老于的电话,老于对着话机乐不可支的笑着说,嘿嘿嘿,老太荆州哪些羊羔疯医院好婆,这回我们的等待开了花、结了果,我们的心事可以彻底消散了。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顺理成章也是义不容辞的,儿媳从医院出院以后,正好赶上秋英退休的时间差不多也到了,秋英把儿媳与孙子的事情暂时交托亲家母照顾,自己回来办理退休手续。期间,老两口形成共识: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一个天南,一个海北,分吧。
   刚刚办理了退休手续的秋英就要再一次奔赴儿子家去了,这一次虽是客居却是长住。临走,老于对秋英说,你就放心去带我们的孙子吧,至于家里的一切,交给我就行。
   共同生活了三十五年的夫妻就这样,在即将跨进黄昏的门槛前劳燕分飞了,不为别的,为了助儿子儿媳一把力,更为了他老于家的传人。
  
   (三)
   转眼间,秋英在儿子家呆了四个月了,这四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期间,因为媳妇尚在产假期,婆媳两人带着个孩子倒也行,虽然说家事繁杂,小家伙晚上吵吵得厉害。
   要说这四个月来,秋英是实实在在的品尝到了再就业的滋味,晚上因为不放心小两口带孩子,她来了个以身作则,她让儿子与儿媳轮流,而她则每晚带班。
   每天天还未亮,乘着宝宝还未醒,她就得蹑手蹑脚的起床,然后是悄悄的走路、做事,这些事情包括急急忙忙去菜市场、回来之后打豆浆、消毒奶瓶、手洗宝宝的衣服、准备早饭、打扫卫生、洗衣晾衣等等。
   大概两个小时的忙碌后稍事完毕,宝宝也该醒了,接着的事情她就得为宝宝忙碌,替宝宝穿好衣服、换好尿片、再冲泡奶粉喂好宝宝吃完,然后抱着宝宝出门溜溜弯。
   她还是心疼小两口的累,她想让儿子儿媳乘着大清早的多睡一会,宝宝在家大喊大哭的,宝爸宝妈还能够睡么?
   宝宝一天天大了,根据宝妈的意见,白天得多让宝宝晒晒太阳。
   因为宝宝的缘故,秋英在儿子家住着的小区里来来去去的走得熟悉了,也有了新的名字——瑞瑞奶奶。
   小区里像秋英一样性质的再就业者还真的不少,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年龄相近,心里的苦衷和快乐也差不多,彼此间都以宝宝的奶名加上自己的身份冠名。
   她们每天数次相会在小区的广场上,有的推着推车,有的用个腰凳,有的干脆抱着。一切以宝宝马首为瞻。
   秋英的瑞瑞宝宝是坐着腰凳的,宝宝不但遗传了他爸妈牛高马大的基因,他还自行发展了新的喜好——愿意坐腰凳,不愿意坐推车,一坐屁股撅得老高,就像小屁股下面烧了一把火,每回都搞得秋英心惊胆战、手足无措的,时间长了,秋英干脆放弃了推车。
   宝宝在一天天长大,在喜人的快乐里,秋英的劳累也在不断的递增,她的腰常常疼得直不起;她的心脏时不时的停博一下再连着跳上几下;她的怎么预防癫痫病口腔溃疡总是老伤未去又添新痛,即使是喝水都疼得吸气,更别说吃饭了,那简直就像受罪。
   她的病痛只有自己知道,轻易她不说。腰疼得直不起了,她就自己反手在腰背部叩击几下;心脏跳得难受了,她就顺势咳嗽几下。
   唯独她的口腔溃疡因为太表面,儿子儿媳知道了,为此,儿子买来了水果,说是让妈妈补充维生素,媳妇买来了喷着止疼的药,嘴里奇怪着婆婆的溃疡怎么老是有,是不是基因缺失什么?但他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他们得工作,一天的工作忙累下来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他们除了逗弄一下宝宝外也想歇歇,更何况现在的工作与秋英这一代人的工作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的忙和累老于也知道,但山高路远的老于除了在电话里安慰,帮不了她什么,他还得工作。老于说得最多的还是那句话,老太婆,受累了,我代表老于家的列祖列宗感谢你。等我来了,你就可以稍微歇歇几天了。
   秋英半带苦恼半带玩笑的回答,我不认识老于家的列祖列宗,我就认识你老于。
   老于说,老太婆,我懂。等我来了你就可以省力点了。
   一句承诺,使得秋英的忙累多了一分希望,她在忙碌中开始了等待,等着每次老于的到来,帮上她一把,也为她稍解思念、稍解忙累。
   这样的等待充实了她的生活,激发了她的热力,也填补了她内心失落的空白。
   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宝宝睡着以后,她常常翻动着疲累的身体编着手指细算老于再隔几天会来。她想念与老于两口子在家的那些陈旧的泛黄郑州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吗日子,想老于对她说的那些话,想念过去那些看上去无关紧要的悠闲。
   恍恍惚惚中老于的声音萦绕在耳边,老于对她说,老太婆,到了那边后,你得量力而行,晚上一定让小两口自己带孩子,你本身也有病,该放手的时候要放手。再说,我们年纪也一年年大了,我们不能把自己的身体扔在半路上。等到我们老了,宝宝大了,我们要去台湾玩玩,去北京看看。
   似睡似醒中,她不由得笑了,她笑老于的异想天开也笑自己的身不由己。儿子儿媳是属于新一代的爸妈,他们理念上懂得多,但涉及到实际的事情他们往往会表现出无措,就说最简单的宝宝拉大便的事情吧,他们除了大惊小怪的喊一声外能够帮上她多少?她自言自语道,不是不想放手,实在是难以收手。
   老于的影子还在眼前晃着,她想起来之前,她原是与老于约定了每次会面的时间的,老于对她不止一次的说过,每周的双休日,他会风雨无阻的来与她相会。
   当时她对老于说,老头子,你可得说到做到。
   老于开玩笑说,老夫老妻了就这么离不开老头子呀?
   去你的,我是牵挂你,也是让你来帮帮我的意思。
   其实,她与老于分开的日子里,不仅仅是她,她与老于都有着难以言说的不习惯、不适应。因为不习惯,因为挂心,开始的一两个月里,老于确实来了,再后来,秋英与老于都觉得那一来一回五百多元的钱花在路上太不值,再说,每次来,儿子家的蜗居也确实难以承载这人满为患的负荷,于是,自然而然的一周一次的匆忙走动变成了一月甚至两月一次的会面,虽然还是来去匆匆。
   等待的周期延长了,夫妇俩见面少了,相互间的牵挂就更多了。
   秋英知道老于不放心她的身体、不放心她的劳累。其实,秋英更牵挂的是老于的身体和他的饮食起居,她知道,在她走后老于日子的困顿和懒散。
   老于告诉秋英说,一个人在家闲是闲了,但寂寞得不行,他说,白天还行,上着班,办公室里有的是说话的人,可下了班到了家里就苦了,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说,有几次,他甚至为了制造声音一个人大着声音自说自话。
   他说,以前老婆在家的时候他还嫌老婆话多,像个话篓子似的,老婆走了他才知道缺了老婆的家是多么的冷清、无聊。

共 897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