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爱上洛夫(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TXT小说

不小心,就爱上洛夫了,只一夜间。

洛夫是谁?前半生,我根本就没听说这个名字,也更不晓得何人是洛夫。不是洛夫无名,是我的江湖太狭窄。

爱上洛夫,是从他的《烟之外》开始的。

那是一个细雨濛濛的晚上。我坐在沙发的臂弯里,正眯着眼。忽然,一句句带有磁性的声音滑过耳鼓,滑过夜。于是,瞬间沉迷,一时间魂似乎不再能走出来。不只是央视主持董卿的嗓音好听,而是洛夫《烟》的味道特别地入心入肺,特别地撩着人的心。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已在千帆之外/潮来潮去/左边的鞋印才下/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结局如此之凄美/——落日西沉

一遍一遍,反反复复地倾听。不知夜已深到几许,我全然被洛夫的诗俘虏了,连同我的魂魄。那一刻起,满屋都是他的烟味。我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睡不着。那晚,我真的爱上洛夫了!

夜在黑里黑,我在诗中诗。一遍又一遍。仿佛每一句,都能倒背如流了。

你依然凝视/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他跪向你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海哟,为何/众灯之中/独点亮那一盏茫然/还能抓住什么呢?/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现有人叫作/烟

闭着眼,沉醉。一任他的诗歌蹂躏。

忽然,站起身。一个人走向黑暗。学着董卿,更是学着洛夫。手持一根烟。我把每一句诗都咀嚼成一抹烟岚……然后,吐给这安静又不安静的夜。

然后,躺下。闭上眼,再一次享用那《烟》的味道。

忽然,又爬起。这一刻,我好似被洛夫的烟雾气,弄得有些魔障了。

谁是洛夫?今夜,我一定要认识他。

打开电脑,去百度里搜索。我想知道,这位烟味隆重的诗人,究竟是何方的一尊神,又是怎样的一个尤物?

度娘对我说:洛夫(1928年5月11日—2018年3月19日),原名莫运端、莫洛夫,衡阳人,国际著名诗人、世界华语诗坛泰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台湾现代诗坛最杰出和最具震撼力的诗人,为中国诗坛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由于表现手法近乎魔幻,因此被诗坛誉其为“诗魔”。

那么多的头衔,我不想关注,我只喜欢他的诗。夜阑。雨落。风起。我丝毫没有困意,因为洛夫,我仿佛也着了魔气。洛夫,果真是一个魔。一个能让你,只一夜便爱上,只一夜连魂魄都想留下来的魔。

接着,我便开始读他的《海之外》《雾之外》《风雨之外》《泡沫之外》……

一遍。一遍。

他说:我是火/随时可能熄灭/因为风的缘故。

他说: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他说:一挥鞭/蹄声便成为永不回头的山色。

他说:假若你是钟声,请把回响埋在落叶中。/等明年春醒,我将以溶雪的速度奔来。

……

然后,是他的《众荷喧哗》:众荷喧哗/而你是挨我最近/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要看,就看荷去吧/我就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从水中升起……

众荷喧哗,这样的诗意真真地太美了。

我向池心。轻轻扔过去一粒石子。你的脸。便哗然红了起来。惊起的一只水鸟。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再靠近一些。只要再靠我近一点。便可听到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你是喧哗的荷池中。一朵最最安静的。夕阳。蝉鸣依旧。依旧如你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我走了,走了一半又停住。等你。等你轻声唤我。

读洛夫的诗,一万遍都不够。每一句,都唯美的不敢触碰。读着,直要熨贴着人肺腑了。洛夫的诗,每一个词语和句子,就像灵河里的水,干净且慑着人的心魄。总之,我一次次被他的情意俘虏了。

我读他的诗,就像读一篇生长着翅膀的散文,一点都不晦涩,都不难懂。有好多诗,读着读着就睡着了,醒来仍是一头雾水。他的诗,让我睡不着,反而一茬茬地挑起我的欲望。爱上洛夫,就是爱上他诗心里,那一份从心底向外喷薄而出的欲望和撩人的安静,不浓不浊不俗不媚,又不带娇气。洛夫的诗,是那种一直喜欢,又无法言喻的好。

我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去喜欢一个人的诗歌。

寻诗。听诗。吟诗。忽然间,我发现了洛夫的《一朵午荷》。“爱荷的人不但爱它花的娇美,叶的清香,枝的挺秀,也爱它夏天的喧哗,爱它秋季的寥落,甚至觉得连喂养它的那池污泥也污得有些道理。”“花凋了呢?”

“爱它的翠叶田田。”

“叶残了呢?”

“听打在上面的雨声呀!”

……

由《一朵午荷》,我一点点开始喜欢他的散文了。没想到先生的散文,会写得那样好。读过他的散文,我几乎不敢写了。他的散文很美,就像诗里泼出来的一幅写意水墨画,画意平静淡远,而又意犹未尽。他哪里是在写散文,他是在用散文的形式来写诗。一朵午荷的出现,不仅让诗人走向内心,深入生命的底层,更在时间的意义上揭示关于宇宙规律的哲学命题:兴衰无非都是生命过程中的一部分。

世界如此喧哗,而洛夫的内心却如此安静!一朵荷花,一朵即将凋谢的荷花,它的娇艳的过去和必然枯萎死亡的未来,昭示给洛夫的太多!生命,宿命,命运,花与人,生与死,今生与前世……也许真正懂得欣赏荷的人,才真正懂得爱。

天亮了,我浑然不觉。我又读了一遍洛夫的《诗的葬礼》。

把一首/在抽屉里锁了三十年的情诗/投入火中/字/被烧得吱吱大叫/灰烬一言不发/它相信/总有一天/那人将在风中读到。

只那一夜,我就喜欢上了洛夫。从此,这一份喜欢再也抹不去……

福州怎样找到好的癫痫医院癫痫发作一直抽搐怎么办南宁癫痫病正规医院青少年癫痫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