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坟头和遗像(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TXT小说

爱妻一直催我把乡下老屋里的父母照片拿回城里的家来。父亲84岁、母亲94岁离开了我们。母亲去世最晚,也有9年了。母亲去世后,破旧的老屋已无人居住。但父母的照片都还挂在老屋里。每年的清明节和十月一(旧历),我们都要回乡下给父母扫墓烧纸钱。每次上坟回来,爱妻都要叫上我到老屋去看一看挂在墙上的父母照片,然后才到二弟家去吃饭。有时候也会遇上三个妹妹,但从没见她们去老屋看看父母的照片,上坟回来就坐在老二家的屋里说家长里短。老二的屋里,当门墙上贴着一张大神像,又没有父母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不把父母亲的照片从老屋拿来挂在墙上。

每次从乡下上坟回来,爱妻都难过地说:“老爹老娘生养了你们姊妹兄弟七人,没想到百年之后,连个照片都没人收留,看了怪可怜的。大姐和小弟远在云南没法子,你还是把二老的照片拿咱家来吧!”

听了爱妻的话,我也有同感。只是我们家并不缺少父母亲的照片。不光是有父母亲照片的影集和相册,还有我请美术老师刘辞楠为母亲画的油画像,一直都挂在我的书房里。虽然已经过去了40多年,有时有了尘埃,用水冲洗一下,仍然清新如初。还有1964年夏,母亲到部队看我,在徐州梅芳照相馆母亲和我的合影,还有母亲总看着我笑的单人照,天天都给我带来温馨。还有1974年父亲去乌鲁木齐给我带孩子,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特意把父亲带到我的办公室里,让他穿上我的军上衣,坐在我的办公桌前,给他照了两张相。还有在西公园的湖边和游南山的照片。还有每次探亲,我都要带上照相机,给父母亲照相,给叔叔和姑姑照相,给孩子们照相,给全家人照相。每次照了相,我都要给弟妹们寄上一份,但我却没有看到过他们把父母的照片放在了何处,也许早就不知了去向。当然他们不像我有书房,有相册,有影集。但我想他们是可以挂在当门的“神像”旁边的,但他们都没挂。

其实父母老屋里的两张照片,都是二老过世时用的遗像,都是我照的,只不过是让照相馆放大成了“遗像”罢了。

一次吃饭的时候,我试探了一下老二的态度。说:“我想把父母的照片给你放大两张,挂在当门的墙上好不好?”我想他一定会说,把父母老屋里的照片拿来挂上就行了。但他却没有吭声。看来他是不想挂父母照片的。

三个妹妹去上坟的时候,多半都与我们碰不到一起。因为她们的对象都在农村,要招待丈夫家来上坟的亲戚,所以她们就会早一天或晚一天来给父母上坟。而我们一般都在当天去。所以我就问弟媳:“妹妹们来上坟的时候,她们去不去老屋?”

弟媳毫不犹豫地说:“她们才不去老屋呢!屋子没人住,成了老鼠的家,到处脏兮兮的!无处下脚,她们去那里干啥?”

我明白了,除了我的爱妻和我,上完坟回来,还去老屋看看父母的照片,其他儿女已经忘了老屋里还有父母的照片。也许是父母的坟头让他们满足了哀思之情,那照片像是与父母毫无关系似的。

父母的坟里,其实没有他们的骨骼,都只有一盒骨灰。当初,以我之见,既已火化,把骨灰盒放在老屋里,或者花点钱放在县上的骨灰堂里,祭奠起来又方便,岂不更好。但弟妹们都说:“农村不兴这个!入土为安”。只好买个棺材下葬,算是入土为安了。

没想到这坟头便成了弟妹们悼念和追忆父母的唯一象征。充满遗传基因的相片,却被冷落一旁。这是传统的思想意识还是别的什么?我说不清楚,一直困惑着我!

还是爱妻说得好,不同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不同的世界观,习俗也自然各异。是的,我们十几岁离开家乡,在大都市里生活了30年,调到县城也30年了。对坟头和遗像的看法,肯定是不同的。城市里的人看不到坟头,只有骨灰盒和遗像。而农村人天天都可以看到坟头,不是围着坟头耕耘,就是围着坟头播种,不是围着坟头除草,就是围着坟头收割。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一年365日,周而复始,都没有离开过农田里的坟头。尽管坟头占据了他们的良田,坟头还是他们终生的牵挂。国家倡导的火化制度,在这里也是图有形式。

既然弟妹们不管父母的遗照,我们请回家来就是了,何必强人所难呢!说不定那坟头比遗像存在的时间还长,因为弟妹们每年都给父母的坟上添土,这和我们经常清洁和瞻仰父母的遗像是一样的心情!只是怀念的形式不同罢了。

西安有没有效果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有没有好的癫痫医院推荐一下天津市癫痫医院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