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怀念狐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txt下载
无破坏:无 阅读:2812发表时间:2019-08-02 16:06:29 摘要:在远古,狐狸是图腾、瑞兽,是狐神、狐仙,受到人们的崇拜。上古时期就有狐的图腾崇拜,涂山氏、纯狐氏、有苏氏等部族都属狐图腾族。狐狸在先秦两汉与龙、麒麟、凤凰一起并列为四大祥瑞之一,汉代石刻画像及砖画中,也常有九尾狐与白兔、蟾蜍、青鸟并列于西王母座旁,以示祯祥。可见狐狸最早是以祥瑞的正面形象出现的。《太平广记》中《狐神》条云:“唐初以来,百姓皆事狐神,当时有谚曰:‘无狐魅,不成村’”。唐代以后,如《容斋随笔》《聊斋志异》等志怪小说,更是将狐狸描写成了生活中多情善感、人性十足的美妖。狐狸前期是图腾文化和祥瑞文化,后期则是妖雾迷信文化。可以说,狐狸是一种文化的载体和符号,承载着人的某些隐喻和小动物中的狐媚传奇。    一      有了与狐默契接触的过往,便不知不觉让我揭去了狐身上被人为披上的神秘面纱;有了与狐若即若离的相伴,那个冬季,感觉特别温暖。   午夜醒来,再难入眠,不禁再次回忆起那只狐。我说的狐,是地地道道的野生狐。这在二三十年前的村屯周围,见到狼或狐,并不会让人觉得稀奇。而我遇见的狐,恰恰是在连狼都近乎灭绝了的两年前的冬天。由此可见,我们身边的自然生态环境,近年来确实有所改善。   平日里,在寂静的小树林里,偶尔会看到一两只小松鼠,油亮的黑毛,拖着长长的保护伞般的尾巴,警觉而敏捷,蹦蹦跳跳十分可爱。在村屯周围仅有的几片小杨树林里,居然能邂逅黑松鼠,这已经叫人兴奋异常,更何况是只狐呢!况且在这之前对于我来讲,根本就不曾真真切切地见过狐。   那是个温馨而暖意融融的冬天,羊儿们吃饱了,中午急着往家奔,我跟在羊群后面。雪过天晴,大地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地毯,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亮晶晶的光芒,冬日的美景让我心情格外舒畅。   临近村口,就在羊群即将走出一片小树林的时刻,一只狐出治疗癫痫用卡马西平行吗现了。在头羊前面十多米处,狐悠然地穿过覆雪的小路。见到羊群呼呼啦啦地过来,狐视而不见,并未转头。奇怪的是,那时那刻,羊儿们也丝毫没感觉到异样,它们只顾着赶路,忽略了周遭的一切。而我,起初也以为是一条哈巴狗从羊群前穿过。定神再看,那细长的身体,尖尖的嘴巴,大大的耳朵,短小的四肢,一条毛绒绒如丝带般的长尾巴,才让我恍然大悟,那确确实实是一只狐!   羊儿们很快步入了村路,踏烂了狐穿过小路时留下的爪印。狐不紧不慢地穿过冬日的雪野,径直向前方一片杨树林走去。我驻足片刻,目不转睛地望着狐的后影,直至它消失在远方。心里仍是满满的欣喜和激动,羊儿们已经到家了,我却沿着狐留下的印迹,走出十几米远,饶有兴趣地观察一番。   那只狐偶然间走进我的记忆,以至于见到牧羊的同伴,忍不住跟他提起我的偶遇,描述狐的情形。同伴说那是只草狐,因狐的毛色跟秋天的秸秆及狗尾草颜色接近。毛色鲜艳的狐,则被称作火狐。这便加深了我对狐的认知,对我来说,尽管遇见的是草狐,也足以感到高兴。幸运的是,从那天起,那整个冬天里,我在牧羊的某一刻,便总会不经意地遇见那只狐。或许不只存在一只狐,我却误以为是同一只狐。只因,我多次见到的狐,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草狐。   自古以来,狐就是文人墨客描写刻画的对象之一。家喻户晓的,莫过于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狐。关于“聊斋”的故长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比较好事,尤其是关于狐仙的影视剧,那种想看而又不敢看、不敢看又想看的心理,十分微妙。只可惜,在人们眼里,狐身上总是披着狡猾的外衣。此时的我,却相信这件不合适的外衣是被强加到狐身上的,是对狐的误解甚或侮辱。至少,我遇见的是一只充满善意而聪慧的狐。   或许是儿时关于狐的故事在心中根深蒂固的原因,加之狐的稀少,起初便本能地让我警觉并戒备起来——尽管这种心理让我觉得有些羞愧;事实证明,我莫名的担忧的确是多余的。我完全可以同我的羊儿一样,对狐的存在,丝毫不感到诧异和惊恐,与身边的一切事物自然和谐地相处,彼此融为一体。      二      偶尔在野地里、土坡下,见到一些粗大的洞穴,我相信那并非狐长久居住的家。或许是獾类动物为牵引人们的视线,而设下的迷宫呢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急救!有时,我会见到沙岗上,那只狐用前爪猛烈地刨着冻土,极可能是在捕捉刚刚钻进洞里的老鼠。   还有一次,羊儿们低头安静地吃草,我抽空卧在一片放倒的秸秆上,晒着暖暖的太阳,舒服地打着盹儿。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见头顶有窸窸窣窣的响声。慌忙睁眼,起身回头,却见那只狐正朝我这方向奔来。我的心不由得绷紧起来,头皮像是触电一般。狐见我坐起,也便停下来,彼此默默对视了片刻,它那对炯炯的目光,甚是传神。狐终于转身而去,似乎为打扰了牧人的休息而表示歉意。羊儿们仍旧低头边走边吃着干草,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更多的时候,狐只是偶尔从我和羊群旁边匆匆走过,不曾转头,不曾驻足,互不惊扰。我静静地望着狐的身影,直至消失在远处那小片杨树林。   某日,从南村头,一村民骑着幸福摩托车疾驰而出,穿着绿大衣,头戴厚厚的棉帽,像是牧人,不像是猎户,因周遭早已缺少了猎捕的对象。令人惊悚的是,骑车人的身边竟跟随着五条狗,上蹿下跳,张着大嘴,呼呼喘着粗气,时不时地叫嚣几声,震得枝头上的雪都落了……   逮着机会,我问牧羊同伴,骑车人是不是丢失了羊群,而在心急火燎地四处寻找?同伴淡淡地说,他是在找狐、捉狐!我的心咯噔一声,不免为狐担忧起来。我相信狐是富有灵性的,一定会聪明地躲过各种劫难和灾祸!我再次为狐祈祷和祝福。   确切地说,除了在书本和影视剧里,从小到大,在这之前我是从未见过狐的。仅有一次,夏日里我自己从五里外的外婆家回来,渐近我村半里之外有两座沙岗,艰难地哈腰攀上去,下到谷底,再攀上去,再下来。虽费些力气,但也不至于累晕累垮。令人恐惧的是,在这宽阔的赶羊道路两侧,绵延五六里,竟是茂密的榆树丛,也有高耸的白杨,坡顶上时不时地现出一座座布满枯草的坟茔。故此,我很少敢在此独行。偶尔经过,心里都异常紧张,头皮发麻。也就是那一次,在我攀过一座岗,欲攀上另座岗的时候,不经意地回头,却见一火红的长条影子从谷底从南向北迅速闪过,刹那间消失无影踪。后来,我便认定那是一只狐,且很可能是只火狐,不禁有些后怕。仅那一次模糊的邂逅,竟让我记忆犹深。   冬去春来,乍暖还寒时候,在村东沙岗上的小片杨树林里,守护羊群的我,又幸运地遇见狐。狐坐在坡顶,我站在半坡,相距不过百米,我与狐仍旧对视了片刻,无声无息。可就在狐向右转身的那一瞬,竟让我惊异发现,就在它身后,出现了一只肉墩墩的小狐。显然这是母子俩,整个冬季,在空旷的原野里,我所经常遇见的那只狐,它居然做妈妈了,这是多么让人欣慰的事啊!我这才感觉到,我多次见到的狐很可能不是同一只狐。在那个冬季里,狐原来并不孤独,只是喜欢或习惯于独来独往而已。那只狐带着它可爱的孩子,走下沙岗,沿着地头的一条小路,逐渐走远了。   我不知道那只狐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晓得它最终去往何处,但我相信狐是有灵性的——人开封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生总有感触的瞬间,一草一木、一禽一畜、一山一水都是有灵性的,只要我们用心灵去领悟,就会息息相通,就有无尽的诗意发现;漫漫人生路,总会有跌宕起伏的片段,总会发生和遇见那么些奇事、奇人、奇观,一点点地综合汇集……   我不禁在内心虔诚地为狐祈祷,希望狐平平安安,正如祝福世上所有好人平安、快乐、幸福一样。天地万物,既各行其道,又和谐共生。珍爱阳光,珍惜生命,我们理应对大自然怀有敬畏之心、感恩之心。在复杂多变的生存环境里,动物们一代代艰难地繁衍下来;而从古至今,人类历史和平健康的漫长发展历程,又何尝简单而容易呢?! 共 26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