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祝福祖国】那年今天的日子(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txt下载

今天这个日子,是我人生难忘的日子,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

我用自己人生最真实的亲身体会,去努力地还原五十一年前的今天清晨。

今天清晨,初冬的暖阳,普照着神州大地的任意一个角角落落。太阳最无私,她不但照亮上天苍桑、神州大地,还有万物生长的每一个空间。

太阳底下,当然也包括渭北旱原,一个秦朝以前就已经有了的村庄。这个村庄在渭北高原所有的大小村庄里,并不显得有什么特殊的模样,全是坐北面南的八卦窑洞。是的,当时的场景,就是一座很普通的八卦窑洞,窑洞的外景看起来比较有沧桑感,最起码也有百十年了。

在窑洞的崖畔上长满了一排排弯弯曲曲的酸枣树,酸枣树九月就已经落叶,不过树枝上挂满了那一串串的红酸枣,却特别地渲染北方的秋色,确实很耀人眼。顺着庄子东边的小坡往下走,那坡脚下的小路上,酸枣树根竟然也根系错纵复杂地盘亘着。

下小坡坡的小路径首先向南走,路程行走差不多一半,你可以看见身旁的左边也就是庄子的东边,是一个郁郁葱葱的的树林。小树林里笼罩着一个十来平米大的水池子,那水池子就是北方人给牲口饮水和洗衣服用水的涝池。池子的水面落满了树叶,我暂且称呼她秋池。小树林虽然初冬梧桐树、核桃树、椿树、杏树,苹果树、洋槐树等等杂木都已经开始落叶,但是,并没有因为开始落叶,让这片树林给这户人家的窑洞带来了生机和四季的喜悦。

看完这树林和秋池的金黄秋景,坡坡转弯向西,在你的右手旁边有一个三米多高的小土山,就这点小土山上也长满了酸枣刺,真可谓无处不有啊。在手的左边也就是南边,是一条深沟,这条沟直线的距离差不多有七八百米,庄子距离沟边也就二十米左右,大约在十米左右,一道高筑的土院墙把院子和门前隔成了里外。大门外沟边一排椿树,东边坡坡口刚走完,有一颗满身刺并挂满皂荚的皂荚树,黑漆色的皂荚在院子最中间的院墙里边。再往西是一棵采伐后年轮已经数不清的国槐树,直径大约有一米左右,树身高度大约有五米左右,树冠覆盖了整个院落。再往西还有小国槐两棵和许许多多棵的洋槐。

总体看起来整个庄子和院落,特别富有生机、和谐、温馨,让村里人描述这个庄子的景色,那简直是千楸万槐啊(谐音:千秋万怀)。

走进黑色大门时,你可以看见四个醒目的颜体朱红大字“清河安泰”。这是老秀才生前写的,进门自东向西数,大大小小窑洞一共有六个。东厢屋是厨房,西厢屋是主人老秀才的书房,东边正屋归老四家,中间堂屋归老二家,西屋归老五家,老大、老三已经搬迁去了新庄子住。

老秀才去世后,这中间屋子就归秀才的儿子和儿媳妇住了,如今的老秀才的儿子也已经去世了,只有秀才儿媳妇和她的一群儿女们在此居住。这秀才的儿媳妇可真厉害,她生了九个儿女。如今听说,这段时间老太太身体很欠佳,估计是活不了几天了。不过听说儿女们说老太太虽然身体不适,她却很坚强,因为她一直在等一件喜事降临,因为老太太的老五儿子媳妇马上就要生了,因此这几天老太太虽然有病,却还是拄着拐棍出出进进,她忙个不停啊,因为她高兴哎。

其实除过院子里一群柴鸡戏耍斗殴,整个院落里和平时没有太大的两样,儿女们该上工的,自然下地干活去了。

忘了告诉你,文中所说的那年今天的日子,那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的第二个年头的初冬的一天。这一年,中国火箭试射成功,中国石油产量已经自给自足,“文化大革命”,进入高潮,这年还有很多的大喜事,比如中国试爆成功第一枚氢弹。中国成昆铁路建成通车。中国宣布击中在中国领空飞行的数架美国飞机。当然,这些都不直接关乎老百姓的生计大事,我们不再谈论这些。

就说说那个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吧,男人们都出去上工去了,女人们磨面的继续磨面,做饭的都已经下厨,孩子们该上学的都去了学校。

老五搅拌好了一堆麦草泥,正在西屋窗外裹泥着漏烟散热气的烟囱。因为媳妇要生了,西屋的门帘上,已经悬挂上了忌讳陌生人来回走动的红布条。一家人正在沉默不语中喜悦地等待新生命的降临,阳光自然温暖地斜照在西屋的窗台上,接生婆已经到了,正在喝茶等待之中。

九点左右,屋子里传来的产妇的哭喊声,叽叽喳喳的喧嚣声,老太太在院子里拄着拐棍打转时,拐棍敲打出的节奏声,都夹杂在一起。此时候家人们紧张的内心里不言而喻,老五手心里握出的那一把汗水就是证明。

忽然间,哇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老五媳妇终于生了,人们终于把心落在了腔子里。此时,有人跑出来给老太太报喜,什么都不用说了,看看老太太的表情就知道,都是高兴的原因,让老太太从大襟的外套侧面掏出了手绢,随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睛,回屋子里顺手门口立了拐棍,她上炕盘起自己的三寸金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暗自语道,终于平安无事喽,老太太今天又添一孙子,心里就甭提多高兴啦。

老五是我父亲,因为生孩子疼痛哭声大喊的是我的母亲,那个出生的人,就是我自己,那个老太太,她就是我的奶奶,听父亲说,我出生四十天奶奶就去世了,奶奶大祭大奠的那天夜里,我还耍怪,差点跟着奶奶去了,吓哭了所有在场的亲人男女。看来我跟奶奶确实无缘……

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天也是我母亲的忌日,四十天后是我奶奶的忌日,这些我终生难以忘记。我今生不过生日,那是因为生日对我来说实在太沉重了。

2018年11月11日哈密成稿

长春市到哪里治羊角风最好山西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个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