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军警】一字千金 情谊无价 (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郑旭东老师办事一向是稳扎稳打,不会张扬,不许空愿,也不知他何时“预谋”的,2016年3月2日下午打手机告诉我:“你的文集快印出来了,为纪念出版,我写了两句词,一句是‘少陵河情诗,驿马山夜话’,一句是‘穿越心灵的步履,纵横岁月的诗章’”。

郑旭东老师在电话那边说,我随手拿起桌上的笔和纸快速的记录下来。

这人那,上了岁数,身体这部大机器磨损的不知从哪里先老,例如,有的从腿上先老,行走就不太方便,有的从眼睛上先老,戴上了老花镜,有的从头发上先老,拔顶、白发……而我呢,耳朵有些背。呵呵,郑老师那边说少陵河情诗,我却记了少陵河情思。

“好啊!少陵河对驿马山,家乡的地标,情诗对夜话温馨浪漫,夜话二字让我一下子想起《燕山夜话》来了。穿越心灵的步履与纵横岁月的诗章,更是绝妙之联。不愧为‘姜是老的辣’,我非常喜欢。”我脱口而出。

真想不到,郑旭东老师下面还有故事呢。

“上午我去了一趟曼哈顿买了两个画轴,然后我与孩子他妈、我家的‘外交部长’吕伟专程拜访老友李楣把这两句词写在画轴上。”听郑老师说后,让我受宠若惊,欢喜若狂,连忙说:“非常感谢郑老师,更感谢你家的吕伟局长。”

“感谢什么,老兄出书了值得纪念,我知道你喜欢字画书法,就去求著名书法家李楣先生了。李楣先生原来在乡镇任党委书记调到区政研室任主任,我是副主任,后来他调到哈尔滨市农委当领导,厅局级退休,人很好,对撇子的怎么都行。”郑老师对我说。

“郑老师,等李楣先生写好后我跟你一起去取,也认识认识这位老领导。”

3月2日傍晚我的《穿越心灵的步履》由印刷厂送来一部分,3月4日,郑旭东、谢幕、路春几位老作家和林杨等中青年作家文友们欢聚一堂,郑老师告诉我李楣把书法字画写好了,明天咱俩去取。

郑老师有一个特殊的“嗜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逢聚会大家推杯换盏喝酒,他却“喝奶”,哈哈,喝的是椰汁,尽搞“特殊化”。没有办法,我一高兴又喝了一杯啤酒。

3月5日是周六休息,由于连日气温升高,清晨下起了小雨,街道湿漉漉的,低洼处还积了水,公交车似乎慢了许多。在公交站点左等右等还不见要坐的线路公交,离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只好乘出租车前往。

我给郑老师打电话说10分钟在老地方接他去李楣老先生家。老地方就是他家小区的2号门广场上有12根白色的圆柱成半圆形排列,象征着一年的12个月,每根圆柱上有一小男孩吹喇叭的雕塑,这是小区欧式风格的点缀,是我俩经常约定见面后一起参加活动的地方。

大凡在农村基层工作过的人,身上都会有股朴实、大方、开朗的劲儿,没有这两下子,农民也不会欢迎你。郑老师、李楣老先生和我,都有在乡下工作的经历,所以一见面很容易沟通。

当李楣老先生知道我原来在军分区工作,便打开了话匣子,那是我在呼兰方台公社当书记时,在宾县英杰公社参加地区民兵大比武,打射击对抗赛,小方民兵连的一位女民兵,10发10中,还打了支援,尽显飒爽英姿。他叨咕着时任军分区司令员的名字,还有部门首长的名字、几任呼兰县人民武装部领导和相关人员的名字……虽然这是20世纪70年代的事情,如今他仍记忆犹新。

交谈中,李楣老先生的夫人说到了那天站在窗前看见郑老师的夫人说:“吕伟来了。”“我一瞅,后面还跟一个人,这不是小郑吗。”李楣老先生说后又接着说:“于是我把头探出窗户外喊小郑!小郑!”这时,郑老师插了话:“那天喊小郑,开始没想到是喊我,还是我家的那位‘外交部长’反应快,用手指着窗户说人家李局长喊你那!”

李楣老先生喊小郑,是有原因的,论年龄他比郑老师大一旬,也源于当年在一起工作的缘分。几十年过去了,能听到这么亲切的称呼,让郑老师兴奋了好几天,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这样接地气的称呼,当今很难听到了。大家都开心地笑起来。

茶过三巡,茶香回味。这时,李楣老先生从客厅引导我们去另一个房间,只见他拿出书写好的书法画轴,我忙接过来舒展开,一幅写着“穿越心灵的步履纵横岁月的诗章”落款“李梅书赠”,一幅是“少陵河情诗 驿马山夜话”落款为“郑旭东词 李楣书”并向我们介绍自己书写所用的字体。

这时郑老师忙不迭地为我们照相。李楣老先生还为郑老师及家人书写了书法字画。遵郑老师嘱,把我那本《穿越心灵的步履》散文文集赠送给李楣老先生,李楣老先生又馈赠给我一本他的书法影像册《快乐人生》,由单荣范题写。

李楣书法影像册《快乐人生》,有“我最崇拜的书法神品”:毛泽东“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人民心中的偶像”——周总理出席日内瓦会议照片。有名人名家题词留影,其中有关向东先生的“开篇词”及接待国内外名人名家活动的珍贵照片。张天民、刘新民、王田、高歌、徐懋兴5人的“我最欣赏的无价经典作品”。学习阶段、工作阶段、退休阶段“人生三大阶段”的书法、诗词作品及国内、国际书法大赛获奖作品。

据郑老师介绍,李楣先生的书法“五体”皆能,尤以行书、行草见长,其书法作品多次获大赛金奖,并被多家馆藏。现在,他已经76岁了,依然是黑龙江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理事,哈尔滨老年书画研究会会长,苍龙书画院院长,曾经为哈尔滨烈士陵园撰写碑文,为大顶子山航站枢纽题写“东北第一船闸”、“枢纽多娇,江山新貌”。徐悲鸿夫人廖静文称其书法作品“刚劲、大气、灵动、隽永,充满活力,不愧为萧红故乡的书法家”。并亲自为其题写徐悲鸿大师怀念白石翁的一首诗。著名红学家端木蕻良,著名电影演员达式常,著名作家韩统良等都对他的书法作品给予高度评价。

我知道,名人书法字画那是轮平方尺计价的,也就有了名人字贵的说法,有的一幅书法、字画几十万那!

我与郑旭东老师是网络文字缘分,走到现实生活里的朋友。

郑旭东老师,他的作品以写生活写百姓为本,以朴素、大气、厚重为标,以风趣、幽默为上,以短小精干为习,展现了他一贯的写作风格。几年来得益于他的帮助,使我在用文字书写生活上有了一点进步,有了《穿越心里的步履》这一片新绿。

说来,我与郑老师是老乡。 他出生在巴彦西集漂河左岸,成长在漂河右岸的呼兰二八,少陵山与漂河留下他儿少时的欢声笑语和难忘的岁月。他从小慈母逝去,在嫂娘的抚养下一天天长大,成为屯子里的半拉子,一首歌颂张勇的诗歌,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沸腾了呼兰河畔的古城,乡亲们赞不绝口的称之为有出息的青年,被推荐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省市里优越的岗位他不去,一心为回报养育他的家乡呼兰而默默耕耘。如今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仍是忙于关心下一代的伟大事业。

漂河在少陵山南流不远处便注入了少陵河。我的祖辈生活在少陵河右岸呼兰杨林的田堡村,我出生在少陵河左岸的巴彦大崴子屯,不管这么论,我与郑老师是割舍不断的地缘乡情,是文字凝聚的深厚情谊。

从李楣老先生家里出来,已中午十分,天空正飘飘洒洒的下起了中雪,雪花落在身上就化了,路上下面是水,上面是雪,踩上去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马路上留下道道车痕,有的行人打起雨伞,更多者任凭雪的洗礼……或许初春的雨雪也懂得我的心思,也在分享一字千金,情谊无价的感受。

丙戊酸钠有什么效果邢台看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呼和浩特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