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一双布拖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摘要:什么是友情?友情是无论过去多长时间,彼此都会把对方想起;友情是在人生的路上遇到困难时,彼此无条件伸出援助的手;友情是一根无形的长绳,无论是天各一方都永远把彼此牵挂;友情是记忆深处的一串音符,不经意就谱奏出一种想念的旋律;友情是在毫无预约的情况下给你的一个惊喜。 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两点多钟,老公打电话给我说薛红在他的单位马上来看我,当时我不敢相信,因为我与薛红分别已有十年了。十年前我和薛红住在一个政府大院里,我们俩是最要好的朋友,由于工作原因她去了另一个城市,临走时送给我一双布拖鞋做纪念。   现在突然来看我让我万分激动。挂了电话,我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赶紧下楼跑到小区门口迎接。不一会老公的车开过来停在了我的身边,从车上走出的薛红与十年前相比胖了许多。我们俩问好拥抱后边聊边上楼,老公回去继续上班。   十年,十年的变化太大了,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堆积在心里仿佛无从说起,所以两个人想到哪就说到哪,我们俩聊了很多很多。记得十年前薛红的儿子读五年级,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如今身高一米八三,大学毕业已考上公务员了。真是岁月催人老啊,可是无论有多老,那份友情却永远不变。   十年前我和薛红从不同城市来到了同一单位。经过一段时间地接触与了解,我发现薛红是一个对工作认真、不多说话且善解人意的人,性格与我差不多,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俩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一起去买菜,一起去逛街买衣服以及其它一些东西;遇到开心的事一起同乐,有时候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呢;遇到不开心的事相互倾诉,相互安慰,仿佛形影不离。   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无论友情有多深有多厚,相互之间有多不舍,为了工作,为了生活最终不得不到处奔波。一个人在一生中有多少离情,有多少别念谁都无法估量。但只要是相处到心坎里的那种友情或者爱情,无论隔多久都不会忘却。不问候不代表不想念,只是现在的生活、工作节奏或环境不允许你去随意疯狂,互相理解就好。   其实我与薛红分开后,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每当去买菜时就觉得孤孤单单的,好不习惯哦!结果转了半天也不知买什么菜好;去买衣服时也没有人围绕我转了一圈又一圈,然后说出参考意见。在我心里薛红就像一个参谋,我每试一件衣服她都要说出自己的看法。有时不是说颜色不适合我,就是说肥瘦不太合身,所以我试了一件又一件直到她满意为止,其实我买衣服的家都让她当了,但我非常开心、乐意。   可是自从与薛红分别后,我再去买衣服却怎么也拿不定主意。于是,一次一次试衣后都以失败告终,以至后来看好一件衣服选好尺码直接就买下,至于试衣这道程序就免了。而买回来的衣服没穿几次就觉得横看竖看都不顺眼,再仔细看看衣服的颜色与肤色相比,简直就像街上流浪的疯婆子。所以只好脱下放到衣橱里,时间长了觉得形同虚设,偶尔看到又令我生厌。但我从来舍不得扔掉,因为单位常常组织工作人员捐些旧衣服给贫困地区,有一年家里没有旧衣服,我专门去买了一些新衣服捐出去。   这下好了,每有不合身的衣服我都等待时机把它捐出去,这样也不致于浪费。但是,薛红送给我的一双布拖鞋已经十年了,鞋垫已被我磨坏了,现在我还一直保留着,因为这双拖鞋里注满了友情,塞满了惦念,还有一份深深的母爱之情。每每穿在脚上的时候,我就觉得对不起薛红。   其实这双拖鞋是薛红的母亲,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给薛红做的。因为她亲母年轻时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根本没时间去细细地给她惟一的女儿薛红做花鞋,熬到有时间了,眼睛又看不清了。可是想给女儿做双花鞋这件事一直搁在心里。就在薛红与我分开的半年前,她的母亲终于给她做了一双花鞋。鞋面是鸡血红板绒,上面用各种颜色的丝线做了一朵花和一只蝴蝶以及几片绿叶,栩栩如生,鲜艳夺目。   薛红自己舍不得穿一直收藏着。没想到又要换地方工作,所以就从箱子里拿出拖鞋送给了我。当时我执意不要,可盛情难却。过了两天她才把调动的事告诉我,原来她把拖鞋送给我是有原因的。   当时我的心里那种不舍之情无法形容。看着薛红坐上堆满家具的双排座汽车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难受。那是我第一次尝到了离别的滋味。   春去秋来,北雁南飞,一晃十年过去了。十年中,只要我穿上拖鞋就会想起薛红,也曾打听过许多在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可就是没了薛红的消息。有人说人走茶凉,在我想来薛红绝不是这种人,可是怎么就没了消息了呢。   细细想来我很恨我自己,因为当时听说薛红要走我几乎是乱了方寸,以至一样东西都没送给她作纪念。触景生情,睹物思人,或许就因为我没送什么东西给她这个原因把我忘记了吧,也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毕竟时间太久。这几年我也想开了,人各有志,在平淡的日子里只有把那份深深的友情交给时间,我想时间会证明一切。   什么是友情?友情是无论过去多长时间,彼此都会把对方想起;友情是在人生的路上遇到困难时,彼此无条件伸出援助的手;友情是一根无形的长绳,无论是天各一方都永远把彼此牵挂;友情是记忆深处的一串音符,不经意就谱奏出一种想念的旋律;友情是在毫无预约的情况下给你的一个惊喜。不是吗?十年过去了,薛红依然没有忘记我这个朋友,她的突然到来让我的眼前一片敞亮,让我的猜想全部释然,让我的牵念终于搁浅。   原来薛红和丈夫辞职下海到外省经商去了。一开始由于没经验,所以经商失败,多年的积蓄全部赔光还欠了一些债,所以一直在外奔波。好在布满阴霾的日子早已过去,现在事业稳步前进。薛红回忆起失败时的那些日子,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要不是家人和朋友的帮忙,可能永远都没脸见我。   听了她的话,我上前轻轻揣了她一下:“怎么这么说呢,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你知道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你吗?再说些见外的话我揣死你!”说着,我把那双布拖鞋拿出:“你看,这双拖鞋颜色褪变成什么样了、坏成什么样了?搬了几次家我都舍不得扔掉它,这意味着什么?你真浑,一直不给我消息,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现在不是来看你了吗?以后我一定会保持联系,别再说了哈!”薛红陪着笑说。   其实拖鞋在经年累月中一定会褪去它原先的光泽,而蕴含的那份友情无论过去多长时间都不会褪色。   成年男性得病的原因什么哈尔滨看癫痫病到哪里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武汉癫痫病大发作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