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字闲思(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一、直

一支竹子,笔直,枝杈向上,叶子精神。一片竹林,每一根竹子都挺拔,桀骜,即使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也绝没有谄姿媚态。

刚直,谦逊,不同流俗,果真是君子啊。

在王维的笔下,在吴道子的手中,竹,自有神韵。苏轼画竹,深墨为叶面,淡墨为叶背,疏枝密叶见精神。看郑板桥的墨竹,新篁枯竹,一枝一叶,不管风中还是雨中,皆浓淡适宜,疏密有间,秀劲脱俗。“板桥画竹,不特为竹写神,亦为竹写生,瘦劲孤高,是其神也;豪迈凌云,是其生也;依于石而不囿于石,是其节也;落于色相而不滞于梗概,是其品也。”

我们歌咏竹的精神,竹的气节,竹的品格,直,是其外形,坚,是其内涵。穿梭竹海,听清风簌簌,依阶低吟时,见一高耸入云的翠竹被拦腰折断,那触目惊心的死亡。要么正直地活,要么就去死?

如果除了坚,再多那么一点韧性,不知这支竹子愿不愿意选择这样的命运?

二、真

比“直”多两点,而已。

真字本从贞变形而得,贞从贝从卜,卜贝属于占卜的一种,是汉人传统的习俗,是最简单的一种求真过程。

求真的过程从来不简单,甚至坎坷丛生。一个小我,要达到真我,何其难也。执著五蕴假合之身的妄我,要像佛那样具有八大自在,出离生死烦恼,才达真我。在俗世的河流里,你我都是随波逐流的叶,容易“见其利而忘其真”,庄子一针见血。

多一点韧。迫不得已时,不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作为唯一的选择,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也懂得退一步进两步也不是完全不可行。内心的挣扎,可以通过自我说服来战胜;与俗流合污的苦痛,可以靠时间来消弭。认真,而不较真,这种真的坚韧,不是屈服,不是变节,是明白了活着不易之后生长出来的智慧。

再多一点实。竹子,虚心,自然脆弱。人非草木,可以让自己的心强大,坚韧生活的智慧,是踏实,是面对现实,不再空中楼阁编织绮丽的梦,这便是真的生活。

三、慎

比“真”再多一点心,真心,而已。

慎,是谨,是诚。

所谓生活的智慧,都是跌跌撞撞的努力之后收获的沉甸甸的果实,当能够云淡风轻地说出,伤口已经结疤,疼痛和心伤都成往事。

生活的智慧,也即选择的智慧。依然可以直,但绝不硬碰硬的两败俱伤。依然还是真,但绝不争个你死我活头破血流。世界没有什么改变,而我看这个世界的心,变了。

谨诚地选择,我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我不必忍受痛苦拔出所有的刺,削减所有的锋芒,世界也用它的胸襟包容,所有没有恶意的,直和真。

慎终如始。

四、痒

很纤细的一根头发,知道它落在脖颈里,却遍寻不到,左手抓,右手挠,皆是空,痒却随着这种慌乱的努力而遍布开来。终于,两个手指尖捏起了这根纤发,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痒,终于乖了,躲起来,不见了。

很多时候,痒比较好伺候,自挠几下就马上变驯服。碰到够不着的后背,请出痒痒挠,也叫不求人,只需轻轻几下,痒乖乖收拢它的锋芒,和身体和平相处,似乎死了赤手空拳起义的那个心。倘若以为和平是永远的,你又错了,也许是一阵春风吹来的花香,也可能是新家具的挥发气息,甚至是太过热情的阳光,痒又开始蠢蠢欲动,很有官逼民反的味道,呼啦一下,身体的表皮一阵一阵痒,一片一片红,只得一块一块挠,可痒此起彼伏,大有春风吹又生的架势,不得已奔向医院,扑尔敏、息斯敏之类的药一到,手无寸铁的痒只好举手投降。你的身体终于安泰了,重新变回自己能主宰的,长吁一口气,安逸。

幸福其实很简单,痒了有人给你挠挠,而且恰好这样不轻不重,不高不低,只几下,浑身舒坦,像每个毛孔都被熨烫平整了一样。可惜这样可心的人,总是罕见。有时要借助物,在身边没有痒痒挠的时候,也许一把尺,一截树枝,一支笔,甚至是无人处的树干,你把这小物什对准痒的部位一阵乱鼓捣,大有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意思,吓得痒只好偃旗息鼓。至于镜头里常见的,穿着厚棉袄的背脊,使劲在树桩子上蹭,那厮一脸痒被缓解了的享受模样,我们看的人倒忍不住浑身痒起来,仿佛痒会传染的一样。

有时,痒无法这样适时止息。军训,站军姿,一滴汗沿着前额往下淌,缓缓地,慢慢地,一挪一挪地,似乎很舍不得一下淌到下巴,最后狠狠地砸地上,就这样折磨着人,歪歪扭扭地下,扎扎实实地痒。年轻的心都快生出幻觉了,教官一声令下,解散,然后,美美地抹一把汗,把那痒像擤鼻涕一样揪出来。偏那教官也不干脆。痒,就这样一路蜿蜒,细细的一道汗迹,每一个分子都是活泼泼的痒。那时想,不痒的时候多么多么幸福。

痒不安分,不是时时都这样明确和好对付。你知道它存在,但你纵使全副武装了也奈何不了它,一记猛拳,它无声地笑你隔靴搔痒。比如不觉技痒,心痒难挠,情不自禁要表现自己的两刷子,高兴得不知如何才好,作为旁观者,真该成全,那种痒的滋味着实折磨人。还有像诗一样意象朦胧的表达,七年之痒,很是文学,婚姻的痒处?痛可以说痛彻心扉,痛到无法呼吸,而痒呢,也许只能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痒到说不出。当伤口长出嫩肉,痒源源不断,疯狂滋长的还有新生的喜悦。

伟大的汉字啊,一只温驯的羊生病了,还说什么呢,痒。

五、控

社会以加速度发展,语言演变也日新月异。就说这“控”字,近来有蔓延泛滥之势。特别喜欢很萌声音的人,人称萌音控;对微博极度喜爱,每日有若干小时用于向全世界播报自己鸡毛蒜皮的人,人称微博控;喜欢些让常人无法理解接受的另类东西的人,人称脑残控……而减肥控是所有控中最悲壮最残酷的,你要独自忍受那些吃还是不吃、吃多还是吃少的纠结,好些减肥控的理念是,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吃了之后,继续将减肥事业进行到底,减了小腿减胳膊,减了脸蛋减腰腹,没完没了,还乐此不疲,可怜那银子哗哗哗地随肥肉流掉了——肥肉还会回来,银子却不会再回来。

百度了一下,知道“控”源于英文单词complex(情结)的前头音(con),日本人借用过来(コン),按照日元语法形成“某某控”的语言景观重构,实际上就是“所役”,等同于“所自役”。哲学家说得深刻,控,不仅是物对人的包围,更是物的意念对人的包围。

我是俗人,不会深刻,也见不得深刻,就来说说我周围的几个控。

本人是著名围巾控。我先拿自己开刀,那些个喜欢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人,就不要再打击我了——我自嘲的目的就是免于被嘲讽。对于购物,我一般比较理性,一是基本付现钞,以免刷卡失去理智,二是和有购物狂倾向的女的朋友们保持安全距离,并婉拒各美女逛街之盛情邀约,三是不怕辛苦会货比三家。但人都有软肋,我见到围巾就迈不开步,即使说服自己走开了,还会鬼使神差地回去买了围巾再走。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围巾的特殊癖好,直到某一天,办公室的妹妹们提醒,我才猛然发现,我的围巾数已接近三位数。女人大多爱珠宝,爱靓装,爱化妆品,那些爱好花费不菲,我只爱买围巾,反正花不了多少钱。我自己买的,最贵的是羊绒围巾,400元,最便宜的才2块5,是碎花小方巾,换季时购得。什么材质的都有,真丝的,棉布的,绡的绢的线的,羊毛的兔毛的,叫不出名的新材料的。把自己的围巾铺展在床上,越看越爱,整一个春天!自从学会网购以后,我的围巾控症状更加严重,一气买4条8条的,为避免再这样不低碳,本人已经自觉不点开淘宝。可恶的是,现在的当当上都能买到围巾。

我曾见过一个以高跟鞋为最爱的女人,苏州人,她是我高中的英语老师。她曾是个美丽的女人,名校毕业。在20多年前,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能保持一个月换28双高跟鞋的壮举,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那时,英语是我们的最怕,高考又特难考,下午的时光尤其难熬,无聊的我的女同学们,初夏的午后,居然上课毫无倦意,原来爱上了数数,就数老师的口头禅,或者老师某个怪异的动作的次数,精神自然保持振作,没料到英语成绩也明显提高。英语老师的鞋,同伴们数了一个月,忘了是26还是28,为了说明她老早就是高跟鞋控,当以大的数字为计了,呵。

我办公室的四个妹妹,都有超级之爱好。二妹喜好说脸色,名言是,早上来上班脸色还是红润的,下班时就灰暗了,我看她是脸皮控;三妹酷爱买花裙子,达到无裙不欢的程度,365天天天换裙都能保证不重复,我叫她花裙控;四妹喜爱在头发上做文章,今天换个发箍,明日又挽起了头发,后天披下来戴朵小花,我叫她头皮控;小妹,还是清水出芙蓉的可爱样,偏偏近来迷上了喝中药调理,暂时叫她中药控。

很多时候,控什么是不由自己掌控的。你也可以反省一下自己,有没有对某事某物情有独钟的,也许就是常常动心,苦于没有经济能力,其实你也已经被某物所奴役了。人生苦短,爱控什么就控什么,快乐了自己又没有妨碍别人便好。

六、拽

拽,原来就是一动词,和走啊跑啊一类的,现在身价看涨,连词性都演变了,具体语境里可以当形容词用,比如;这人很拽啊。据说在河南、安徽、四川等地的方言里,拽就是人傲慢张扬的样子。这个字有意思,手脚并用,把日头都拉下来了。

今天我来说说“拽”,不是针对在看我文章的你,而是针对某些很拽的人而言的。我现在几乎不赴局。老早的时候也是赶过一两回的,当时内心倍受煎熬,如芒刺背,如坐针毡,脸上的笑是硬挤出来的,伸出筷子也要思量再三,至于那酒自然免不了猛灌,但和趣味不一的人喝,是最无趣的事了。回到家,骂骂咧咧重新做饭,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更浪费感情。去过一两回之后,我颇有些绝望,孩子他爹受不了我沉着脸做饭时阴郁的家庭气氛,从此不请我老人家赴什么饭局。朋友熟人也都知道,某某某的老婆是很拽的,要想请她吃饭,难。自从赖倒坐之后,我的生活就阳光明媚起来。偶尔有朋友自远方来,恰逢我心情好,心甘情愿陪吃饭,朋友们就喜出望外,感觉是我开恩似的,待我如同待太后。这是拽的意外的好处。

来说说几年前和局有关的一件很拽的事。孩子他爹常常赴局,同事的,朋友的,同学的,你有求于他的,他有求于你的,反正365天,三天里有两天是赴局。某一天,他兴冲冲告诉我,他的一个同学回国了,同学请吃饭,去不去。我一贯的做派,眉毛一拎,眼睛一白,说:不去。

他接着说:这个同学可不一般,哈佛大学的教授啊,请他吃饭,同学都是把全家都带了去的,你不去?

我说:教授啊?我没看到过?有没有更吸引我的理由啊?

他说:某某某(他同学名字),报纸上都登出来了,在冲刺诺贝尔奖。

我差点笑破我脆弱的肺,问:是诺贝尔文学奖吗?

答:在世界自然科学顶级杂志《nature》上发表文章了呢,你这种人孤陋寡闻,不知道了吧,全球华人科学家每年能在《自然》上发表文章的不超过四人。

我说了很拽的一句话:若冲刺的是诺贝尔文学奖,我就去;若是帕慕克来了,我可以考虑陪吃饭。别的,算了。

那时帕慕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久,他写的《我的名字叫红》,我没看过,但对题目有点印象。

当时我收获了很多嘲讽,当然我也回报他更多的讽刺。你想想,谄媚地看着哈佛大学的教授,殷勤地劝酒,很为难地给自己灌酒,搜肠刮肚想溢美之词,死皮赖脸地从牙缝里挤出美言,多作孽啊,吃下去的东东还补不回损耗的脑细胞。

好几年过去了,我看那诺贝尔奖是望眼欲穿,也没瞅见那某某某的名字。倘若真把诺贝尔收入囊中,我也不准备赶这热闹,这就是,拽。

七、追

一些画面在我的心中定格:

在春风里,在断桥边,两个孩子追赶着风筝,气喘吁吁。而风筝也像逗小孩玩儿,踉跄着越飞越高,直到变成一个点,直到隐入云里看不见。

湖水拍打着堤岸,浪花追赶着浪花,却永远追赶不上。钱塘江的潮水是这样,在厦门看到的海亦是如此,追是一种徒劳,过程却不失美丽。

在拥挤的人群中,上班一族追赶着打车,眼见着一辆空车疾驶而至,追赶的脚步才可稍作停息。即使一辆公交车拥挤得关不上门,依然要追赶,惟恐错过了。

我早过了追赶风筝的年龄。独自一人看水看天,有时也觉得自己矫情。追着车跑,已没有了那份执着,何况同事的教训早给我敲了警钟,那大姐因追车在大马路上摔掉门牙,打死我也不会有这等糗事,何况早早出门,走路上班,多了些从容。

对于成绩的追赶,我心淡了许多。多少好成绩,待过去5年10年回望,还留有多少心动!多乎哉?不多也。给每一个坐在教室里的日子,涂抹上色彩,也许是我应该努力的。如果青春没有回忆,连犯错的记忆都是空白,这样的青春值得一过吗,我有点怀疑。话说回来,青春也不是千疮百孔才美丽。顺其自然,慢慢修行吧。

在记忆的海里,我打捞起关于追赶的往事,那是我与父亲的最后一次接近。去赶赴亲戚的结婚喜宴,中途父亲突然和母亲吵架了,倔强的父亲甩袖而去,待我发现父亲不在喜宴上时,就哭着追了出去,在一月寒冷的风里,我追出了几里地,才终于追上了父亲……那年我8岁。记得我大二的寒假,外婆西去,我做了一个关于她的梦,在梦里我追赶着她,直追得筋疲力尽,醒来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我们追赶着光阴,追赶着每个下一秒,每一个未知,直到把青丝追成了白发,挺拔的身躯变得佝偻,直到我们看世界不再仰望,直到自己成为阳光下飞舞的一粒尘埃。

时间的河流流淌到今天,我渐渐懂得,让自己慢下来,慢下来,即使我什么也不做,地球也没有停留一秒,未来依然会从容地来。那么,就这样静静地想,来的尽管来着,去的尽管去吧,不管其间怎样的起承转合!

哈尔滨哪里的专业医院医治癫痫好?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有名西安知名的癫痫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