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约翰的墓与耶稣的墓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武侠仙侠

我们已看见希律的筵席如何收尾——金色的盘子上装着施洗约翰血淋淋的头,由希罗底的女儿拿去给他,母女两人可能心中沾沾自喜。历史学家约瑟夫说,施洗约翰的尸体被扔到堡垒的墙外,暴露在野地。我们无法确定这一点;但我们知道,约翰的们徒听见这件悲剧之后,就前去把尸首领来埋葬了。这是一项勇敢的举动,堪与古时基列雅比人媲美,他们曾冒死连夜穿越非利士人占领的区域,将扫罗和他儿子的身民从伯珊城墙上取下来埋葬。

约翰的尸体可能彼安葬在摩押荒凉的山丘上,或者犹太山地的南麓,三十年前那对年老的夫妇曾在那儿满怀欣喜地看着年幼的约翰成长。只有神知道约翰葬身何处;有一日,这在刀剑下仆倒的身体要得着无比的荣耀。

约翰的门徒办妥了丧事,「就去告诉耶稣。」每一位伤心者都应该追随他们所踏的途径,来到那位温柔慈爱的保惠师面前。读者中若有人也曾将生命中最宝贵的亲人埋葬在墓穴中,那么让他们效法约翰门徒的榜样,来到体贴人的主面前,他能体恤、帮助;因为他也曾在所爱的人墓前落泪。去,告诉耶稣!

倾诉能使心灵舒坦。虽然我们的大祭司知道一切来龙去脉,他还是愿意听我们细述,因为他能在我们倾吐心意的时候,将平安带入饱受困扰的灵魂中。他会告诉你,你的兄弟必复活;你的孩子正在花朵盛开的乐园里;你所爱的人正在永恒里,从事更高的服事;每一分钟的逝去都意谓着重逢的时刻正在迫近。

我们不打算在此讨论这个题目,只是将此思想作为一个背景和对照,以彰显拿撒勒人耶稣的死,埋葬,和永存的影响力之特色。

—、约翰的死与耶稣的死之对比。

他们的事工有许多类似之处。这两条河流起自同一个源头,早年都留在宁静的小湖中;时刻到来时,都加急湍涌流而下;开头的几里都灌溉着同样的地域。

我们也可以轻易地从这两位表兄弟的一生事迹里,找出许多雷同之处。他们的出生、事工,都是在特殊的环境下被预先宣告出来。马利亚是未婚的童女,以利沙伯早已过了生育年龄——主的使者分别向两人显现。从表面看来,约翰似乎是两人中较强壮、有力的;但耶稣紧随而至,有同样的负担,大声疾呼要人悔改接受福音。他们都未进过先知学校,也未受教于犹大的教条和仪式之下。他们没有希列(Hillel)和煞买(Sham-mai)这样的名师指导。他们与宗教组织毫无联系,更自别于法利赛人,撒都该人之外。他们获得同样的注意力,吸引同样的群众,反对同样的罪。他们根据同样的标准,呼吁人脱离形式主义和假冒为善,回到公义和诚责中。他们都引起宗教领袖的倌恨,并因此导致自身死在暴力中一—一个在希律的地牢里丧身刀下,一个在彼拉多和罗马兵丁的手中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两人都是被他们一心想援助的人所置死;都死在他们生命的盛年;两人都受到一小群忠心的跟随者之爱戴。

但是雷同之处到此结束,对比之处由此展开。对约翰而言,他一生轰轰烈烈的事工在此悲剧性地收场。当他死时,人们说,可悲呀!先知的声音止息了!这位暴君的恶行真叫人感叹!让他安眠吧!他的一生好象一朵花正在盛开时就雕谢了。但当我们注视耶稣的死时,就会产生别于怜悯、悔意的情绦。我们既不惊奇,也不悲伤。我们毫不感觉他的事工结束了——相反的,他的事工刚刚开始。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十字架是众水的源头,从其上流下的活水将医治列国;在这里,祭被献上,要除去人的罪,将平安带给悔改的人;在这里,未后的亚当要除去首先的亚当所作成的必死之工。这里没有殉道者的悲叹,只有早已预定、安排好的祭物,要洗清人先前所犯的罪。约翰的死只影响他个人;耶稣的死影响了整个人类的命运。正如他的先锋所言,他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耶和华将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另外还有一个对比。在约翰的例子里,这位殉道者无法控制自己的结局,除了顺服,别无其它选择。他开始事奉时,根本未料到自己会遭遇这样的下场。当他勇敢地站在约但河边,向热心聆听教训的重众宣讲悔改的信息时,他的心里可会闪过一丝念头——他这条充满花香、掌声的道路,最终是通向寂寞、人迹罕至的荒野?但是,主耶稣从一开始,就知道前面有十字架。他的生命从起初就隐含着加略山的倒影。他从父那里颁受了能力和命令,去舍下他的生命。他是为此而生,为此来到世界。别人死,是因他们被生下来。耶稣生,是为了死。

从最起初,十字架的阴影就投射在神子的生命中。他知道自己最终的结局。他告诉尼哥底母,他必须被举起来。他知道自己既是好牧人,就必须为羊舍命。他向门徒明确地说,他将被交在祭司长和文士的手中,被置死,钉十字架,被杀害。人不需要教师,典范,或行神迹奇事的人;但人需要救主,为他的罪代死。人彼罪的重担压得不胜负荷,良心不得安宁,只有一个救法——转向十字架,荣耀的王在上面为我们死了。

南昌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呢

如何解释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大工,对人心产生的影响?你无法追溯到早年的影响,或者遗传,环境的影响,因为即使你将十字架的信息向一个从未接触过基督教的异教徒传讲,他也可能立刻被感动,灵魂受到冲击。悲伤的泪转换成悔改的泪。新的盼望开始编织一件崭新的洁净衣袍。没有任何死亡能这样改变我们,使我们立即被更新。这岂不是证明,耶稣的死是独特非凡的?他是天父所赐的特殊礼物,因为天父知道世人的需要,而这是满足人需要的惟一方法。

二、约翰的坟墓与耶稣的坟墓之对比。

有人辩称主耶稣并非真的从死里复活,有关他复活的故事若不是捏造的,就是虚构的神话。但这种说法经不起考验。一方面,我们很难想象真理的殿堂可以竖立在虚假的沼泽之上——无法相信历代以来这个吸引人忠于真理、激励人追寻真理的心灵世界系统,是建基于捏造的谎言上。另一方面,这样一个神话也不可能在位于基督受死和初代教会兴起中间这么短短一段时期内,就发展成为外表看来似乎千真万确的事实。

不妨看看福音书作者记载的一句话,实在很有意思。他说希律听见耶稣所行的事,就立刻说,「这是施洗约翰从死里复活。」希律不相信,那个大有能力的人会被刽子手的刀所灭绝。他当然会复活!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恐惧,害怕有一天他会面对面与常出现在他噩梦中的约翰遭遇。希律的手下也和他一样迷信。这项臆测一传十,十传百的散播了出去——「施洗约翰从死里复活了。」

为什么这个南京哪家治疗癫痫的医院好谣言未传遍天下,为普世公认?原因很简单,施洗约翰的墓存在那里,很自然地使谣言不攻而破。若是希律坚持相信自己的猜测,或者约翰的们徒存心散布这谣言,只需把约翰的尸体从坟墓中掘起,就可以驳倒希律的胡乱猜测。

当基督从死里复活的消息开始传出去,并且为人采信;当彼得和约翰站起来,确认基督正在神右手边时,如果这只是一种臆测,只是出于一小群忠心之人的幻想,只是两三位情绪激动的妇女之幻觉——那么基督的仇敌可以轻而易举地到约瑟园中的坟墓那里,用耶稣被钉十字架、手脚上钉痕犹存的尸体来提出反驳。如果他们说尸体已被人移走,所以无法据之为证,那么问题来了:是谁移走了尸体?不可能是他的朋友,因为他们一定会将里尸布一并挪走。不可能是他的仇敌,因为他们巴不得尸体留在那里,作为反击的利器。如果大祭司该亚法和亚那在公会聚集时,能够证明耶稣的尸体仍在,即使不在约瑟的墓里,也可在别处寻到,他们该多么得意洋洋阿!

这中间的对比实在饶富深意。忠信之人必然能从这对比中得到安慰:一方面是希律不堪一击的空言,单单约翰的坟墓就足以使他的猜测不攻自破;另一方面是罗马士兵严防谨守的坟墓,竟然在第三天发现里面的尸身不翼而飞,确凿地证实了门徒有关基督复活的宣告。希律预期约翰复活,以证实地自己捏造的谣言,结果他的谣言还未广传就无疾而终。耶稣的门徒并未预期他会复活。当妇女捎来主复活的信息时,他们坚持妇女们弄错了。但几小时过后,由于亲眼目睹了复活的主,他们终于相信那被钉十字架的主已靠神的大能复活了。因此,他们毫无犹豫地将信息传给世人:「我们列祖的神,已经荣耀了他的仆人那稣,你们却把他交付彼拉多,彼拉多定意要释放他……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神却叫他从死里复活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癫痫病患者如何急救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

三、施洗约翰和耶稣的死对其门徒产生的影响之对比。

约翰的门徒前去为他收尸的一幕,是何等庄严肃穆!他的门徒中可能没有一位尼哥底母或约瑟,当然也没有一位母亲,或抹大拉的马利亚。忠心耿耿的一小群人将他理在墓中,为他举哀。他曾教导他们祷告,认识神,预备好迎接神的国度。他们也在他的建议下禁食,如今他们的夫子却被接走了。

那一小群人聚在他的墓边告别。他们向他、他的事工、使命告别;并且彼此告别。「我打算回到船上打鱼,」其中一位说。「我要回去种田,」另一位说。其余的说,「我们不如去跟随拿撒勒人耶稣吧!」于是这个小团体分散了,大家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主耶稣躺在墓中的时候,他的跟从者也开始定西哪个医院治疗羊癫疯专业分散离开。妇女们去用香膏抹他,男子则开始离去。彼得和约翰留在一起——至少他们两人是一块跑向墓旁的;至于其它的人呢?有两人走向以马忤斯;而耶稣在复活那天傍晚向门徒显现时多马也不在场。没有多久,彼得就可能回到革尼撒勒;拿但业回到无花果树下;马太又坐在他的税关上。

为什么这个分散的过程未实现?为什么那一天开始时有一些人离去,但结束时大部分的人却紧紧团结在一起,并且四十天之后又在同一地方被圣灵充满?为什么耶稣受死之前他们胆小如鼠,几星期之后他们却勇若壮狮,公然抵挡法利赛人的仇恨?

只有一个答案。跟随耶稣的人得着了无可反驳的证据——他们的主正坐在大能者的右手边;不但如此,他也与他们同在,比从前任何时刻更亲密。当牧人被击倒,群羊就散开;但他的羊不分散,因为好牧人已从他致命的创伤中痊愈,要永久活着。

他们认为足够的证据,对我们也是绰绰有余。我们在黑暗的时刻里总是渴望得到信心的凭藉。想想主的门徒如何得到证据,使他们足以抵抗不信和错误的盼望;能紧紧聚在一起而不致四分五裂。他们若能相信这些凭证,我们也能。如果他们的眼睛看见、手摸到了复活主的身体,我们也就得了鼓舞。他们的举动证明他们完全相信了。他们的言村证明他们的脚是放在坚固的盘石上。他们知道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必成全已动的善工。他在肉身所开始的上,必在圣灵里成全。

稍后彼得说到他,是王,是生命的主;并且认为历世历代以来,他一直通过死亡和坟墓的大门向前迈进,并为我们打开一条通路,通向更丰盛的生命。让我们紧紧跟随它。我们不必在坟墓旁徘徊流连,像约翰的门徒那样。让我们藉着信心与我们的王联结,他在那里,我们也在那里。我们确知他不在坟墓中,他已复活,升天,得了荣耀——他是我们的以马内利,新郎,也是我们的生命。「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领我……他使我的灵魂苏醒……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你与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