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9【荷塘】腌咸菜(散文)

    母亲的酸菜在十里八乡都有口碑,味温和绵酸,色青黄透亮,吃起来清脆爽口。霜降过后庄稼人家里开始收菜腌咸菜,收菜要挑一个晴好的天,天高云淡,阳光温暖,菜叶上的冰霜会消去。架子车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默默的时光,默默的走(散文)

    时光在默默地游走,无言也无语。它对凡尘没有眷恋,没有回首,没有叹息,没有搀留,只有轮回的脚步。从春夏秋冬,再到春夏秋冬。循环往复,周而复始。而生活在凡尘中的人,对时光却是那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一本旧字典(散文)

    最近在整理书籍时,无意间翻到一本以前用的旧字典。这本字典已残缺不全,页码少了六十多页,封面上的新华字典几个字也被岁月抹去了踪影。说起这本字典的渊源,还要追溯到三十年前,那时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华文】我在利客来(散文)

    我叫杨春,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怀着一颗朴实、善良、热情、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利客来超市,开始了我人生路上的最有意义的打拼。我们有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丈夫是人民教师,儿子孝顺懂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震撼黄山(散文)

    半生好游,走了不少名山大川,感觉都似曾相识:青山绿水、怪石嶙峋、古树名刹、游人如织。心中颇生“山也还是那座山,梁也还是那道梁”之感。可2011年4月8日游了一次黄山,那种感觉就大不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与蛇共“武”(散文)

    我从小怕虫子怕得要命,越是小的越畏惧,直到现在,一摸到茸茸的东西我立即撒手,疑是虫子呢。怕虫却不得不接触虫子,那时候,小麦里经常衍生一种白色的小虫,每每被吩咐分拣出来,我都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山多娇】姨(散文)_1

    一想起姨,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脑海里马上会蹦出两个词,一个是“红颜薄命”,一个是“命途多舛”。一姨和母亲是亲姐妹。因为只有姐妹俩,就少了排行的麻烦,不像别人家为了区分,要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散文)

    1.现在,我正静静地躺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腾辉锡勒草原之上。仰望着澄澈的蓝天,白云悠闲,时聚时散,时飘时歇,身下是浅浅的绿草,绵延不断,无边无垠,像巨大的绿色...[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父母的一生(散文)

    我没有父亲,长这么大,我不知道父亲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父亲的样子模糊了我的一生。“妈妈,爸爸呢”?儿时,每当姐姐和弟妹们和爸爸亲热,我就会缠着母亲,要爸爸。这时,母亲的眼睛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根】糖葫芦_1

    摘要:霓虹闪烁下,糖葫芦红润诱人的色泽总将我的脚步牵引,吃不够的糖葫芦,品不够的生活往事,怎一个“酸酸甜甜”了得?那每一颗红红圆圆的山楂里分明还有着幸福和团...[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