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大哥(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有声小说

曹操做夏侯的大哥,刘备做关张的大哥,都做得很有文化。民国时江西省都昌县刘姓和曹姓都出了一个大哥式的人物。一个是牌门刘家的刘士毅,一个是牌楼曹家的曹浩森,这两人亲如兄弟,曹家人年长,做了刘家人的大哥。

刘士毅,官至国防部军政次长。刘士毅很讲义气的,凡都昌人有求于他,他是必应的。如周溪的宗秀先生,就是年轻时找老夫人修了书,读了黄埔军校。牌门刘家出了二十四根“横皮带”(军官),都是刘士毅带出去的。刘士毅这个大哥义气,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了。

曹家的事得从光喜先生说起。光喜是光鉴的大哥,做哥的,为了送弟弟读书,终生不娶,一泡尿算是没有白撒,光鉴中了举人,做了府官。光喜虽然单身,却在故里做了第一好佬,凡本村或同宗曹姓村民有了纠纷,多找光喜先生调解,这先生断事法子有些模糊,就是谁先找他谁有理。先找他的人把事儿一说,他很快回应:你有理儿。后找他的人事还没开口,他就打断:你就没有理儿。道理?那还不清楚?你要是有理儿,咋到现在才来呢?你就是没理儿就心虚呗。这么个糊涂的论理法子却能服众,光喜到死牌楼曹村都在宗法伦理的管理下规规整整。

光鉴生有四个儿子,大儿子是浩森,族名叫明魏,早年留学日本,官至江西省主席,故里人传他并不仅仅是省主席,还有七省参议之类的或虚或实的什么衔儿。小弟明统在都昌的地界上混事儿,大约肚子里墨水不少,能力也不俗,就想做县长,找当大官的大哥办事。大哥总是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也不忖忖自己德有多高能有多大,趁早回家种地去才是正经。明统气得吐血,漏夜搭船回都昌,赌个大嗄:靠自己,不做县长誓不为人!此后数年明统卧薪尝胆,呕心沥血,一心在仕途上死钻,到底老天不负有心人,曹明统的名字出现在新提拔县长的名单上。话说这天省主席审阅新提拔县长名单,竟然发现有个曹明统,就问相关官员:这个曹明统是什么人?官员答:曹明统,都昌县柴棚镇周溪市牌楼村人……省主席当即打断:胡闹!这样的人怎能当县长?杀猪都不是好屠夫!当即大笔一挥,把曹明统三个字划掉了。

可怜明统在都昌死等,眼看一同谋事的先后都有了着落,唯独自己没有音信。到底按捺不住,跑到省里找有司打听,人家的答复是:主席亲自划掉的,勿怪吾等。

从此兄弟真正结怨,闹到最终,弟弟当然也奈何哥哥不得,只能大路冲天,各走各边;你走你的阳关道,俺过俺的独木桥了。这事儿真不是瞎说的,许多乡民见证了事实:民国三十某年,光鉴过世,叶落归根,丧事摆在牌楼下。乡民看到好些新鲜,一是蒋中正送的花圈,这可是以前从未见过的玩儿。再就是亲眼目睹了省主席是何等的梢长大汉,腿肚子不让似顽子腰。还有一个奇观,其实是曹家现世(丢脸)的事,浩森哭爹的时候,明统躲一边;明统哭爹的时候,浩森也假装有事儿转一边去。但明统到底沉不住气,在老爷上山之后的当日说得痛哭流泪,死劲控诉大哥的种种不义之举,甚至把浩森写给老爹的家书也拿出来了,上面有这样的字样:一块明洋一石(音斗)的土地莫买,十块明洋一斤的肉尽吃。以此揭露省主席其实混账到何等天地。

民国三十八年以后,很多事大变。你说,太平轮偏就不太平,好好的,撞了人家的船,把人家撞沉了,船长还大麻大萨,不要人家救,结果1000多人差不多死个干净。浩森也走了,他大约没坐太平轮,他却很太平。到五二年,大陆的《人民日报》上登了一则极短的新闻:曹匪浩森昨天在台湾死了。这就是说,这个曹家的大哥,很平静地走了,大陆的人并不怎么恨他。

新中国,周溪街上出了个名人曹更,是个画家,把周溪的贝雕艺术传遍全球。曹更的老婆是个医生,说是能起死回生,梅子的舅舅幼时得恶病,眼看就要摊到篎篮里去了,就是这个医生一味怪药给救活了,在长江航道里活蹦乱跳地巡航了一生。这曹更,就是浩森的侄子,是不是明统的儿子我不知道,也或许是明蜀或明吴的儿子。

文化大革命时,画家曹更在都昌的地界里到处画革命的画,看到牌门刘家一个吓人的场面:二十几个人,全是牌门刘家人,个个被五花大绑,背后插了牌子,写着某某反革命分子的字样,一人背后顶着一杆枪。一声令下,枪声大作,血浆四迸,开枪者勇敢地朝受枪者狠踢一脚,地上就躺着二十多具血淋林的尸体。

明统听到这个消息,跑到鄱阳湖边对着南的方向大哭:我精神(明事理)的大哥啊……

天津市癫痫医院怎么走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