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故乡的叫卖声(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有声小说

前几天去北京,路过一饭店,店里的伙计一水儿的灰衫青裤,头戴瓜皮小帽,肩搭一条白毛巾,站在店外,招呼客人,叫声此起彼伏。

据说老北京的吆喝声是一绝,已经成为民俗文化之一。不同行业、不同区域即使叫卖的东西一样,每个人也有各自的特点。

在我的故乡,招揽生意是不会这样大声吆喝叫卖的,在故乡多年,也确实没见过那个卖东西的大声嚷嚷叫卖,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独家秘笈——

“哒哒哒哒”敲着一只小小梆子的是买豆腐,豆腐放在一块有框子的木板上,捆在自行车后座上,卖豆腐人敲击的梆子大概六七寸长,下边有一个木把,敲起来时“哒哒哒哒”节奏感很强,声音很是清脆。传的很远,似乎在昭示村人:“卖豆腐的来了!快来买!”每到这时,胡同口就会不约而同的出现端着碗的妇人或孩子。那时的故乡,家家户户都不太富裕,一顿豆腐大概也算一顿佳肴,因而价廉物美的豆腐很讨人喜欢。买豆腐的可以用钱买、没有钱可以用粮食换。不多时,满满的一木框豆腐会下去多半,这时,卖豆腐的就会骑上车子换一个地方,梆子声渐行渐远。

还有一种大梆子,大约一尺长,没有把儿,敲击时发出“铛、铛、铛、铛”的声音,远不如小梆子的节奏来得急促、让人兴奋,厚重的声音里充满沉稳的架势。小棒子的声音好似童声、高亢、嘹亮。大梆子的声音宛如中年大汉,粗重、沉静。这声音一到,街头巷尾不多时就出现拎着瓶子买醋打酱油的男女老少。

故乡的吆喝声里除了梆子,还有其他的响器。染布的人每次到村里收布时,把一副小钹拍的山响,年轻的、年老的妇女会把自己家的布拿出来,有的是一块新的白布要染色,有的是旧布要改色,染布人一一记好,夹在自行车后座上,不一会儿就堆出一座小山,随着染布这个职业的消失,这种现象再也见不到了;只有馒头是人们日日需要的,如牛角号一般的“呜呜”声还常常响起,但不是牛角号,是一只塑料管发出的声音。

响声最动听的是卖香油的小锣。小锣比小盆的直径略大一点,上有两根绳拴在一根细细的横梁上,卖香油的人将拇指和食指架在横梁下,用小锤敲一声,小锣便发出清脆的声音,敲锣人并不急于敲第二下,任由声波在空气中扩散,待声音即将消失时才会有第二个“当——”,“当——”后边的尾音传的很远。

如今,故乡越来越繁华,已经看不到农村的痕迹,村里人和城里人一样,买东西到超市、到商场,走街串巷的生意人已经很少很少,渐渐消失。各种各样能代表一个时代的“吆喝”已成为童年的一个记忆,在某个相似的场景里,会突然被唤起。

拉萨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怎么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应该怎样正确治疗北京癫痫病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