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故事原来她并也不傻嘛三言两语就扭转了自己的处境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有声小说

他的话刚出口,外头的王氏就已经急吼吼的闯进来了。

进了门,她二话不说,直接就冲着春枝骂:“你又干什么干什么?我交代你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是不是?小贱人,看我不休了你,明天就送你回娘家去!”

说着话,她还作势要把春枝给揪出门去。

没想到,春枝主动就往她那边凑了过去。“好啊,那你就休了我好了!反正那五两银子的聘礼我家不赔!”

王氏一顿,那一脸的气急败坏凝固了。

旁边眼看亲娘过来而面露得意之色的柴东也是一愣,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春枝。

春枝也是一改之前唯唯诺诺的模样。她抬起头,大大方方的对着王氏:“那五两银子我爹娘已经花了,我家也没钱。有本事你就休了我送我回去,我倒要看看你们王家村的族长还能不能再拿出来五两银子给你娶媳妇!”

这话一出口,王氏就脸色一变。

陕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有哪些方法你都听谁胡说八道了?”她沉着脸问。

春枝昂起头。“谁说的有什么关系?有本事的话现在你就给我休书让我走啊,咱们大不了鱼死网破!”

“是不是王三他媳妇和你说的那些?”柴东也插嘴进来。

春枝猛一个激灵。

他一整天都没有出门,怎么能一下子就猜到和她说话的人是谁?

把她的反应收入眼底,柴东点点头:“真的是他们。”

“这群眼瞎心狠的狗东西!”王氏立马也怒了,“我们就是看不得别人好是不是?敢这么教唆我儿媳妇,我这就找他们算账去!”

嘴上骂骂咧咧的,她人已经朝外飞奔而去。

“娘,娘!”柴东见状连声大叫,可也换不回王氏渐行渐远的背影。

眼看王氏跑了出去,外头立即传来了她的叫骂声,屋子里突然就清净了下来。春枝和柴东两个人面面相觑,两个人之间只有数不尽的陌生和尴尬在悄然流转。

六盘水市癫痫去哪儿治疗好“原来她也就这点本事。”春枝突然喷笑。

在正需要他们母子齐心对付她的时候,王氏却扭身跑出去找王三他们算账去了,这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吗?王三他们随时都能对付,当务之急明明是先把她这个突然暴动的人压下去才是正经啊!

她这个婆婆,原来也就会撒泼打滚耍无赖。

柴东立马扭开头。“就算我娘不在,你也别想再碰我一下!”

春枝无语。“放心吧新生儿得了癫痫还能治好吗!你这么小,要不是被逼的我也不想碰你。”

柴东顿时面色胀得通红。

“我十五岁了!”他大声说。

“有吗?”春枝吓了一跳。她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少年,真没发现他身上有多少十五岁的男孩子该有的样子。想想她娘家弟弟十四岁,那个头都比他高了快半个头去,那身子骨也比他壮实多了!

察觉到她怀疑的目光,柴东跟受了莫大的侮辱一样大喊:“当然有,我已经足十五了!”

“那你也比我小,我十六岁。”春枝慢声说。

柴东又一顿。

春枝再看看着他。“你娘走了也好,咱们抓紧时间商量个事。”

“我没什么好和你说的。”柴东轻哼。

春枝笑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是你娘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能和你八字的人,你娘还想方设法的弄到了五两银子做聘礼。她这么费心费力的把你拉扯到这么大,给你娶了媳妇,你确定真要把我赶走,然后害得她又出去瞎折腾?还是说,你就是想看着她又厚着脸皮去找族长要钱给你娶媳妇,把整个村子都闹得鸡飞狗跳,让全村的人更瞧不起你们?”

柴东的脸色就是一变。

他两片不见多少血色的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好一会,才见他抬起头来:“你说,你想要什么。”

看着他眼底再明显不过的防备,春枝无力的撇撇嘴。

“你放心,我没太多要求。我既然嫁到你家来了,除非你们是要合伙弄死我,我爹娘不会让我回去,我也不会回去。只是我好歹也是你们家明媒正娶的媳妇,我是个活生生的人,你们母子俩就该把我当个人对待才对!以后,你告诉你娘不许再骂我了,那些家务该干的我都会干。还有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正好我也不喜欢你。可是再不喜欢你也娶了我了,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也会好好伺候你,那些你不想给我的我也不会要,我想要的只是一份当人的待遇。”

说完这些,她又补充了句:“对了,我还有一个条件。”

柴东轻哼了声。“说了半天,你还是有要求的。”

“从今天开始,你们不许拦着我养猫。”春枝脱口而出。

柴东一愣。

“你的要求就是这个?”

春枝点头。“是。”

柴东的眼中带着几分不可置信。他盯着春枝看了半天,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假装的样子来。可是看来看去,他什么异样都没有发现。

反倒是春枝大大方方的和他对视了半天,而后不耐烦的问:“我就这个要求,你答应的话以后我们就一起好好的过。你要是以后身子真的好了,要休我的话我没二话;你要好不了,你死了我给你守孝哭坟,这样总可以吧?”

“好!那一言为定!”柴东这才点头了。

看他的脑袋往下点了下去,春枝连忙松了口气。

“一言为定!”她赶紧点头,就冲过去推开房门,对着外头高喊了好几声,“小三子,过来!”

不一会,就听到喵喵喵几声轻软的猫叫声传来,那只三花小猫又跳进了房里,往春枝怀里跳了过来。

春枝一把抱住它,治癫痫大概要多少钱往它脑袋上狠狠揉了几把:“小三子,以后你就能安心的陪我在这里住下了,你开不开心?”

喵喵喵!

小猫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脑袋又在她手心里拱了拱,无比温顺的小模样。

捧着这个小东西,春枝的心都要化了。

柴东见状,他却是低哼了声,又扭开头去不看她了。

正当苏染和小三子亲亲热热的时候,跑出去的王氏终于又气冲冲的回来了。她手头还捏着一把小葱。

进到房里,她赶紧冲柴东笑:“儿啊,王三那小子承认了,就是他们干的!他还在记恨当初咱们抢了他们家地的事,可是他们拿咱们母子俩没法子,就只能悄悄的从新媳妇身上下手了。”

说着,她又白了春枝一眼。“就你傻,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一边翻着白眼,她一边注意到了春枝怀里的三花猫,她马上又沉下脸。“这猫怎么又来了?我这就剥了它给我儿炖汤喝!”

春枝连忙把小猫藏到身后。

柴东也开口。“娘,算了,这猫就让她养着吧!”

王氏惊得回过头。“儿啊,你说什么?”

“我说,这猫她喜欢,就让她养着好了。您也别骂她了,我看她挺好的,今天她是被骗了,可不也是因为您没先和她把话说清楚吗?以后她肯定不会这样了。”柴东慢悠悠的说着,再看春枝一眼,“你说是不是?”

“是,以后我都不会再这样了!”春枝赶紧点头。

王氏还是一脸的怀疑。

“儿啊,刚才她是不是打你了?你受委屈了只管和娘说,娘帮你教训她!我是她婆婆,我打死她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打死她,您还上哪找个八字这么合适的媳妇去?”柴东随口就问。

王氏一愣,她还要说话,柴东就摆手:“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您别骂她了,家里的事情只管交给她去做。她要做得不好您再骂她,我肯定不拦着!”

王氏还存着一肚子的疑惑,实在是儿子的表现前后差别太大了。可是既然现在儿子都一口咬定他认了这个媳妇了,他脸上也没多少害怕委屈的表情。她又最心疼儿子了,所以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她也就认了。

“好吧,都听你的!”王氏点头。

但她马上又重重强调。“不过,我家可没余粮养猫!”

“没关系,猫儿可以抓老鼠,它不吃家里的米粮。”春枝赶紧就说。

王氏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柴东再打个哈欠。“我累了。”

王氏赶紧就往外头退出去。一边走着,她还扬起手里的小葱冲他晃了晃:“儿啊,这是王三家赔给咱们的一把葱,明天娘用它给你做葱油饼吃,你说好不好?”

“好。”柴东点头,王氏这才欢喜的离开了。

不过临转身钱,她还是又偷偷的白了春枝一眼。

春枝假装没看到。她过去关了房门,就见到柴东已经从水盆里提起脚,自己随便擦干了,人往床上滚去。

“你还是睡桌子!”他冷冷吩咐。

“知道。”春枝也爽快的应了,就抱上小三子,一人一猫亲亲热热的躺回到那张靠窗的桌子上。

小猫似乎真知道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留下了,顿时窝在春枝怀里喵喵直叫唤,还不停往春枝怀里拱,逗得春枝直发笑。

正当玩得开心的时候,床那边传来一阵不爽的咳嗽声,春枝小声一顿,她连忙抱紧了小猫。“小三子,咱们睡觉吧!明天我带你回家见你爹娘,好不好?”

小猫喵呜了一声,就乖乖的窝在她怀里不再叫了。

“真是个乖孩子!”春枝连忙在它毛茸茸的脑袋上亲了口,就搂着它睡了。

窗子那边没了响动,柴东抿抿唇,就翻个身,也拉过被子把自己给捂得严严实实的。

本文来自小说《农家小相公》